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曝光哈尔滨女子戒毒所的种种暴行

【明慧网2004年1月21日】哈市女子戒毒所曾迫害死多名大法弟子的恶行,明慧网对它曾多次予以曝光,但时到今日,那里的歹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依旧猖狂,并无收敛,据悉,大法弟子孙延春现在已被折磨得精神失常,晚上不能睡觉,乱喊乱叫。我们认为有必要将那里正在发生的罪恶再次予以曝光,让人们认清其真实面目。

据可靠消息来源,我们将那里正在发生的迫害分以下几类:

一、“伪善”转“酷刑”

在2002年十六大之前,哈市女子戒毒所主要靠欺骗、伪善、编造假经文等手段,但收效不大。在十六大召开之前,即2002年11月11日,该所召开了所谓的“攻坚战动员会”,会上,所长陈桂清叫嚣:无论采取什么办法都要让没转化的转化,即使不转化也要松动。当天晚上恶警就动用了酷刑,将70多名大法学员弄到一楼地下室,带伤不能走的就抬到地下室,将她们双手在前扣在地上的铁环里,蹲在地上,有的被双手反背扣在窗户栏上,每个人都被剃了“鬼头”,用布条勒住嘴,在布条的中间系个大疙瘩塞到嘴里,多数大法学员的嘴角都被勒坏了,然后恶警拿着电棍电并殴打,晚上也照样,由刑事犯看管不准大法学员闭眼,恶警还在大法学员的屁股下放一盆冷水,如果坚持不住就会坐到冷水里。有的学员被折磨得多次昏迷,恶警就强行给灌速效救心丸。到了第五天还不屈服的,就只给穿内衣、内裤,开着窗户冻着,恶警在一边用电棍电着。

二、污辱人格

大法学员被铐在地上,同时不准大小便,白天只准方便3天,由刑事犯拿着盆接着,晚上根本不让方便,许多学员都便在了裤子里。牡丹江的李洪霞在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中坚持了7个月,恶警让她和杨瑞芹屁股露在外边蹲在地上,双手向两侧平举,屁股被打得都是红红的手掌印,但她始终不屈服,最后她被折磨得出现心肌炎症状才得以走出魔窟,这时她已被超期劫持了二个多月。

三、对被迫妥协者持续洗脑

凡是在酷刑中被迫妥协的人,都被弄到楼上学习,从早上到晚上,整天看无中生有的焦点谎谈,逼迫读诬蔑大法的教材,让你写体会,总是考试答卷,如果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做或对答案不满意,就让你整天蹲着,晚上不让睡觉。这些在酷刑下写了“三书一揭批”的人非常痛苦,一旦她们声明揭批材料作废,就会被加重迫害。

四、对新抓来的大法学员昼夜洗脑

每当有大法学员被抓来时,恶警就紧锣密鼓地昼夜“洗脑”,每天天不亮就把学员弄出去迫害,直到半夜才回到寝室,如不妥协,就施以酷刑,并威胁送进监狱,孙延春现在已被他们迫害得精神失常,大喊大叫不能睡觉。

五、弄虚作假、欺上瞒下

每当有上级来检查时,那些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就被弄到地下室干活,而让那些所谓转化好的来答民意测验题,如:有没有热水喝、洗不洗热水澡、借不借图书看、干警打不打人、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与其他人是否一样等等,这些都让答题的人撒谎,把一个杀人魔窟描绘成了一个“温暖之家”。

六、变相勒索,强敛钱财

该所将诬蔑法轮功的资料(共5本书)强行卖给大法学员,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将70元的资料费从学员的帐上扣除;该所还动不动让捐款,光买洗衣机脱水桶就捐了两次款;不让来人使用自己带来的被褥,必须买他们的床单,每条20元,最多的被迫买了3条;体检开始每年2次,有的大法学员已被多次检查,每次都得自己花钱。

七、强迫罚学员超负荷劳动

为了创收,他们让大法学员们挑牙签或筷子,从早上6点起床洗漱完后就干活,除了吃饭时间外,不停地干,一直到晚上9点才收工,有时晚上加班到半夜,第二天接着干,每天洗漱时间只有5分钟,在这5分钟内,恶警在一个劲地催命似地喊着“快点、快点……”。

以上几项,只是哈市女子戒毒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点滴记录,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他们描绘的“春风化雨”般的关怀就是:刺骨的寒风冷冻加上雨点般的电棍及殴打,这就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真实写照。

在此,我们警告哈市女子戒毒所里的恶警们:江泽民已自身难保,不久的将来它定会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你们这些可耻的打手,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却在残害着人民,你们将会得到怎样的下场?其实历史已经给出了答案!奉劝你们不要在犯罪的路上走得太远,江泽民被审判的那一天,就是你们偿还血债的那一天,希望你们还能有一丝的正义、良知和善念。

哈尔滨市女子戒毒所所长:陈桂清
打人、电人最卖力的恶警有:魏强、李志宏、董绍兴、大王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