致锦州教养院院长张海平妻子的信:请制止您丈夫的犯罪行为 【明慧网】

致锦州教养院院长张海平妻子的信:请制止您丈夫的犯罪行为

【明慧网2004年1月21日】

王春珍女士:

您好!当您与家人、朋友一起分享这人生的美好时光时,您知道吗?在同一片热土上,有人为了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为守住人类的道义和良知,却被迫无法回家过年,不能与家人团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些在劳教所、监狱中倍受酷刑、洗脑的折磨。我想您已经猜到了,他们就是法轮功修炼者。在您丈夫任院长的锦州教养院这样的迫害案例也很多:

肖鹏,男,去世时30岁,锦州市义县九道岭乡人,兽医。2001年3月,二大队大队长恶警马勇、副大队长恶警李松涛、教导员恶警冯子宾等人把肖鹏铐到铁椅子上,恶警用高压电棍电击他的胸、腹、脚心等处,直至焦糊。几度残酷折磨之后,肖鹏精神失常。2002年6月,肖鹏在精神失常状态下死亡。

石忠岩,男,去世时46岁,耳膜被犯人打穿孔,曾被铐在老虎凳上7天7 夜,不让睡觉,并不时地遭到电棍电击。因为石忠岩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加期10个月,锦州教养院据不放人,也不让家属接见。2003年4月23日,石忠岩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被送到205医院。那时他已骨瘦如柴、严重脱相,呼吸困难,用氧气维持着生命。石忠岩的脚趾青紫,一只脚趾破皮,血迹已凝固。4月26 日凌晨,他睁着双眼离开了人世,至今他的妻子和未成年的儿子还没看到他的尸骨,因为他们拿不出1万多元钱来去教养院换回自己亲人的骨灰(教养院没有经过家属的同意强行火化遗体)。

在这里,凡坚定的大法弟子都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强制超负荷奴役劳动、体罚、野蛮灌食、电击、强制洗脑、烈日下曝晒、连续不让睡觉、坐老虎凳等,手段残忍令人发指!各种花样翻新的酷刑无法一一列举,但每一宗都是令人无法想象和承受的。

这些就发生在您的丈夫张海平所领导的锦州教养院。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种种苦难都是在他的亲自部署和直接指挥下发生的。

2000年10月,锦州教养院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您的丈夫张海平亲自上阵,在严管队(关押着不妥协的大法弟子)叫嚣:不背(监规)给我电。副院长金福利吼着:“××党不怕你们这几个法轮功,××党就是法!”而且您的丈夫对迫害大法弟子尽心竭力,时时监督着警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如果他发现警察迫害不卖力或不用心,轻者被他斥责,重者被纪律处分。

在张海平的直接部署下,为了封闭法轮功学员,让他们与世隔绝,把二大队(洗脑队)的窗户开始用一种不透明的不干胶糊上,后来又制作了一种百叶窗,只能抬头看见一线天,往楼下什么也看不见,而且不允许打开窗户。

2001年2月,他亲自指挥,出动几十名警察对二大队3楼2房的大法弟子强行分房,把大法弟子强行拆散,双手戴上手铐,吃饭、上厕所、睡觉都不给打开,两名恶警、几个四防倒班看着一名法轮功学员,吃住在一起,24小时不离大法弟子左右。事后恶警杨庭伦叫嚣:你们就是暴乱,就得镇压。

2001年3月,二大队对坚定的大法学员进行暴力洗脑,赵连权、刘长平、肖鹏、荣刚、刘品、刘永生、许树成等人都受到了酷刑迫害。肖鹏、窦国军等几个人被迫害得精神失常(您丈夫任职期间具体造成精神失常人数正在调查中)。当时一些在马三家背叛信仰的女犹大来到锦州教养院,整天吃住在男监监舍里。

2002年7月,锦州教养院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疯狂迫害,张海平亲自坐镇,并叫嚣:谁坚持就折磨他,美其名曰“心理矫正”。恶警韩立华、冯子宾、李松涛、张春风、杨庭伦、闫国生、张加彬等人疯狂施暴。

2002年12月,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又开始新一轮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各地的恶警汇集马三家。恶警张海平、杨庭伦、张加彬等人到女二所给坚定的大法弟子洗脑。很多女大法弟子遭受了他们的残害。

在这里我们只是给您简单介绍一下张海平的犯罪事实,要想了解更多、更详细的材料请您登录动态网,访问明慧网和法网恢恢网站,用锦州搜索,您会看到张海平更详细的犯罪事实。上网方法:1、使用海外电子邮件给d_ip@bellsouth.net发一个电子邮件,10分钟内会收到回信,拿到几个IP。用收到的IP(加https://IP地址)直接访问明慧网和法网恢恢网站。

法轮大法从92年传出至今已经传播到60多个国家,炼功人数还在不断增长,荣获不同国家各级政府褒奖一千多项。如果炼功民众不是身心受益,如果功法不是利国利民,能有众多国家支持法轮功吗?能有众多的善良民众参与吗?江××这个踏着6.4学生的鲜血爬上来的无赖窃取了国家最高权力,出于强烈的妒忌心,公然违背宪法,一意孤行,对亿万善良的民众残酷迫害,造成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冤案,使用的邪恶手段集古今中外之大全。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您的丈夫张海平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积极充当江××的打手,误入歧途,现在还在为江××卖命,在罪恶的泥潭里却越陷越深,一次又一次地用更加残忍的手段折磨着被他们迫害得已经非常虚弱的法轮功学员。

对于您丈夫的所为,也许您一无所知,或许有所了解却又无可奈何。但您可要知道,他的犯罪事实已经被记录在案,他面临的是法律的制裁。到那时您的命运将如何呢?您子女的命运又将如何呢?有一首诗中说:“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真的祸到临头时什么都晚了。

其实历史的教训已经很多了,文革过后中央对那些迫害过革命老干部的“三种人”进行内部清查。在追查之前,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军管的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就自杀了。北京公检法系统抓了十七个典型,都是手上有革命干部血迹的看守员或审讯员。对他们内部审讯之后秘密枪决。对被清理的这些人的家属只是宣布因公殉职。可是劳改系统的干警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对他们震动很大。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阴影现在还没有完全在人们的头脑中消失,战争给人类带来的巨大灾难是有目共睹的。二战结束后,人们发现当时的任何一条法律条款都不足以形容纳粹的暴行。于是一种新的罪行被写入法律中,这就是“群体灭绝罪”。纽伦堡审判历时10个月。判处多人有期徒刑,3人无期徒刑,12人绞刑。纽伦堡审判以后半个世纪来,又有多名国家元首或政府官员被以「群体灭绝」罪告上国际法庭,使人类的正义得以伸张。

1998年,智利总统Pinochet因「群体灭绝」、大规模绑架、酷刑和谋杀被告上法庭。

1999年,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Milosevic)和多位政府高官因在波斯尼亚和科索沃的种族屠杀中导致20万丧生,80万阿尔巴尼亚裔人被驱赶出科索沃而被以「群体灭绝」罪告上荷兰海牙国际法庭。

1999年7月,一场大规模群体灭绝运动在中国大陆发生。但是由于信息封锁和谎言蒙蔽,3年后这场仍在持续的群体灭绝运动才被世界所认识。2002年10月,江××到美国访问期间,在芝加哥被告上法庭。控告它在过去的3年里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 如今,“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和“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相继成立,世界各地纷纷燃起了“审江”之火。继美国、比利时、西班牙、台湾、德国之后,韩国法轮功学员又正式起诉江泽民。

除了江××,一些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政府官员也被起诉。

湖北公安厅长赵志飞、原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北京市长刘淇、辽宁省副省长夏德仁、原中央政治局常委、610办公室主要负责人之一李岚清、原山东省长,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吴官正、原政法委书记,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罗干等在不同时间和地区被告上了不同的法庭,控告他们对迫害法轮功的行为以及产生的一切后果负责。

截至2003年11月21日,“法网恢恢”万维网站已收录了近两万五千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单位和个人的详细资料,这些人出国访问都将面临法律起诉。您的丈夫张海平就是其中的一员。

江××迫害法轮功将面临的法律审判及道义谴责绝不会亚于当年的纳粹。无论是发起者江××,还是所有参与的人都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后果。他们的犯罪行径不仅触犯了中国法律,也触犯了国际法和国际惯例。他们确实违背了国际社会规定的和有责任执行的法律规则。在中国迫害法轮功的人应该清楚,他们应该为他们的刑事犯罪行为承担责任。全球审判已经在进行中,终有一天将会把一个或更多对迫害法轮功负有责任的人送入监狱。”

历史就象是一面镜子,告诉了人们善恶有报的道理。我今天告诉您这些不是吓唬您,而是真心希望您了解您和您的丈夫张海平的真实处境,了解事实真象。如果您的丈夫继续充当江××的打手,为江××卖命,那他的下场一定是可悲的,您和您的家人也会因此承受着无尽的痛苦。我真心希望您能为自己和您的家人负责,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正视法轮功问题,从而分清是非善恶,规劝您的丈夫弃恶从善,改过自新。我也真心希望张海平悬崖勒马,利用手中的权力保护和善待大法弟子,将功补过,给自己和您的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如果您至今还不了解法轮功,就请您找一本《转法轮》或大法真象资料、真象光盘静心看一看,谁善谁恶谁是谁非自然明了,不要再错过机会了。

此致

一个关心您的人

附:
锦州劳动教养院(锦朝路53号)
主任室:0416-4566882
办公室(传真):0416-4567366
管理科:0416-4566753
政治处:0416-4566725
收发室:0416-4567330
邮编:121000

张海平电话:
0416-4562868(宅);
0416-2625600(办);
手机:8922666

张海平的部分社会关系:
妻子:王春珍,锦州市包袋机械厂退休工人,
总机:0416-4568979
0416-4567730
0416-4567851
女儿:张月
弟弟:张青平,古塔公安分局内保科工作
内妹:王春华(红星楼16号楼)
内弟:王春成(钟屯乡罗台子村)
连桥:郭景成(钟屯乡罗台子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