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赐给我生命的神奇


【明慧网2004年1月25日】将大法赐给我一次又一次生命的神奇经历讲出来。

一、在和平修炼时期,有四、五次出现生命危险的事情

1、我是94年8月开始修炼大法的。10月的一天,我在插电源插头时,从电源头处闪过一道蓝电火花直透双手,两手表面被电得漆黑,但人一点事没有。当时我意识到是师尊在保护我。

2、95年3月,我在北京某部队修车厂打工。当时正躺在地上修一辆大型黄河牌吊车的方向机(有一米长,圆柱形,直径二、三十公分),忽然。方向机从车架上脱落,砸在我右臂上,使我不能动弹,当时我想,我是炼功人。这样一想,我双手将方向机一下抱起来,手一点事没有。

3、95年5月,和一同事修车撬离合器片时,同事无意将一根一尺多长,拇指粗的撬棍扎在我的眼球上,当时只觉得一弹,钢制撬棍被弹在一边。如果是常人,后果不堪设想!

4、96年10月~12月,由于汽修厂工具简陋,作业繁重,曾三次被“考丝特”大型客车的变速箱砸过。其中最危险的一次是由于同事指挥不当,导致整个发电机和变速箱一起掉下来压在我肩膀上,如果是一个常人是扛不住的,即使在平时,这种发电机和变速箱也得至少6个人扛,我当时一个人扛了好几分钟,等同事拿来千斤顶才弄下来。搁个常人是很危险的,而过后我只觉得有点累。

二、99年7月邪恶开始迫害大法

1、99年12月~2000年3月,我在海南,2000年2月的一天,我在海边走,正好赶上退潮,我没注意。无意中走到一个危险地带,顷刻间轰的一声炸响,又碰上涨潮,海水猛涨,不会游泳的我嘴里被海水猛灌。当时的感觉是快没命了。这时猛然想到师尊的法:“生无所求,死不惜留”,随即想到还没去北京证实法,当时心里想:“师父啊,我还没去北京,就是死,也得……”这时忽然感到一只巨大的手连推我三掌,一掌推我几十米,推完后我双脚刚好着地,水也只到我的下巴下面。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

2、2000年6月,我上北京天安门打横幅,向世人讲清真相。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被打断6根肋骨,家人也被勒索上万元,才被保出来。回家后,胸部很痛,翻身、起身都不方便。医生说我至少半年才能好。我坚持学法,炼功,第九天炼神通加持法前,我想到自己的不足,觉得这次去北京的出发点不够纯正,还有就是不该在释放证上签字,我觉得是对大法的侮辱。我对自己说:我还要去北京。打坐时刚炼第一个动作时就听见骨头咯咯做响,两边的肋骨往里猛收,6根肋骨愈合好了,这样,被医生说要半年恢复的伤,由于坚修大法向内找,第九天就好了,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觉得佛法的神奇!此后做大法资料工作时,一人可以扛6箱资料。

在修炼过程中,也有做的不尽人意的地方。有些方面甚至做得还很不好──就是出没出卖同修的问题。例如承认邪恶已知的事情,对邪恶已知的但自己认为无关紧要的事进行指认等等。直到几个月后,才明白,才悟到:即使邪恶尽知的事,也不应该说,说了就是出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