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做好人 反遭拘留和劳教


【明慧网2004年1月21日】我是湖北省宜昌市大法弟子,自从1999年7月江××公然发动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以来,只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功,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只为做个好人,就遭受了极大的迫害。我先后被无理拘留4次(累积100天以上),被送进洗脑班进行精神折磨1个月,被非法判劳教1年(实际关押约9个月,因身体原因提前3个月保外就医)。此外,我被开除党籍,先后被抄家三次,住宅电话被窃听,长期受到非法监视。

我是63岁的老年妇女,于1996年6月喜得大法,从此对人生的意义有了明确的认识。我体会到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时,不论是日常生活也好,还是一般做事也好,都会使周围的环境变得祥和而明朗。通过学法,我的心性提高上来了,家庭生活也祥和美好起来了,身上的多种疾病也不翼而飞了。我现在回想起1996年至1999年的那三年日子,真感到那是一生中最幸福、最美好的时光。

1999年7月江××对法轮功开始全面迫害后,我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于11月28日去北京信访办上访,讲明我修炼大法受益的经历,却被警察绑架、上手铐(上下手背反铐1小时)。后来我被宜昌市警察接回,在火车上还戴手铐,上厕所不准关厕所门,还派人看管。回到宜昌西陵派出所后,恶警熊×把我的手给铐在厕所门旁的柱子上,直至深夜12点把我送到拘留所(第一看守所)无理关押15天。

2000年2月,儿子要我帮忙照看一天生意。西陵派出所、公安局、国保等5人就开两个小车找到我儿子家进行骚扰。我没有做任何危害他人、危害社会的事情,只是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就被他们以扰乱社会秩序之名要开除我的党籍。他们问我是要党籍,还是要法轮功,逼我做出选择。我说:“法轮功要求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个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碰到矛盾向内找,不说他人的不是,这与共产党员的宗旨不矛盾。”我有33年的党龄,他们却说:“不行,若要法轮功,就不能当党员。要党就不能要法轮功。”在这种情况下,我被迫退党。

2000年4月,西陵派出所副所长陈勇与恶警熊×找到我儿子家骚扰。他们是专管我的,说我很顽固,陈勇曾扬言:不信我就治不了她。他们骗我老伴,说要我随他们去派出所问一件事,没有别的。结果我一上车就被送到转化班关了一个月。所谓的转化班实为洗脑班,是江××及610办公室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就是逼迫大法弟子写下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书面材料,甚至是污蔑、辱骂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东西。610办公室给各层组织下达转化洗脑指标,并主要以此来衡量其业绩,却从来不敢公布于众,是见不得人的。他们为了达到目的,哪怕是明知道你是违心地写这些东西,也要不遗余力地逼你写,而根本不考虑其手段是否合法,是否对人性、尊严及道德有破坏,是否会对当事人造成精神创伤。当一个月结束时,他们把打印好的“五不”材料拿来,要我们签名。我不签,两个帮教硬是抓住我的右手画上了我的名字,达到了他们的邪恶目的。当时我的心里好难受啊!我在车上一直哭着回家,我怕见人,因为我给大法抹了黑,配合了恶人,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这给我的精神上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创伤。

2000年8月的一天深夜三、四点钟,陈勇带领三、四个警察闯入我家,随手抓起一篇文章说是传单。我说:“是啥传单,让我看看。”陈勇不肯。我叫他念给我听听,他还是不肯。最后,我说:“你拿着,我只看一下题目。”他让我看了文章的题目——《纸是包不住火的,谎言说一千遍还是谎言,真理才是永恒的》,就为这篇文章,他们就毫无理由地拘留了我15天。当时我女儿说:“不准带走我妈妈,我妈妈没有犯法,你们还有王法吗?”就凭这句公道话,第二天他们罚我女儿200元,并扬言要让她失掉工作、下岗。

2000年10月的一天晚上,陈勇等几个恶警又闯入我家,说我散发传单被人看见了,强行把我抓到派出所后。陈勇等两人对我进行车轮审讯,他们俩轮流睡觉,就是不让我合眼。当我太困了一合眼,陈勇就拍着桌子恶狠狠大骂:“再转去20年,我几嘴巴甩死你!”连喊带叫地骂我很多污言秽语,不堪入耳,还要对我的笔迹。其实陈勇才20岁,其父还是我老伴要好的同事。直到第二天早晨,他还没达到目的,就气急败坏地派人再去抄我的家,就这样又非法拘留了我15天。

2001年元月3日深夜,陈勇等恶人又闯入我家骚扰,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说有几个问题要我去谈一下。我说:“深更半夜的,我不去,要谈就在这儿谈。”陈勇不由分说,强行把我弄上车带走了。第二天说我上次散发传单“扰乱社会秩序”,又判我拘留15天,但只过了8天,陈勇又叫熊×送来第二张拘留证,理由和从前一样。我们不收,并说:“把我们关在这里,怎么扰乱社会秩序了?”他往地上一丢,扭头就走了。以后又照样开了三张拘留证,直接送到拘留所蔡所长手里转交给我们,不与我们见面了。

在那段时间里,他们经常骚扰我,逼我放弃法轮功,我坚决不配合。他们于3月5日又判我劳教一年。在这之前,他们不通知我,只是让拘留所办事人员告诉我快收拾东西。我问到哪儿去,他们说:“不要问,下楼就知道。”下楼后,我又问上哪儿去,一警察说:“上沙洋劳教所。”我又问:“凭什么?在这儿关了我两个半月,为什么还要判我劳教?”他们不耐烦地说:“不要问,让你上哪儿就上哪儿。”后来车开了,在车上他们给判决书看时,我才知道还是以“散发传单,扰乱社会秩序”这条所谓的理由判我劳教一年。由于我血压很高(高压220,低压110~120)一直不下降,劳教所怕担责任,提前3个月把我放回来了。回来后,他们仍不放过我,还扣了8个月退休工资,并经常骚扰我,搅得我们全家上下不得安宁。

我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健康了身体,提升了道德,自己和家庭都深深受益。可我只是为了坚持这崇高的信仰,却受到了如此的迫害。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中华民族的浩劫,是对人性、道德与良知的践踏。经历着这场还在进行的迫害,我深感自己的责任,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遭受迫害的真相告诉世人,揭露邪恶,伸张正义,让恶人受到应有的惩罚。我相信在真、善、忍的真理之光普照下,人类的未来必定是美好而光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