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聊天室的“乱”想到的


【明慧网2004年1月23日】以下是我不久前在聊天室遇到的一个小插曲,由此使我认识到向年轻人,尤其大学生讲真相是多么重要。他们负担少,顾虑少,行为极易被思想所带动;况且很多人还不知道真相。受社会风气影响,又不象以前有英雄或模范作榜样,许多人追名逐利,但其本质是好的,素质是较高的。让他们知道真相,让他们认识到江氏耗费国家巨额资金迫害的是无私无畏敢讲真话的好人;认识到这是一场民族灾难,人人都是受害者;认识到法轮功学员巨大的付出换来的是“真,善,忍”的回归;让大法学员的形象成为他们心中正的,美好的化身……

元旦节日期间是聊天讲真相的一个好机会。我进到一个20人左右的聊天室,刚以大法学员的名义向大家问候新年好,并请大家记住生命需要“真,善,忍”之后一会儿,闯进来一位给自己取名“乱”的人。很快,屏幕上反复出现他打的“有没有淑女”的句子,看到没有人理他,便开始“刷屏”,整个聊天室就如同他的名字“乱”一样给搅的混乱无序。

于是,我招呼了他。从“淑女配绅士”开始,告诉他自己首先应该是一个有风度有教养的“绅士”,别把“淑女”吓跑了,到问他“淑女”的标准是什么?然后同他一同感叹如今这个社会淑女的确难找。从聊天中,我感到他虽然表现得玩世不恭,但对人生,对社会还有一定的思考。我们谈到了佛法,论起了修炼,显然他对佛教有所涉猎,而我将大法的法理贯穿其中,令他颌首赞同。他逐渐变得平静而认真起来,甚至连相互调侃都透着一种祥和。这中间,又上来了一人,和聊友“乱”打过招呼后就开始“刷屏”,不停地打出“谁和我聊,谁和我聊……”。我告诉他欢迎加入,他停止了继续“喊叫”,慢慢地成了一个安静的“听众”。我还发现,其他人聊天的速度慢了下来,原来是“说”者少了,“听”者多了。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真是大法到哪儿,人心就净化到哪儿啊!

正要转入直接讲真相,聊友“乱”说要吃饭了。我告诉他“去了解真相。另外,我这儿已是凌晨3:00,睡4个小时我还要去公园炼功,也要告辞了,认识他很高兴”。然后我转向大家,贴了几首大法学员的诗(反应不错),再次以大法学员的名义祝大家新年快乐,不要忘了生命需要“真,善,忍”!然后退出了聊天室。

可奇怪的是,我的名字从聊天室消失了,但窗口并没有关掉,我仍能看到聊天室的一切。这时,只见“乱”狂呼起来:“天啊,法轮功哎!!他是法轮功啊……”,紧接着,他开始了“刷屏”,无数个“我晕……晕晕晕……狂晕……狂晕……狂晕……”的“喊叫”充斥着屏幕,终于引起了其他人的抗议。“乱”继续说:“我刚才和一个人谈了好久的‘道’,可他是个法轮功!眼镜呢(管理员的名字,他似乎认识)?怎么不管?天哪,我再也不要同法轮弟子谈了……”。有人回答他说:“有什么关系,犯法啦?!”“乱”仍然情绪激动地喊道:“不是的。我挺喜欢他的,可他是……”又是一阵“……晕晕晕……狂晕狂晕狂晕……”。有人开始讽刺他,讥笑他。“乱”反驳道:“你们懂什么?就知道风花雪月,上不了档次!”安静了一小会儿,“乱”又不停地喊道:“谁和我聊,谁和我聊,我烦!”没人理他,却招来一句嘲讽,“乱”似乎再次失去理智,用他娴熟的计算机功能将整个聊天室的屏“刷”了。

我看着屏幕上那怪异的符号,那无数的黑方框无声地一行行地向下走着,走着,我的心也开始往下沉……

我知道他明白的一面是多么地渴望大法,枯竭的心灵谁不需要甘露的滋润呢。我知道“乱”今晚遭受了一场“打击”。由于长期受到大陆对法轮功的妖魔化的宣传,他不愿相信内心深处最美好的东西正在被大法唤醒,他非理性的感情还接受不了这个真实:一面是自己亲自接触到的大法(学员)的美好,一面又是脑海中被灌输的极端负面的形象,他无法将他们统一起来。的确,“真,善,忍”与“假、恶、暴”本来就是对立的。我想起了以前也有遇到的人,在得知我是法轮功学员后,会突然间变得象失去理智似的。有些人理性上接受大法(学员),可感情上极力排斥,这种心灵挣扎是痛苦的。“乱”最后的表现,让我看到江氏搞仇恨宣传的险恶之心,用仇视煽动人们的情绪,让人在情绪的带动下而变得疯狂。而这就是他们要的,一群狂热的力量,叫打哪儿就打哪儿。“挑起群众斗群众”。想当初,“伟大舵手”不就是借助红卫兵的力量将“文化大革命”掀到高潮的吗。现在,他们同样将黑手伸进了学校,玷污着下一代人。“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地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毁灭众生。”(《大法坚不可摧》)

年轻人,尤其在校大学生,思想活跃,求知欲旺盛,易接受新事物;包袱少,顾虑少,行动力强且精力旺盛。因为涉世不深,对人生及社会大多抱有理想主义,很多是关心国家前途的有志青年,未来社会的栋梁之材,我们更应该抓紧向他们讲真相。讲真相不用讲高了,因为师父说过当今世人信神的底线很低。就讲天赋人权,信仰自由,非法而残酷的迫害以及大法学员的无私无畏,大善大忍,当然还有大法的美好,师父说过在讲清真相的同时引导他们得法。旧势力对高等学府是牢牢控制的。记得三年前我回国时,跟三位某大学的老师聚会一起探讨法轮功,很快他们分别被国安部的人找去谈话,可见这也是旧势力最心虚的地方,他们知道,历史上很多重大事件及运动是从学校发起的。

向大学生讲真相,向全社会讲真相,向全世界讲真相。真相所到之处,就是更多众生得救之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