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烈火炼真金

【明慧网2004年1月22日】99年7.20至2003年5月,我因为坚修大法,遭受了近四年的封闭式迫害。

我为抵制迫害,几次在狱中绝食抗议。在看守所里第一次绝食抗议,一天,突然上来七、八个人把我摁倒,捏鼻子、掐腮帮子,由两个人轮番往嘴里灌水,一盆接一盆,上身衣服全湿透了。一连六、七天,管教指使犯人对我每天强行灌水,三九天湿毛衣穿在身上。

第二次绝食抗议,管教把我的手、脚都铐在了铁老虎凳上,强制灌水。我绝食十一天后,被送往大北监狱。到大北监狱的当天下午,他们给我一本监规,我顺手把它扔出老远,随后我因炼功而被送进了小号。在小号里,我照常炼功、打坐,任你把铁门拍得山响,我自岿然不动。监狱干部来了,我正在抱轮,队长想拿电棍电我,他们领导没让。我当时笑了,知道只要弟子念正,师父不会允许恶人迫害我。第二天,我被分到七大队,晚上收工后,我就打坐,结果,上来四、五个人搬我腿。当时我想:你们休想搬开!没办法,他们把我抬了出去,放在了沙发上。就这样,我炼完静功炼动功,前后三个小时。第五天,我开始绝食抗议,在医院里,七、八个队长摁着,院长王某指使犯人硬往我嘴里塞进一块东西,能大能小(我把它叫“口撑木”)。然后,他们用竹板在我嘴里上下乱搅,顿时满嘴是血,王院长却说:嘴里插不进,往鼻子里插。就这样,嘴里、鼻子轮番插,

在这种环境下,我写下了《笑看烈火炼真金》等小诗。我三次给科长写了三封长信,揭露市刑侦一处迫害大法弟子的种种法西斯暴行,当时对他们的触动很大。

第三次我绝食抗议关押,她们以为我要不行了,当我睁眼看见电视:竹排正在江中划行,我笑了,为真理而死,死而无憾。为此我写下了《大浪淘沙》、《坚如磐石》、《思念》几首诗。

回家的当天,在二姐家,当我第一眼看到了师父的书时,不自禁地把《转法轮》紧紧地贴在胸口,四年来第一次看见了师父,我任泪水不断地流,每天如饥似渴地学法。一切都是从零做起,看明慧网文章,及时归正自己,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哥哥给我50元钱,我用这钱买布做了条幅,挂在铁道线上、马路旁、小学校,只要能证实法、揭露邪恶,就去做。被举报了不要紧,师父讲:“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在及时向内找的同时,我到村里所有领导家里去讲真象,到乡里、派出所去讲。我们大法弟子虚心听取同修的意见,整体配合,协调一致,不等不靠,用多种形式证实大法,形成坚不可摧的强大整体。

附:大法弟子狱中诗——记在被迫灌食的日子里(2000年)

笑看烈火炼真金

包金再亮一瞬间,
真金哪怕烈火炼。
尝遍人间无数苦,
云游天涯四海间。
以身护法抛生死,
笑看飞升大法徒。

大浪淘沙

世事不语更无争,
高德大法在心中。
宁可前进一步死,
决不后退半步生。
大江东去浪淘沙,
任尔东西南北风。

坚如磐石

风雪弥漫处,
心如磐石固。
笑把头颅抛,
誓为真理护。

思念

千山啊,隔不住我对恩师的无限敬仰与思念,
万水也挡不住我对美好家园的无限向往与眷恋。
大法的威力啊,象一声春雷,将沉睡的人们心灵震撼,从此不再迷茫,不再顾盼,我要修炼,我要回家,这是亿万万人的心愿。
师父的威德啊,象七月的露珠,滋润着亿万人的心田,净化心灵,荡涤污垢,把炼功人心中的阴霾驱散。
大法弟子的心啊,磐石般的坚定,千锤般的磨炼,为了以身护法,哪怕是火海刀山,为了这宇宙的高德大法不再蒙受千古奇冤,即使面前铡刀横卧,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头枕刀,笑对蓝天。
威胁、恐吓算得了什么,高压的手段也只不过是把虚伪的外表装扮。
觉悟了的人们啊,在深情地期盼,我要修炼,我要回家,决不再滞留与羁绊。
精进吧,觉悟了的人们,精进吧,扬起回家的风帆,勇敢地驶向幸福的彼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