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水烫背 水泡粘衣――潍坊恶人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1月21日】我没得大法前患有神经性头痛,神经衰弱,腰椎间盘突出等多种顽固性疾病,经多家医院治疗也没有治好。1997年2月,我经朋友介绍炼了法轮功。在看了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像后,我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原来久治不愈的疾病也都随着学法炼功而逐渐消失。我身边的亲朋好友在目睹了我身心的巨大变化后,很多人走上了修炼的路。

1999年7.20,大法受到江氏邪恶集团的镇压,大法弟子也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江氏爪牙的迫害。2000年5月的一天,我正在家中与几个功友交流,当地派出所所长带领几个人闯入我家,强行将我们抓进派出所,同时非法将我家的电视机、录像机和大法资料抄走。我们几个同修被恶人铐在树上一天一夜,强迫我们写了“保证书”,后又罚款1200元钱才放了我们。

2000年7月的一天,镇政府无故将我非法抓去,恶徒们给我戴上手铐,强迫我坐在地上,并将我双手举起,逼问我给了谁经文。我坚决不说,他们便将我往死里打,直到我昏死过去才住了手。后他们又将我拖到楼下厕所旁的小黑屋子里,将我反铐在铁椅子上,继续逼问我,并威胁说如果不说,就将我的衣服扒光,让我在这里喂蚊子。到了晚上,他们又将我拉到镇司法所,再次逼问我,我坚决不说,他们十几个人便用拖把、笤帚、铁铲子等物轮番殴打我。

他们打累了看我还不说,一名姓李的纪检书记便将一杯子滚烫的开水从我脖子后面的衣领内倒下去,致使我的背部被烫伤,疼痛难忍。然后他们将我反铐在水泥柱上,衣服跟背部烫起的水泡粘在一起,脱都脱不下来。就是这样他们还叫嚣:如再不说就将第二杯开水倒进去烫,后因家人的到来他们才罢了手。因我被严重烫伤,我弟弟怕我感染,通过熟人帮忙并被迫交了2000元钱(不给收据)后方才放我回家。几天后,厂里因此事对我作出留厂查看一年、只发生活费的处理决定,后又非法将我开除公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