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打、野蛮灌食、毒针──成都市青白江区蒙潇被虐死 【明慧网】

毒打、野蛮灌食、毒针──成都市青白江区蒙潇被虐死

【明慧网2004年1月23日】2003年12月26日吉林长春大法弟子刘成军受尽酷刑和折磨后被迫害致死,引起全球大法弟子的抗议高潮。畏惧国际舆论的压力,很多地区的大陆警察有所收敛,但有些地区的恶人仍在逞凶。04年1月中上旬,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中记入了成都钢铁厂蒙潇的名字。

大法弟子蒙潇,女,37岁,原成都钢铁厂职工、工段长,大学学历。在经受了严刑逼供、强制灌食、捆绑、被注射大剂量有毒药物等种种迫害后,全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蒙潇于2004年1月8-12日期间在成都金堂县被迫害致死。

蒙潇2003年11月19日在金堂县和平街租住的一民房内被由成都市610指使的成都市防暴大队和金堂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在这之后610和公安局对她进行了严刑逼供。蒙潇抵制邪恶,在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后,就什么也不说,令还有善念的警察都佩服。蒙潇在金堂县看守所一直绝食抗议被迫害,看守所恶警多次将她送到201医院强迫输液并注射有毒药品,所用的全是破坏中枢神经的药品,每天打两支安定和一支冬眠灵。每次打针回来都说全身疼痛、头脑昏沉,说话无力,昏睡2-3天后才有所清醒。但邪恶之徒马上又送去医院,过后又出现上述症状。在这期间蒙潇曾几次出现生命危险。后来通过蒙潇对医生讲真相,医生没有再给她注射有毒药物,她也没有出现身体不舒服状态。然后邪恶之徒不再送201医院,而另送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输液,输液后蒙潇又出现2-3天昏迷,醒后出现全身疼痛、呕吐、说话不清。后来经医生诊断,蒙潇已不行了,生命只能维持两三天,家属请求公安局放人,但他们说:“上面说放才能放,我们说了不算。”金堂县看守所请示成都市610办公室是否放人,成都市610办公室答复:宁可让她死在医院或看守所,也不释放。于是迫害继续升级,看守所所长蒋增尧在看守所叫嚣道:蒙潇要想以绝食的方式出去是决不可能,就让她死都要死在看守所或医院。之后每次由多名恶警或恶人用绳子勒紧捆绑着到医院强迫打针,每次回来都见到蒙潇全身伤痕累累,手、脚都留下了深深的勒痕,血迹斑斑。另有消息说她的肋骨也被打断。

1月8日,蒙潇再次被邪恶之徒送到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之后再也没有回到看守所。据悉,蒙潇于2004年1月8-12日期间在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布满伤迹的遗体没有通知家属就被马上火化了。

蒙潇于1999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11月17日,蒙潇与多名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生生不息、长存于世”的横幅。之后,她被非法拘留、判刑2年。在北京被无数次毒打、体罚、背铐、电击、抓头发撞墙、捆绑。在法庭上,蒙潇不服审判,大声背《法正》,遭到恶警雨点般的拳打脚踢。

2000年4月22日,蒙潇被送到位于简阳养马河的四川省女子监狱。期间,为了炼功和维护大法,蒙潇多次、长期被关禁闭,无数次被干部、犯人毒打,倒着在楼梯上拖、电击、捆绑,冬天穿单衣在室外冻,持续几天几夜被反铐着吊在窗台下……

刑满后蒙潇被成都钢铁厂开除,送往郫县唐昌镇去洗脑,被折磨得腰断骨折不能站立,生命垂危时被工厂接回,关进治安室和工厂医院注射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后来蒙潇正念走出,流离失所一年多。

2003年11月19日在金堂县被绑架后,蒙潇被迫害致死。请知情的正义之士提供蒙潇在金堂被迫害致死的详情细节。

蒙潇的父母在西充县,父亲瘫痪在床、母亲已神智不清。

以下是参与迫害蒙潇的单位及个人:
成都区号:(028)
成都市公安局
成都市检察院
成都市金堂县公安局、防暴大队
成都市金堂县610
成都市金堂县看守所
成都市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
成都市县公安局长:朴勇手机:13908207098
副局长:罗心国
成都市县公安局人员:庄天厚,办公室电话(028)84932619
成都市县看守所所长:蒋增尧电话:(028)84938648手机:13908207196

成都市青白江分局610办公室电话:028-83665046;科长:罗学慧
成都原钢铁厂厂长兼书记电话:028-83616811(苗长江)
成都钢铁厂保卫部电话:部长:李××028-83617614;书记:028-83617258
成都市青白江公安分局团结村派出所
成都市郫县唐昌镇610所谓的“法治培训学习班”
四川省女子监狱(简阳养马河)
监狱长:张××郭××
蔡队长
犯人:张明英、蒋敏

北京东城区看守所
天安门派出所
北京(东城区)法院
团河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