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摧残含冤而死 大法弟子蒙潇生前证实大法的历程

【明慧网2004年1月24日】大法弟子蒙潇,女,37岁,原成都钢铁厂职工、工段长,大学学历。在经受了严刑逼供、强制灌食、捆绑、被注射大剂量有毒药物等种种迫害后,全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蒙潇于2004年1月8-12日期间在金堂县被迫害致死。

蒙潇于1999年3月得法,很快汇入正法洪流中。四年多来,蒙潇多次放下生死,舍身护法,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在“坦荡正法路”上留下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轰轰烈烈的事迹。

一、 北京护法

1999年11月17日,蒙潇与多名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生生不息、长存于世”的横幅。之后,她被非法拘留、判刑下监。

蒙潇于1999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大法之前,蒙潇住院花钱好几千未查出病因。在住院期间,蒙潇得法了,学法修炼,病不治自愈。蒙潇更加坚信大法,“以法为师”,“做到是修”。99年7.20当权者开始诬蔑陷害,刚得法不到半年的蒙潇百思不解,但仍坚定修炼。10月22日在当地炼功被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后被单位取回。10月28日大法被诬蔑,蒙潇觉得政府太不了解真相,决定去北京护法、说真话、说明真相。11月17日在天安门打横幅、喊口号。值勤警察对她又踢又打,然后将她扔进警车里拉到天安门派出所。

在天安门派出所,辽阳一同修被恶警“苏秦背剑式”上铐后,又被恶警又踢又打,蒙潇和同修劝善说:不许打人,不能这样对待大法弟子。同修被打,恶警抓住蒙潇的头发恶狠狠地往墙上撞,又给了她两拳,眼镜当场被打掉,镜框打坏,镜片脱落。

在天安门派出所审讯室,蒙潇拒绝回答非法审讯或答非所问,遭到审讯警察一阵阵狠毒的耳光,恶警还用穿着大皮鞋的脚凶狠地踢蒙潇的小腹部位,她用左手去挡,当场手表就被踢坏。代表中国政府形象的公安干警,干的竟是地痞流氓的勾当。这不是“黑帮乱党──政匪一家”的真实写照吗?

后来,蒙潇被送往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蒙潇因坚持要炼功遭到在押人员的毒打,遭到管教的毒打、体罚、背铐。这样,两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在迫害中,蒙潇艰难的开创修炼环境;后被非法判刑。上庭前在休息室里,蒙潇与几位同修在一起小声背《洪吟》;法警过来叫她们大声背,她们不听;法警拿来电棍在蒙潇头、脸、脖子上到处电,蒙潇仍然背;它们就气急败坏地踢了蒙潇两脚,叫来一个男刑事犯看管她们,说什么不听就打;另两位同修因听信法警就大声背《洪吟》,被电棍电得面部被烫糊了好几大块。在法庭上,蒙潇不服审判,大声背《法正》:“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天无道,地裂天崩,苍穹尽空。法正,乾坤正,生机勃勃,天地固,法长存。”遭到恶警雨点般的拳打脚踢。如此的法院、如此的法警,这样狠毒,残暴地对待众多善良的大法修炼群众,令天地为之震怒!

2000年4月12日,蒙潇被送往团河监狱转送。坐着休息时,因盘腿而坐,遭到几名犯人毒打,打后拖入值班室,下半身被带子捆着,上半身与铐着的双手一起被带子捆着,往地上一扔,动弹不得,直到晚上,蒙潇被放入电视室睡觉,也同样被捆着。在那里九天,一直如此。在团河期间她和四个法轮功学员被带去看“画展”,恶警要求她们双手抱头埋头行走。蒙潇坚决不从,认为自己堂堂正正做人、堂堂正正修炼,何错之有?!蒙潇不屈服,回来后它们对蒙潇一阵拳脚相加,又用带子牢牢地捆上后扔地上动弹不得。中间还穿插着叫犯人“训练”她下蹲等各种体罚。蒙潇终未屈服,在第九天她被送往位于简阳养马河的四川省女子监狱服刑。

二、 在监狱中证实大法

4月22日,蒙潇被送到四川省女子监狱,因她是送这儿来的第一个大法弟子,恶警说是怕她传功,先关禁闭。4月23日,蒙潇因炼功被打后反铐在禁闭室。4月25日邪恶搜走她的经文,蒙潇抵制,遭打后被上刑床。4月27日解刑后一直关禁闭一个月。五月底给蒙潇解除禁闭,直接住在监护组,由专门监护看管。

为了炼功,蒙潇挨过张明英、蒋敏等很多犯人的毒打;蒙潇报告干部,干部说她不听话,该挨打。有好几次,很多犯人反拖着蒙潇的脚从一楼到四楼,在拐角处就是拳打脚踢,蒙潇几乎是遍体鳞伤,连监狱的一些犯人都看不过眼,帮助制止,遭到这群打人凶手的辱骂,告干部,说什么帮法轮功说话等。6月份一人假冒大法学员跟蒙潇谈话,叫她放弃修炼,被蒙潇严词拒绝。后来才知此人是张监狱长。8月、9月检察院、中院来人了解,说是只要她放弃修炼,就另行处理,被蒙潇拒绝。冬月初二,蒙潇因晚上起床打坐炼功,遭到一帮监护的强拖强脱,说什么郭监狱长说的她们要再起床炼功,就拖到走廊、脱掉衣裤,让她冻。就这样,蒙潇被迫只穿着秋衣秋裤,打着赤脚,承受着邪恶的迫害,在走廊里打坐炼功从半夜两点到天明,初三晚上亦如此。

后来江××集团加大了力度迫害法轮功,大法学员被绑架进来的也越来越多;因炼功,她们也遭到文宣队一帮恶徒的毒打,当时引起缝纫车间全体犯人的公愤,大喊不准打人。

腊月初二,蒙潇悟到,大法弟子是好人,无罪,不应该承受监狱对犯人13~14个小时甚至15~16个小时的强制劳动。而且这也不符合监狱法对法定劳动时间的要求,于是蒙潇拒绝参加劳动。在干部的唆使下,九名监护强行将蒙潇拖到五楼,在拖的当中连打带踢,在五楼把蒙潇的保暖衣裤脱掉,只穿秋衣秋裤,打着赤脚,又是一顿拳脚。当时见到的犯人都哭了。待监护走后,有一犯人把衣裤拿来给蒙潇披上,看到监护上楼马上又给蒙潇拿开,否则,她也会受处罚的。就这样蒙潇被送入禁闭室,冻了一天。一个队长出面解决才让她穿上毛裤、毛衣和鞋子。接下来蒙潇一直被关禁闭,在禁闭期间,她被上手铐、两个脚镣:一头铐脚上,另一头铐在禁闭室的墙钉上,反铐着蒙潇的双手,甚至脱去蒙潇的毛衣放禁闭室门外,仅穿一件秋衣和囚服。蒙潇始终不屈,几天后又被反铐在禁闭室的门上,从早到晚,持续几天;蒙潇仍不服,又被反铐着吊在缝纫车间的窗台下,直到腊月27。最后五天,白天吊窗台下,晚上铐在楼道里,强迫蒙潇写保证在监狱不再炼功、传功。在这二十多天里,恶警不准其它犯人接触蒙潇、跟她说话,不准她吃菜,只给一点米饭和泡菜。

2001年春节一过,1月23日江氏集团炮制“天安门杀人放火事件”造谣、诽谤、破坏大法,监狱管制更严。因从其他同修那里搜出蒙潇抄写的经文,蒙潇被干部毒打后又反铐在楼道里五天五夜。同修康美容也被铐了一天一夜,后被开“批斗会”,将蒙潇解铐推到前台捆绳子,骂蒙潇字写得难看还到处传功,之后将她严加看管。监狱为了加大“转化”力度,一段时间,有时下午两点组织法轮功学员到监部开会,五六点回到监区又继续开会,每人必须写认识,有好几次都是深夜1~2点了。监狱为了“转化”蒙潇和几位所谓的顽固分子,又花钱去请德阳监狱的叛徒单独做她们的“转化”。回去后,抓紧学法,以法为师,共同悟到:“转化”是错误的。“做到是修”,于是张洪英首先提出炼功,但受到阻碍,蒙潇和另八名大法弟子被集中开会,遭到干部们气急败坏的辱骂。她们一直在向监狱干部、犯人讲自己怎样被迫害,在北京怎样被打,被侮辱。在所谓的揭批书上讲监狱干部、犯人怎样打她们,怎样逼写保证,同时也讲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大法弟子确实也为你们好,才站出来告诉政府、告诉世人大法好。监狱干部也承认大法弟子各方面都做的好,蒙潇就告诉它们:是我们师父教导得好,大法好,大法改变了我们,我们才做得好。

七月,大法弟子陈玉梅坚持要炼功被关禁闭。7月16日开“批斗会”,有一些刑事犯在加分减刑等的诱惑下,走上前台揭批,陈玉梅就上台抵制,蔡大队长就在台上打她耳光,还要求拿绳子来捆陈玉梅。在此关键时刻,蒙潇和众多大法弟子立刻站了起来,卫护大法、卫护同修!顿时会场秩序大乱,捆绑陈玉梅也未遂。由此引发“导火线”,17日上午由何碧玉起草,王群慧抄写,张素珍、吴桂芳、张洪英、张正焕、张永容、刘英和蒙潇九名大法弟子联名,上交了“集体收回在所谓‘转化’期间所写、所说的一切,坚定修炼”的集体严正声明。17日监狱领导郭监狱长、科长找蒙潇谈话,说她们有预谋、有组织,组织者是刘英,还说蒙潇被利用。蒙潇坚决抵制。它们还说要给蒙潇加刑,她告诉它们:任何时候只要有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发生,蒙潇我都会站出来舍身护法,要加刑,随便!

17日晚,一场血腥的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批斗会”在监区召开。张监狱长及其他领导,监狱所有特警和相关人员参加大会。监区三百多名犯人被团团围住,旁边还坐着很多警察,将由男干部捆绑的陈玉梅、张红英(16日晚被监护打得遍体鳞伤,17日中午关进禁闭室)押到前台,张红英痛得求干部放松一下绳子都不成。那些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恶竟是如此残暴、狠毒,真是忍无可忍。蒙潇与王群慧同时站起来高声制止它们,招来干部和犯人的拳打脚踢。她们被拖到监区门外,又是一顿拳脚。蒙潇坚决抵制不让捆绳子,被甩翻在地好几次,脸上、手臂上、腿上踢伤了好几处,捆了几次才把蒙潇结结实实捆牢。蔡队长和其它几名警察打蒙潇耳光,蒙潇高喊:警察打人是犯法的,出去后我要把这一切给你们曝光!其中一警察说:你能出得去?就是说它们有权不让蒙潇出去。蒙潇和王群慧被押到前台,蒙潇仍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被这帮恶魔用封口胶缠了好多圈,不让蒙潇喊,而且令她呼吸困难。过了一段时间,蒙潇悟到:不能让它们这样迫害下去,蒙潇开始发正念。身体直挺挺地倒地,撞地声震动整个会场,也吓坏了这帮邪恶之徒,它们将蒙潇扶起,给其他三位松绑,还骂蒙潇,扶蒙潇一会,感觉不对,就将她们四人反铐着双手关入禁闭室。蒙潇被关禁闭15天,8月1日放出,肩上被绳子捆绑的血痕还未痊愈。在此期间无任何干部找蒙潇谈话,而且听说检察院来人调查过,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因为蒙潇仍坚持要炼功,就被日夜铐在床上。后来蔡队长将蒙潇苏秦背剑式地将手铐从床的斜架上穿过铐着蒙潇。办法之绝、之毒让监室人员咋舌。蒙潇天天由专人看管,直到刑满。

这种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迫害在四川女子监狱不只是在蒙潇一人身上发生,在其他监区也是如此的残酷。

三、 抵制单位和派出所恶人的迫害

2001年11月16日蒙潇被非法强加的刑期已满,监狱送她回到青白江团结村派出所,与她前夫联系,并通知单位成都钢铁厂。蒙潇前夫将她领回单位,一干部随行,上户受阻,单位接收。

蒙潇的前夫是她的大学同学,99年7.20后与她离婚。11月蒙潇进京后,前夫再婚,住在他们离婚前购买的房子内。蒙潇回家后不能在家中久住,几天后搬出。因在单位讲大法真相、发传单被告,被团结派出所非法治安拘留15天。在此期间,单位强迫蒙潇交出她的房产权,否则收回房产,以达到不让她上户的目的。蒙潇被非法治安拘留期满后又被无理改刑拘,蒙潇拒绝签字。12月27日,派出所将蒙潇接出,在看守所要她照相,她不照,被几名管教强拖,使劲抓着她的头发强行照相。27日蒙潇被接到团结派出所后才知道要遣送她回老家西充。当时,单位来车接人,蒙潇拒不服从。蒙潇95年大学本科毕业分到成都钢铁厂,属长住户,不是暂住户,也不是临时户,而且她的房产是买断的。单位却强逼蒙潇交出,以此达到取消蒙潇户口打回原籍的目的。单位的邪恶之徒让蒙潇上车,她不上,它们就强行将蒙潇推上车,又抓头发、又扭脖子,蒙潇被狠毒的压在车上,反铐起来。27日,蒙潇被押送回西充,在西充呆了一晚,西充拒绝接纳蒙潇,它们只得又将蒙潇拉回。在单位被24小时轮班看守。

四、 正念正行 破除四川郫县洗脑班的迫害

蒙潇写的文章《我被迫害的亲身经历》2002年1月21日在明慧网上发表以后,引起了公安部的重视,四川省将蒙潇作为所谓的骨干分子,下令成都钢铁厂严加看管,因而蒙潇一直被成钢厂软禁。

2002年4月24日,据说是上级安排,蒙潇被歹徒非法强行秘密送往郫县唐昌镇610恐怖组织下设的所谓的“学习班”。据说四川省的坚定的大法弟子都陆续被送往此地洗脑。

因蒙潇抵制歹徒们的要求,她被成钢厂7-8个人强行抬上车,车开到半途蒙潇才知道被送往郫县去洗脑。歹徒说等她“转化好”了再来接她。大法弟子又没有错,“转化”什么呢?!这不明明是迫害、绑架吗?没有任何手续文书,就连那些监管人员都被弄得莫名其妙。蒙潇就这样被送到了郫县唐昌镇一偏僻的小山梁上──610恐怖组织在那里劫持了数名大法学员。

地方偏僻,正是恐怖分子逞凶行恶的地方。当时青白江区610的恐怖分子先到此等候,蒙潇被两名穿着迷彩服的所谓管理人员强行拽进一室,他们将她的行李安放后,铺上地铺,室内放一粪桶,门即被锁上了。

到此地后,蒙潇拒绝邪恶的一切安排,绝食绝水抗议迫害。25日中午11点半左右进来一女两男,二话不说,就是踢蒙潇,将她从地铺拽到地上。蒙潇的大腿、小腿、屁股等处被踢得青一块、紫一块。恐怖分子还扬言:“这里有的是死亡指标,女人7天不吃饭饿不死”,之后锁上门而去。26日来了很多人继续折磨蒙潇,其中一个高个子曾在东北当兵,它使劲踢蒙潇,蒙潇告诉它打人是犯法的,它问:“谁听见了?”蒙潇的尾椎、腰椎多处被踢伤,脸上挨了它们无数的耳光。它们又踢蒙潇的脸,当时鼻血被踢出,脸上也是伤;7-8个恐怖分子又将她按倒灌食,结果未成,有一女的还说:“对你们法轮功,根本就不用讲善。”

28日灌食不成,歹徒将蒙潇强行送到郫县唐昌镇医院去输液,在这里更是体现了它们另一面的邪恶。医院门卫问一下情况,它们就给门卫一顿臭骂。它们包下一间病室,将那间病室的病人及家属全部赶到其他病室,楼道里不得有人。医生来问情况,它们不准蒙潇说话,而且叫走医生。蒙潇拒绝输液,它们就把她手脚捆在床上,用床单从膝盖处打结,又从另一膝盖处打结,把两边拉着捆在床上,把肚子上面也用床单系在床的两边,上身用纱布带捆在床上,并强行给她注射大剂量的安定和冬眠宁。为了逃脱魔掌,蒙潇佯装安静,它们就以为她睡着了,留一人看守蒙潇,其余人员出去了;蒙潇趁看守的人睡着了,就一手将纱带解开,再将其余带子解脱,拉掉输液管,逃了出去;但又被它们抓了回来,重新将她捆在床上,遭受了一夜酷刑。本因腰部多处受伤,又被它们残酷折磨,至此蒙潇的双脚不能站立。29日蒙潇被拖回监守地。

成钢厂来人看蒙潇,劝她吃饭喝水,不要再炼功就可以接回去。蒙潇拒绝了它们的一切要求。成钢厂来的人回去了,蒙潇仍被留在唐昌。用那些邪恶之徒的话说:“她没有家属,可以随便整,死了一把火烧了,有啥呢?”

30日,蒙潇再一次被恐怖分子强行灌食。这次它们拍了照,用报纸铺在地上,蒙潇的胸前也铺上报纸,(怕把她的衣服弄脏了)表演着它们对蒙潇的“关心”。蒙潇真的被这些歹徒折磨得不行了,蒙潇仍绝食绝水,下午歹徒们请来医生给她号脉、量血压,医生说很危险,蒙潇又被救护车送到郫县医院抢救。

晚上,成钢厂领导来见蒙潇,给她提条件,要她放弃法轮功,蒙潇再一次拒绝了它们。5月1日早上有两人来给蒙潇把脉,说她不行了,要求成钢厂把人接走,如果不接走,就连成钢厂的人一起扣在郫县。当天蒙潇被成钢厂接回。

接回后,蒙潇再次被非法软禁在成钢厂治安室,24小时由专人看守,因治疗需要费用,也不送其上医院救治。2个多月后,蒙潇抵制非法关押,开始绝食绝水。8天后厂保卫部连拽带打将其强行拖到厂医院,注射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因药物在她身上作用不大,院方害怕了,腾出一间空房,单独关押,由专人看守,不让她接触任何人。20天后,蒙潇开始喝点水、吃点饭,身体状况有所好转,又被成钢厂重新接回治安室看守。

蒙潇在洗脑班遭受的伤痛使她彻夜难眠,她不禁失声痛哭:为师父的慈悲苦度、为世人的迷而不悟、也为自己的伤痛难忍。连监管人员都流泪了。蒙潇双脚不能站立,一切由监管人员护理,后来监管人员送她去成钢医院照X光,结论是:腰椎以腰3(L3)为中心向后突起、L3椎体楔形变系压缩性骨折、L2、L3左侧小关节紊乱,骨折待排除、L1-2、L2-3椎间隙变窄。

蒙潇被迫害到如此程度,这是邪恶势力对她迫害的铁的事实,哪有什么法律可言?简直就是一帮黑社会流氓!这就是中国那个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对待善良的大法弟子丧尽天良的无耻行为的真实写照。

蒙潇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一月有余,通过打坐、炼功、学法,蒙潇由监管人员抱着下床解便到她自己爬着下床跪着解便,再到一个多月蒙潇基本能够站立行走,蒙潇没吃一分钱的药,也没打过针,就是凭着一颗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赤诚的心,几近瘫痪的蒙潇坚强地站了起来。铁的事实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所有对大法的造谣诽谤与诬陷都是在欺骗和毒害世人,希望世人理智地思考目前所发生的一切,珍惜大法就是珍惜你们自己。

五、 流离失所 讲真象救度世人

开始喝水吃饭半个月后,2002年9月左右,蒙潇正念走出,经历了一年多流离失所的生活。

蒙潇出走后,成都市公安局、成都市610、青白江分局、610办公室、团结村派出所、成都钢铁厂保卫部到处寻找蒙潇,不惜花40万重金通缉蒙潇。

流离失所的蒙潇在临时租住的房子内,通过学法、炼功、发正念,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和坚强的毅力,很快能单独行走了,约两个月后基本上已经行动自如。即使在身子不太自如的时候,她都忍着巨痛坚持与其他同修一同制作各种真象资料和交流材料。一年多来,蒙潇每天坚持学法三讲以上,与其他同修合作制作了大量的各种真象资料和交流材料,为周边数千名大法弟子讲真象救度世人提供了条件。并在传送资料时常与接送资料的同修交流,鼓励了更多同修走出来证实大法,讲真象救度世人。

六、 再遭迫害 蒙潇用生命坦荡正法

2003年11月19日,蒙潇在金堂县和平街租住的一民房内被由成都市610指始的成都市防暴大队和金堂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在这之后610和公安局对她进行了严刑逼供。蒙潇抵制邪恶,在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后,就什么也不说,令还有善念的警察都佩服不已。蒙潇在金堂县看守所一直绝食抗议被迫害,看守所恶警多次将她送到201医院强迫输液并注射有毒药品,所用的全是破坏中枢神经的药品,每天打两支安定和一支冬眠灵。每次打针回来都说全身疼痛、头脑昏沉,说话无力,昏睡2-3天后才有所清醒。但邪恶马上又送去医院,过后又出现上述症状。在这期间蒙潇曾几次出现生命危险。后来通过蒙潇对医生讲真相,医生没有再给她注射有毒药物,她也没有出现身体不舒服状态。然后邪恶不再送201医院,而另送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输液,输液后蒙潇又出现2-3天昏迷,醒后出现全身疼痛、呕吐、说话不清。后来经医生诊断,蒙潇已不行了,生命只能维持两三天,家属请求公安局放人,但它们说:“上面说放才能放,我们说了不算。”金堂县看守所请示成都市610办公室是否放人,成都市610办公室答复:宁愿让她死在医院或看守所,也不释放。于是迫害继续升级,看守所所长蒋增尧在看守所叫嚣到:蒙潇要想以绝食的方式出去是决不可能,就让她死都要死在看守所或医院。之后每次由多名恶警或恶人用绳子勒紧捆绑着到医院强迫打针,每次回来都见到蒙潇全身伤痕累累,手、脚都留下了深深的勒痕,血迹斑斑。另有消息说她的肋骨也被打断。

1月8日,蒙潇再次被邪恶送到第一人民医院,之后再也没有回到看守所。据悉,蒙潇于2004年1月8-12日期间在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她布满伤迹的遗体没有通知家属就被马上火化了。

蒙潇得法不到半年就很快汇入正法洪流中。她多次放下生死,舍身护法,不畏邪恶,坚决抵制迫害,这些可歌可泣、轰轰烈烈的正法事迹永垂千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