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伯娘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4年1月23日】我正要出门,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我一看,是以前和我在一起修炼法轮功的胡伯娘。胡伯娘今年65岁,没有文化,但看她满面春风的样子,精神极了。还没等坐下,她就对我说,要请我帮她写点东西,听说现在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都在起诉江泽民,她也要起诉,问江泽民:“为什么取缔法轮功?”她说: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我身体好了,脾气好了,家庭和睦相处了,邻居关系也搞好了。我一不偷,二不抢,我处处为别人着想,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我究竟错在哪里?是犯了哪一层法了吗?可是他们居然连我这个目不识丁的老太太都不放过,监视我,监督我,去哪里要去找他们请假,剥夺了我做人的基本权利。我渴望自由,我梦里都希望集体炼功,我期盼着,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胡伯娘是1998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因为她没有文化,每天晚上都去参加集体学法,听人家读。胡伯娘记性可好了,能背很多师父的讲法,至今依然记忆如初。通过不长时间的学法炼功,胡伯娘的病好了。如师父讲的,老年妇女身体状况会向年轻人方向转化,胡伯娘的例假也来了。特别是脾气变好了,和邻居关系搞好了,一家人能和睦相处了。胡伯娘一天可高兴了,到处宣传法轮大法好。

她得法那段时间我们这里正是洪法的高潮,每星期六、星期天都要到农村去,有时去得很远,路费、吃、用都是自己拿钱。但是不管到哪里,有多远,都少不了胡伯娘。而她的收入仅仅是一百多元的退休金。可是,第二年的7月22日江氏集团宣布不让炼了,要“取缔”,胡伯娘百思不得其解,但不管电视怎么宣传,她都一如继往,天天坚持到炼功点炼功。

2000年开春,她把自己仅有的一枚戒指卖了作车费到北京上访。可刚到北京还没分清哪里是东南西北,就被便衣跟踪,强行带回本地送往本辖区派出所,无论派出所怎么威逼,她都没有害怕。她对派出所的人说:“我去北京上访是给我师父讨个公道,我不允许别人诬蔑我的师父。电视说的没有一样是真的。”派出所把她送去行政拘留了半个月,然后又送去洗脑班一个多月,还到她家骗走罚款1000元(没有收据)。

2002年春节前夕(农历腊月二十七)的一个晚上八、九点钟,公安局、办事处来了几个人骗她说:领导要找她谈话。胡伯娘死活不去。到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又来了5个人,还是要叫她去,死缠烂缠了两个多小时,最终还是把她骗到洗脑班。在那里,她和功友们都抵制迫害,互相配合得可好了,有功友发言讲真相时她就发正念,等没有人发言时她就发言。嘴可会讲了,常常把给办班的人讲得想笑又不敢。她说:“人家过节是往家赶,我们炼法轮功的是被人往外赶。江××、江××,折了国家折人民,折了人民折家庭。你们如果再听江××的话是要倒霉的。”等到第45天的时候,办事处来人要送她回家。她高低不走,说要走大家一起走。来人无法,只好通知她家属来接,来了一大群人才把她接走。

胡伯娘尽管没有文化,可是每次来真相资料,她总是想方设法找人读给她听,听后她就记得了。有资料时发资料,没资料时用嘴讲,不了解她的人还以为她有多高的文化呢。发资料时更是快,从楼上往下走一只手拿一份,同时发向两家人。从师父的《理性》这篇经文发表后,对发传单讲真相这件事胡伯娘一直没有间断过。在她的心目中,她要尽可能多救度一些众生。不管有什么事,每天听师父的两讲讲法带是雷打不动的,她惊人的记忆力,体现着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给予了她智慧。

故事就暂时讲到这儿吧,我只是讲了我知道的,其实胡伯娘的故事还很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