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们的昨天和今天(续)

【明慧网2004年1月24日】儿子静静地坐在那儿看完明慧网上登载的《小弟子们的昨天和今天》,那上面的小弟子都是他昔日熟悉的伙伴。沉思了许久之后,他问:“妈妈,小亚现在怎么样了,小溪呢,她好吗?………”随着儿子关切的问语,昨天那一张张活泼、灿烂的笑脸便又浮现在眼前。

2001年初春那个寒冷的傍晚,同修告诉我:“小亚的妈妈被恶人迫害死了!”这噩耗惊雷般炸响,我倚靠在墙上,用力支撑着发颤的双腿,我哽咽着问:“小亚呢?她在哪儿?”小亚的爸爸、阿姨、姨夫都是大法弟子,爸爸、阿姨被非法劳教三年,姨夫被非法判刑。此时,我真不知那个刚满12岁的善良的女孩是怎样面对这梦魇般的现实。

小亚是个静静的女孩,在小弟子集中学法中任小组长。

小亚几次随妈妈去北京证实大法,学校大会点名批判小亚,强迫小亚表态“不修炼”,小亚还是静静的一如既往,就象一潭清水,不起任何波澜。

今天是2004年的春节,三年了,我还会想起小亚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的泪珠,还会想起小亚卧室里摆放着的妈妈漂亮的照片,还会想起小亚面对世人讲述妈妈因发放真象被恶人非法抓捕残遭酷刑,在看守所里被迫害致死的真象时的宁静与坚毅的神情。

“妈妈,小溪现在好吗?”儿子问。我告诉儿子,小溪已经16岁,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在救度世人中,帮妈妈和同修们做很多事情。小溪的电脑用得很熟练,现在在正法中真派上用场了。她帮妈妈下载明慧文章,帮妈妈接收发电子邮件,还帮妈妈打印各种真相资料,她妈妈说:“小溪做大法的事时正念很强。有时我看她下载明慧文章真有些担心,小溪就安慰我说‘别怕,有师父保护,怕什么?’小溪是我们资料点不可缺少的同修,她发挥的作用大着呢。”

邪恶的镇压开始后,小韵刚刚考上一所名牌大学。这个美丽、文静的女孩因坚持修炼大法于2000年暑假被绑架到学校所在济南辖区的610洗脑班。那个魔窟整天散发着肉皮烧焦的气味,合着酒嗝后的吼骂;这地狱般的生活使这个18岁的少女精神备受摧残。往年的暑假小韵都是在集中学法中与小同修们和祥、欢乐的度过。而在这地狱般的魔窟里,小韵双手紧紧捂着耳朵,恐惧的闭起眼睛,叔叔、阿姨的惨叫声令她心碎,邪恶毫无人性的扯开她的双手,逼她睁开双眼,警告她:如果不写“保证”,她也会“品尝”到这一切。

那时小韵被妈妈接回后,已很少说话,大大的眼里满是惊恐……

一年后的一天夜晚,我骑车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个女孩在向一家商店的大门上插真相传单,那身影我很熟悉,我停了下来。小韵含笑望着我,我说:“小心点,”她点点头,拍拍斜背着的书包说:“快发完了。”

我得知,小韵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学校开除。

在救度世人的路上,小韵已不再是那个“大大的眼里满是惊恐”的女孩,她的眼里蕴含着坚韧,充满着信心。

98年暑假,天气热得厉害,集中学法班上,小嘉端来一盆盆清水,帮小妹妹们洗头。她那时19岁,是“高中年龄段”学法组的。

1999年,我们相遇于北京天安门广场。

2000年,我被邪恶造谣、诬陷,铺天盖地的谎言使很多同修也产生了误解,那时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日子,邪恶的抓捕使我无家可归,就在我整夜徘徊于街头时,碰上了小嘉。小嘉见到我惊喜地说:“大姐,我听到很多关于你的谣言,但我相信你绝不会背叛大法的。走,去我家。”

从那时起,我们经常在一起做证实大法的事。

2003年,小嘉被邪恶非法绑架,因承受不住邪恶的迫害,写了所谓的“保证”。

那夜,刮着狂风,我去了她家,监视她的邪恶的车刚刚离去。小嘉扑到我的怀里,失声痛哭。她说她没做好,看到她痛不欲生的样子,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我看到了在邪恶摧残、逼迫下,那颗伤痕累累的心。我对她说:“小嘉,还记得三年前吗?三年前,你帮助我走过了一段艰难的路程,那时你对我说:‘即使跌倒了,爬起来再走,大姐,我相信你!’今天,我把这话对你讲一遍,‘即使跌倒了,爬起来再走,小嘉,大姐相信你!’”

就这样,多少次在救度众生的路上,我们携手鼓励,相互搀扶,没有年龄的界限,没有岁数的隔阂,只有着一个共同的愿望:走好每一步,使救度众生的誓约兑现。

胖崽的爸爸妈妈不修炼,胖崽是在修炼的同学小丘(现在已被邪恶非法判刑四年)的介绍下来参加集中学法的。我记得98年的暑假,集中学法的第二天,胖崽的爸爸妈妈提着大兜小兜的水果、点心满头大汗的到来,我在大门口见到他们。胖崽的妈妈说:“真担心啊,胖崽不知怎样了,他长这么大没离开过我们,我们要见见他。”我请他们等一会,我进楼去了胖崽的小组,胖崽的小组刚刚学完法,正在热火朝天的交流体会。我告诉胖崽他爸爸妈妈来看他,谁知胖崽羞得红了脸,说什么也不见他爸爸妈妈。还很不满意地埋怨着:“告诉他们别来,就不听!”

辅导员对胖崽说:“爸爸妈妈对你这么关心,大老远的跑来看你,你不见他们,爸爸妈妈多伤心啊。他们不了解大法,当然挂念了。我们站在他们的角度想想,就会理解他们的心情了。

胖崽见了爸爸妈妈,简单的向爸爸妈妈介绍了在这儿吃住的情况,请爸爸妈妈放心,就告别爸爸妈妈回小组去。胖崽的妈妈把水果兜一个劲往胖崽手里塞,还连声问:胖崽,几天没捞着吃了,馋坏了吧?

胖崽说什么也不拿,胖崽的妈妈很失望。我安慰他妈妈:在这儿有几百名孩子一起学法、炼功,最小的还不到7岁呢,胖崽他们是‘高中组‘的,事事都给小弟弟妹妹们做榜样。他看到比他小的孩子都没有吃零食的,所以他也不会要的。你放心吧,孩子们很了不起,凡事他们都有自己的认识。胖崽的妈妈说:“胖崽在家零食一天不吃也受不了,就是不吃饭,瓜果梨桃也不能断,现在居然能不要吃,真怪啊。”

胖崽的爸爸一个劲说:“我说不用来吧,他妈就不听,她不放心,这下放心了吧,人家小丘说过:大法修炼能改变人,你没发现才两天,儿子就像个大人了。”

胖崽的妈妈又把大兜小兜往我手里塞,说:你们辛苦了,照顾这么多孩子,你们吃。

我们谢绝了,胖崽的爸爸妈妈终于放心的离去,直到集中学法结束,他们再没来过。

99年7.20后,在救度众生中,胖崽帮助过我们做很多事情,有需要邮递的真相光盘等,胖崽就会利用工作之便,来做这些事情。

2001年的暑假,我们当地六名大法小弟子一起去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高高举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声;在今天,他们又与大同修们一起并肩同行,救度众生。

四年的救度众生、正法之路,锤炼着无数大法修炼者,小弟子们也以慈悲的胸怀,金刚般的坚韧毅力在救度众生的征途中走到了今天。一位12岁的小弟子的诗,展现了他们的风采和胸襟:

四海为家修炼人
云游四方逍遥神
顶天青松雪中立
同喜同贺同颂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