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监狱二监区仍在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1月24日】四川德阳监狱二监区(入监队),长期非法关押从川内各市、县看守所送去的大法弟子,强化洗脑,对已经分下队的坚定的大法弟子再重新入监严管。每个大法弟子都有贴身犯人监督,恶警不准大法弟子之间说话,限制最基本自由。对不承认自己犯法的大法弟子关禁闭、背铐、严管集训(监狱设在二监区的严管队)。

2002年元月,四川德阳监狱将四、五、六大队24名大法弟子,收入监队(二监区),加上新被劫持入狱的大法弟子共计四十多名,进行长期折磨。恶警对吴增辉等四名大法弟子强行昼夜体罚“开摩托” (蹲马步、脚后跟离地、两手前伸端平),长达近五十个小时。下来后,人几乎失去知觉,不能行走。七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徐仁武被积委会主任文科拳击胸部至伤。

大法弟子张耀抵制狱方读诽谤大法的东西,站起来背诵经文,说:“是真修弟子都站起来”,齐刷刷的那一组的大法弟子全部站起来抵制。张耀被折磨关禁闭、背铐。第二天监狱有关科室、教育科、狱政科和二监区来了近二十名干警,强迫前一天学习组大法弟子读诽谤读物,遭拒绝。这时早已布置好了的恶警和十几名犯人,在监区后坝(全监区人都在前坝),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大法弟子陶昌全高喊:“他们又在打法轮功啦。”几人被打倒在地,警察穿着皮鞋踩在大法弟子脸上,这时大法弟子高喊正法口诀。梁大(二监区长)脚踩陶昌全的脸,把电警棍塞进他嘴里放电,被电的还有王晓松。陶昌全、王晓松二人被关禁闭、背铐。

监狱严管队成了“专管”大法弟子的地方。从四、五、六大队收入监的大法弟子去后,被强制“转化”的近十名法轮功学员声明以前的强制洗脑作废,全部反转化。气急败坏的恶警将大法弟子胡岗三人罚全天站军姿一个多月。以邱慎为代表的恶警,找各种借口,将大法弟子严管,有的甚至根本不找任何借口就严管。严管上午8点出操,连续跑2个小时,几分钟上厕所后又开始三大步伐训练(齐步、跑步、正步)。口令由犯人下达,而邱慎经常来找麻烦,“他是你什么亲戚,你让他休息?”逼迫犯人加大运动强度迫害大法弟子,抬脚悬空几分钟后才换脚,这样训练到开午饭。中午1点钟又是两小时跑步,然后是训练。犯人来严管队,只要到一个月时间,立即通知其监区把人接走,谁都知道这一个月他们已经吃不消了。而大法弟子被长期在严管队折磨,还在时不时加大负荷。粮食定量被克扣,吃不饱;口渴了只能在水龙头喝不净的自来水,多数时间连自来水都没的喝。住宿条件很差,房间无窗,只有几个几厘米的小孔透气,铁板门、地铺、无蚊帐,夏季闷热,蚊虫叮咬,一周才能洗一次澡,在严管队的大法弟子被折磨的皮包骨。

大法弟子无罪,不承认强加的罪犯身分。大多数大法弟子都能坚决抵制,这样恶警们就让监督岗领着跑圈、两圈后换监督岗,以中速拽着推着跑,来回换了多次人。大法弟子徐长征说:“你们这样不把人跑死、跑倒,就不停。”负责训练的警察陈××说:“我什么时候说不跑倒不停”,“这种行为、这种做法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徐说。当晚陈××找徐“谈话”到深夜,抡拳打断徐长征半颗牙齿。后徐多次指责他们违法,被关禁闭。声明自己无罪的大法弟子被迫顶着烈日站军姿,没有休息日。由监督岗教打“报告词” ,监督岗二十分钟一换。有的恶习深的监督岗,一会拽大法弟子的手,一会拽腿,并用不好的语言刺激。大法弟子就向他们讲真相,有很多犯人都有明白的一面,很多人生出同情心,看到警察来了,就“教报告词”装装样子。

大法弟子张志刚被邱慎(管教)强行罚站,站在诽谤大法的宣传画下,张志刚将画撕下。张被晒得脸、脖子、手臂皮肤暴脱。从早晨6点站到晚上9点50分才让休息,小腿、脚脓肿发亮,穿不进鞋,光着脚站在地上,就这样还是被强行穿鞋。大法弟子李绍斌,因拒绝写思想认识,被崔(管教)罚站军姿两个多月,顶烈日绝食抗议三天后晕倒,出现呼吸困难,之后一个多月几乎不能行走。

“爱国主义教育学习班”,是成立于2002年7月,由监狱各科室领导及各监区“得力”警察近二十人组成的,专门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迫害。恶警们吃住在学习班装有空调的专门房间里。约二十名大法弟子被封闭在简陋的房间里面。另有恶警们挑选的二十多名刑事犯任监督岗,严密监视大法弟子,不许说话,白天高强度的户外训练、曝晒,晚上强行洗脑。在开饭前,恶警迫使犯人唱完改造歌曲后,高呼打倒大法、师父的口号,再开饭。大法弟子刘韬手指一犯人不要做恶,反被警察以刘“出手打人、不服管教”关禁闭(一般均为15天)。白天在空调房间养足了精神的警察,晚上10点过以后,开始把刚上床休息的大法弟子喊起来谈话,进行车轮战到凌晨三、四点钟,然后放回休息。见无法动摇大法弟子,李卫东(六监区管教)恼羞成怒,用侮辱性语言大骂大法弟子李正符。大法弟子王晓松在学习班被长达两个月的折磨后,约十名警察对他轮番打警棍,每人十棒至二十棒不等。昏迷中的王被凉水泼醒后,邱慎(二监区管教)对王说:“王晓松你受不了啦吧?受不了你可以自杀,我们又可以在电视上报道,法轮功又害死一条人命”。同时被打的还有张志刚。

学习班、禁闭、严管的大法弟子和部分不在这三处的大法弟子,会见亲人及通信的权利被剥夺。任何书籍、纸、笔被没收,强迫每周写一次思想汇报,要向监督岗拿纸笔,对拒不认称罪犯的大法弟子取消通信、接见外,把其家人邮寄的钱也扣留,使得很多大法弟子无钱买日用品(牙膏、牙刷、洗衣粉及手纸)。大法弟子赵乃乾把自己的钱给同修买日用品,被严管(2003年4月——9月)。现任监区长曾××找赵谈话,赵指出“你们非法严管我。人与人之间要互相关心,帮助他人是做人最起码的,你们这样做才是践踏人性、反人类的。”曾××气急败坏,将赵关禁闭。到禁闭室赵乃乾遭一犯人殴打。赵绝食抗议,两天后人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赵被用板车送狱卫生所,将手、脚捆在床上、强行输液。几天后,骨瘦如柴的赵佝偻着身子,奄奄一息的又被关进禁闭室。

二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每天还在发生。

恶警梁大,原二监区长,现已遭恶报,于2003年4月带犯人拆房子时,被倒塌墙体扎埋,下半身瘫痪。望德阳监狱警察以此为戒,赶快弃恶从善,弥补自己的过失,否则报应来时,为时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