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潍坊昌乐劳教所遭受的野蛮摧残


【明慧网2004年1月23日】我是山东潍坊大法弟子,男,年已过60岁。1998年正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炼功前我患有心脏病、胃病、经常性头痛、发烧、痔疮等多种疾病,心脏病曾经休克两次,在那几十年里,我几乎没有舒服的时候。练其它四种气功,病也没好。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修炼了法轮功,真是神奇,所有的病全好了,六年多来我没吃一粒药。我感觉到没有病的滋味真好。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99年7.20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安丘市黄旗埠镇政府及派出所王宝华、李卫国、潘子川、于庆满等人经常到我家骚扰,非法抄家好几次,将我非法关押好几次,每次十天以上,剥夺了我的人身自由权。

为了向上层反映法轮功的实际情况,讲清真象,我曾到北京、济南上访,并发放真象资料。2000年9月30日,我在散发真象传单时被非法抓捕。在黄旗埠镇派出所,恶警潘子川打我、骂我5个多小时,关押8天后,将我送到安丘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吃的是猪狗食,每天强制劳动18个小时,给我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摧残。从看守所出来后又将我送到“学习班”强行洗脑转化。因我坚修大法不向恶人妥协,他们于2000年11月17日又将我送到潍坊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我被关押在二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昌乐劳教所使用了极其恶毒、见不得人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强制其放弃修炼。我因为不写“三书”,恶警就指使那些地痞流氓类劳教人员对我拳打脚踢,逼我坐在地上两腿伸直,两只手扳着脚尖,稍一松动或者变形,他们上来就打,开口就骂,抬脚就踢。他们问我:你写不写“三书”?我回答不写。他们就说:应该叫他清醒清醒。他们给我脱光衣服,有六个彪形大汉将我架到洗漱间,逼我坐在水泥地上,一人拿水管子,向我身上浇水,一会儿就放到最大流量对着我的口鼻猛烈喷水,另外两个人用两只水桶快速地向我头上浇水,有三个人用劲摁着我,使我动不了。我呼吸非常困难,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太难受了………就这样折磨了我很长时间,但我还活着,真是九生一死,这个难忘的日子是11月30日。冬天被洗冷水澡、灌凉水,真是过了一个鬼门关。过后我的腰部、胸部非常疼痛,喘气都痛,睡觉不敢翻身,一直痛了50多天。

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违心地写了“三书”。可是师父是教我们做好人的,修真善忍,何错之有?之后,我整天闷闷不乐,少言寡语。2001年11月我们20多名被非法关押的学员都给劳教所的恶警写了“三书作废,法轮大法好!”的声明。我们的这一行动惹怒了那些邪恶之徒,他们调兵遣将,动用了多种邪恶手段对我们进行疯狂的迫害。

2001年3月至9月,恶警对我施加了半年的特别严管。他们安排4个人看着我。逼我整天坐在马扎子上,两脚并拢,两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要动一点就骂,就打,从早上5点半坐到晚上12点,有时坐到凌晨2点;吃饭时只许手动,其它部位不许动;限制喝水,限制大小便,每六小时才准许解一次手(注:指上厕所),最多时九小时才让解手。

他们每天都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他们问我:你转不转化?我回答:不转!我没有错。他们就使劲扇我的耳光,打得我两眼直冒金星。我稍一闭眼他们就打我,把我的鼻子都打肿了,嘴也被打出了血了;用脚踢我,我的腿被踢出了血。恶徒们还气急败坏地骂我一些非常难听的话,有的甚至还歇斯底里地哭骂。最后他们将我关进禁闭室里,一直关了我一个多月,当时正是炎热的夏天。出来后一直对我进行“严管”,我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

直到2003年8月,恶警们又对我实施第四次强制转化。他们逼我看“转化”材料,我把它一扔,说:“不用看,都是胡编乱造的,我不相信。”他们魔性大发,对我迫害又升了一级,对我进行“特殊严管”,不让我上床睡觉。从8月7日起开始隔离,关在活动室里,4个人看着我,最多时7、8个人围着我强行灌输诽谤大法的谎言。可这些荒唐可笑的谎言又怎么能动了我的心?!他们逼我坐在马扎上,双手放膝盖上一动不动,连续坐了100个小时,而后又罚站30多个小时,晚上不准睡觉。残酷的折磨摧残使我的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我的血压升高。可他们根本不管这些,继续迫害。

他们写了诽谤大法和师父的话叫我念,我不念他们就扇我耳光;逼我固定坐在马扎子上每天17个多小时,稍一动就打,打得我嘴里吐血。他们还会将凳子挂在我的脖子上,凳子腿上再系上两个马扎子;用马扎子打我的小腿、膝盖等,打得多处没了皮,疼痛的厉害;用小竹竿捣我的敏感部位;逼我面墙而立,两手抬起扶着墙,一会儿手臂酸痛难忍。他们还时不时地问我:你念不念?我说不念。他们就揪头发,拽耳朵,用手指弹前额,我的前额被弹起很大的包。他们还丧心病狂地打我的头,打得我满头是包,一直痛了两个多月。他们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假惺惺地对我说:你要是“转化”了,我们就买炒菜给你吃;就不再叫你吃苦了;我们怎么打的你,你就怎么打我们;你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自由随便;给你减期,让你早回家等等。我说:“我坚修大法没有错,师父是来救度世人的。”这些话他们不愿听,把脸一变,火就又来了。他们将钢笔夹在我的手指缝里,用手使劲铗,一边铗着,一边转动钢笔,铗完手再铗脚趾缝。我就感到钻心地疼痛,但是再痛,就是痛死了我也不“转化”。他们就又罚我长时间蹲着,这是一种非常难受的刑罚,蹲了一段时间后,我的两腿、两脚麻木、疼痛难忍(至今两脚还在麻木着)。这样蹲了十几天,他们又叫我立正站着,我的腿、脚都肿了,手也肿了。直到2003年11月到期释放(他们给我加期一个月)。

我因坚信真善忍做好人,共遭受了三年零一个月的劳教迫害,给我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摧残和损害。

潍坊昌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员有:
徐立华,所长,办公室电话:0536─6232011
1.邹锦田,副所长(该主管迫害,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凶)手机:13583657569
2.朱安乐,教务处科长(原管理科副科长,迫害主凶之一),宅电:0536─6228347 手机:13864608693
3.朱伟乐,二大队副大队长(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迫害主凶之一),宅电: 0536─6229105 手机:13562602825
刘建光,原二大队一中队中队长(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迫害主凶之一),宅电:0536─6225309 手机:13188865690
4.叶同民,二大队一中队指导员 (原管教科科员)
韩会月,二大队二中队中队长 (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迫害主凶之一),宅电:0536─6234661手机:13188865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