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舒兰市公检法人员

【明慧网2004年1月23日】

全市公检法人员:

我们全市全体大法弟子怀着一颗善良、诚恳的心给你们写这封信,希望你们能静心地读一读,对你们的未来是有好处的。

四年前,当权者出于妒嫉心,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邪恶镇压!抓人、打人、抄家、拘留、劳教、判刑,凌驾于法律之上,实行了惨无人道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迫害!在这场邪恶的镇压中,当我们大法弟子面临被劳教、判刑的时候,有些善良的公、检、法人员在执行“上级命令”的同时,也曾为感到焦急、无奈;也有一些好坏不分、是非不明、助纣为虐的恶人,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谁好谁坏我们是最清楚的。

四年多过去了,当权者现在也明白,不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想铲除法轮功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海外大法弟子已经在美国、比利时、西班牙、台湾、德国等国家和地区对江泽民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等罪行起诉。2003年1月20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宣告成立。由世界各国100多个团体和个人参加的“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也宣告成立。人间的正义之网正在收紧!江泽民即将面临全世界正义的大审判。

法轮大法现在已经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并得到各个国家的不同地区1000多项褒奖;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各个国家的人民,都在不断的加入法轮功的行列;《转法轮》已翻译成20多种语言发行;仅台湾一地,就有30多万人炼法轮功,国外经常看到炼功的场面。

可是就是在这种形势下,我市有的公、检、法人员还是正邪不分,死追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在这四年多的迫害中,舒兰市几百人被非法关押和强制洗脑,近百人被非法劳教,还有几人被判重刑,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离开家乡,过着痛苦的流离失所的生活,无数家庭因此而破裂,孩子失去了母亲、父亲,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近几个月舒兰市林业检察院,年轻的34岁的检察官朱玉军,年轻有为,为人憨厚的这样一位好人,在99年因和平上访,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后,一直被停止正常工作,并被强行剥夺检察官职务。2003年10月的一天,市公安局和舒兰市林业局的不法官员合谋,以给朱玉军恢复工作为名,把他诱骗到了工作单位,在上班的第二天被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市公安局无任何理由,就要将其非法劳教。朱玉军面对邪恶迫害以绝食抗争,要求无罪释放,并制止邪恶之徒继续犯罪,遭强行野蛮灌食。恶徒们在他行走都困难的情况下,派恶人将其强拖出去灌食迫害,期间因生命出现危险,两次送医院抢救,多次送劳教所拒收后,仍不放人。朱玉军年迈的母亲,多次到市公安局、“610”要求放人,你们却通过各种关系把他强行送到九台市劳教所,仍在继续遭受残酷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世霞因向世人讲清真象曾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一年,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超期关押,回家后,再次被舒兰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强行关押在舒兰市看守所。三次送劳教所被拒收后,仍不放人,被非法关押3个多月,人已瘫痪,躺在床上仍遭受关押迫害。在社会各界正义人士的强烈呼吁下,你们为了推卸责任,才把她释放。

据舒兰市公安局内部人员称,大法弟子谢贵臣被非法判刑8年。由于他的一条腿已被恶警打瘫痪,送长春铁北监狱拒收,现仍被关押在舒兰看守所已6个多月了。谢贵臣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期间,被灌高浓度的盐水,两颗门牙被撬掉。而且他还被看守所的狱医灌过毒性药物。药物发作时他的前胸痛痒,胸口都被抓破了。在给他灌药前,看守所的恶警赵所长让狱医给打毒针,狱医说打毒针毒性太大,就给他灌毒药。

舒兰市公安局和舒兰市白旗镇派出所于2003年7月4日左右在资料点上绑架了舒兰市森林村三社大法弟子谢贵臣,被酷刑逼供。谢贵臣被绑架那天,他身上的1万2千元现金被舒兰市公安局恶警抢走了。

大法弟子宋彦群、宋冰二姐妹,一个是33岁的风华正茂的年轻外语教师,一个是30岁工作蒸蒸日上的大学毕业生,两人都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劳教,并被开除工职。解除劳教后,二姐妹为了避开你们对她们正常生活的骚扰,被迫流离失所,你们却不择手段找到二姐妹的住处强行将二姐妹绑架,并用酷刑逼迫二姐妹说出你们所需要的所谓证据。大法弟子付宏伟、赵继然两位年轻的小伙子,为了向世人讲清真象,舍弃了优越的生活条件而投入到揭露谎言、讲清真象中。他们两位不顾个人生命安危,冒着随时被非法抓捕迫害的危险,顶着巨大的压力,在自己的所租房屋内用自己生活中节省下来的钱,做大法的真象资料。然而就是这么好的年轻人却在2003年11月26日在住处被你们非法抓捕。你们在绑架宋氏二姐妹时,为了掩盖真象,欺骗围观群众,散布谣言说抓的是酒店小姐,并派恶警强行闯入屋内将宋彦群、宋冰二姐妹掐住脖子,按倒在身上,用布将嘴堵上。又派恶警李卓、李甲哲去吉林市雇来黑社会暴徒给四人动酷刑,上大挂,灌辣椒水、芥末面,把大法弟子付宏伟用高压电棍电得脸部变形,鼻子、嘴一直在流血。而且在送往看守所时已迫害得不能行走,是被几名恶警拖上车的,赵继然也遭恶警毒打,宋彦群、宋冰二姐妹被施以老虎凳、上大挂等酷刑,恶徒还把两姐妹强行按倒在地,每人灌两矿泉水瓶胡淑水,强行往鼻子和嘴里灌,当时二人险些被窒息而死,现宋冰鼻子已经肿得很大,一直在流血,姐姐宋彦群口腔严重损伤。而且每天恶警们仍在非法审讯,继续滥用酷刑迫害。但这四位坚强的大法弟子面对邪恶,无所畏惧,宋冰面对恶人当面揭露: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叫辛和,公安局副局长,你已经在海外上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榜。在场恶人大为恐慌,但在邪恶市长张志敏的唆使下,在辛和等凶犯亲自参与迫害的情况下对这几位大法弟子的迫害还在继续。

大法弟子孔繁荣的家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和丈夫开了一家冰淇淋店,生意做得非常红火,可是只因为夫妻学了法轮功,当地政府和警察就加紧迫害,经常去她家骚扰,扰乱了她们的正常生活。2000年1月28日,她丈夫因不放弃修炼而被非法劳教,从此使一个好端端的家被迫害得妻离子散,买卖不能做,断绝了经济来源。2001年7月8日她参加大法修炼交流会,被舒兰市公安局悬赏万元非法通缉,从此而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有生意不能做,使89岁的老太太无人赡养。

孔繁荣虽然避开了当地的邪恶之徒的追杀,可是却没能避开江氏在全国各地帮凶的迫害,2003年1月4日在长春市汽车城花窑租住处,又被长春市锦程区公安分局、安庆路派出所所长刘强、史永良、黄会臣等一群恶警野蛮地撞开门锁,抢走了一万五千多元钱的财物,其中包括:3000多元现金、2个手机、BP机、两块手表、单放机、录音机、书籍、纸张、磁带、衣物、一台复印机、一台制版机、6个掌上读,还有其它物品,最使人气愤的是,恶警竟把房东的仓房撬开,把人家的电暖气偷走,可见大陆警察的土匪行为竟猖獗到如此地步了。

恶警们把她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后,就对这56岁的老太太拳打脚踢,逼问姓名、逼她出卖功友,没能得逞,它们就用电棍电,用穿着皮鞋的脚踢她头部、身上,当时脑袋就被打出血了,打了好大一阵子,它们为了去吃饭,就残忍地把她绑在老虎凳上,过会又进来一个年轻警察,进屋就骂,逼问,她不吱声,小警察就用皮鞋使劲地拧着踩她的脚趾头,踢她的腿,边打边骂,直到他们吃饭回来才住手。

这时派出所的恶警又逼她照相,她不照,使劲低着头,闭着眼睛,其中一个恶警竟抻出两个手指,对着她的眼睛使劲抠,并说:“你不睁眼,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接着又把她从老虎凳上放下来,这时她的腿已经不好使了,他们就拽着她的头发使劲往墙上、窗户上撞,把她摔在床上,又从床上摔在地上,他们嘴里还骂着一些流氓脏话,不堪入耳,逼她承认一些没有的事,她不配合,就把她打得昏死过去。

之后,把她非法送进长春大广看守所、双阳看守所,几天后,又被转送到舒兰市看守所。在舒兰市看守所又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仅仅三个多月的时间,就在看守所所长赵群昌的主谋之下被活活打死!(以上是根据孔繁荣临终前的部分自述整理成文)

死后,舒兰市有关公检法官员怕走漏消息,对尸首严加封锁,不让任何人接近,因为她的身体被打得多处呈现紫黑色,当有人问为什么把人打成这样,一警察干部却理直气壮地说:“她不配合!”原来只是因为不配合你们犯罪就被活活打死!你们企图立即火化,却遭到亲属的强烈拒绝,你们为了达到火化销毁证据的目的,在2003年5月12日至13日两天又非法绑架6名大法弟子作人质,在绑架人质时,一恶警公开向被绑架的家属叫嚣:“孔繁荣今天火化,今天就放人,明天火化,明天就放人,十天不火化,就十天不放!”而且还公然大叫:“政府打死人是合法的,国家有文件!”请问中国政府当权者为什么下这种执法犯法的文件?这就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吗?为什么对一位手无寸铁、只做好人的老太太下此毒手呢?

还有很多很多………

四年来,善良的大法弟子在血腥的高压下,一直以大法“真善忍”的慈悲之心,和平、耐心地向被江氏流氓集团的谎言蒙蔽的百姓们讲述着法轮功的真象,期待着世人能清醒,明辨真伪和善恶,不要颠倒黑白、助纣为虐,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对你们公、检、法人员的期待。然而,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直到今天,你们个别的人还在做着伤天害理之事,你们不仅对毫无罪过、却又心地善良的大法弟子滥施酷刑,还活活的把人打死!

法轮大法是提升道德、净化身心的修炼功法,因为大法好,所以炼的人多。而人们从电视宣传中所看到的却完全是当权者利用权力掌控媒体,对法轮大法进行的造谣诬陷。“圆满”不是去死,否则也就没人愿意去修炼了。如果“自焚”能圆满升天,全国有上亿的人在炼,舒兰市炼功的人也不少吧,谁曾听说过有炼功人“自焚”的?如果投毒杀死乞丐就能提高层次,那我看中国的乞丐早就绝种了,因为那么多人炼功,都要提高层次,一人杀一个乞丐都未必够用,何况还要杀那么多,听起来都荒唐,明显是在造谣!其实炼法轮功的人,是好是坏你们心里最清楚了。

在此正告公、检、法的个别对大法弟子行恶的恶人,迷途知返,悬崖勒马吧!为你和你们的亲人们留下一个好的未来吧!我们不希望灾祸降临到你和你们的亲人身上。

舒兰市全体大法弟子
2004年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