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才能纯正地做好大法工作


【明慧网2004年1月26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今天有幸参加这个特殊的法会,心里感到高兴、珍惜的同时,也充满了惭愧。法会协调人通知大家每人都写一份修炼心得交流,使我感到了一种责任——对法会的成功和圆容修炼整体自己所应当付出的那份责任。对比在座的几年来如一日默默地承担着大负荷工作、忍受着寂寞的工作环境,兢兢业业、无私付出,保持明慧稳定运行的各位同修们,我做的很有差距,比起其中在法中精进不止的同修,我时常感到无地自容。借今天这个机会,请允许我首先向尊敬的同修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从明慧网建立到现在,转眼快五年了,断续地在其中尽一点微薄之力,而师父却给予了很多,内心的那份感激始终都无从报答。下面和大家交流一点在明慧工作中的修炼体悟,不妥之处请大家慈悲指正。

一、真正把救度众生放在心里,就会有法中的力量和智慧

2003年11月15日师父评注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发表,大陆同修在法上认清意义之后,迅速形成了向当地民众讲清真象、揭露邪恶的洪大形势,因此,把网上四年多来揭露迫害真象的资料提炼、综合整理成分地区、便于利用的资料已势在必行。经过短时间的协调,同修们开始了这个在正法过程中具有重大意义的资料整理提炼、综合加工的工作。

当真正静下来用心面对明慧网上自1999年7.20以来发表过的揭露迫害的文章时,我赫然发现,自己以往对于这方面真象的了解和理解都差得太远太远,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借口,把迫害真象一栏中的文章草草掠过,或挑几篇典型的、恶劣的、便于讲真象的看过,而把阅读明慧的主要精力用在弟子切磋方面,同时根据个人的喜好,看一些其他类型的文章。在发现了自己的这个巨大疏漏之后,当时我心里暗想,现在让我来参与分地区全面整理迫害事实的工作恐怕也并非偶然,也许自己在这方面的了解太差了,通过这个工作可以得到弥补。然而,这个极浅而又极其局限的认识在真正做起这份工作和认识到其中的修炼因素之后,已完全不能说明其整体洪大而深厚的意义了。

面对网上的迫害资料,仅仅一个地区,多的就有一千多份,真是浩如烟海。如何从中提炼综合出全面反映当地四年多来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迫害的整体情况,彻底揭露当地邪恶,如何尽可能全面地展现大法的美好和修炼人的受益,如何考虑世人读者的障碍和接受能力,使做出的报道起到真正的作用,真正做起来并不容易。特别是不具备写作长篇综合报道的经历,最初感到不知从何下手。

但是,当我把当地四年多来的迫害真象一篇篇看下去的时候,当我得知大陆的弟子们在等着真象资料在正法的这最后时刻去救人的时候,当我想起师父嘱咐我们的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时候,我明白了我所要做的这件事的重大意义和紧迫性。一桩桩血腥的迫害惨案和一个个触目惊心的迫害事实,以及大陆弟子们在严酷迫害中坚不可摧的正念、正信和正行,强烈地震撼着我,冲刷着我还没有修去的执著,自己空间中败坏的物质在减少,正的能量场越来越强。我从自身的体悟中感到了真象的威力,对师父一直教导我们讲清真象的法理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从内心升起了抓紧救度众生的强烈愿望。

当心念正了,大法便赋予你所需要的智慧,那种无从下手、怵头、困惑的艰难感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内心充满祥和、从容和坚定。

这个经历使我对全面深入了解迫害真象,系统阅读明慧文章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清除邪恶和正法修炼中圆容和深厚的意义及重要性有了新的理解。

二、每件事都有修炼的因素在其中

在大量阅读和整理迫害资料的过程中,我常常被大陆同修们在邪恶已极的残酷迫害中放下生死,用鲜血和生命证实大法的悲壮事迹所感动,也从中看到了自己修炼中的巨大差距,看到了还残存的人心。我体悟到,在大法工作中的每一件事上,都含有修炼的因素在,只要保持修炼人的警觉,不放弃机会,就会从中能得到修炼提高。

举个例子,一次我重新整理山东烟台大法弟子王丽萱和她不满八个月的儿子孟昊在北京团河调遣处双双被折磨致死的案例,看到原始材料上写道:“王丽萱,女,27岁,儿子孟昊,不满八个月,山东省烟台栖霞寺口镇南横沟村大法弟子。”我当时脑子里闪出的念头是:这不满八个月的幼儿是被妈妈带到北京上访被害死的,这样两个人并在一起,说是山东烟台的大法弟子,对常人读者来说恐怕觉得不以为然。于是我随手把句子改成了“王丽萱,女,27岁,山东省烟台栖霞寺口镇南横沟村大法弟子。儿子孟昊,不满八个月。” 把小孟昊排除在了大法弟子之外。

随后,为了保证重新整理的资料的准确和完整性,不丢失具有意义的细节,我把与这个迫害案例相关的所有原始资料都看了一遍。其中有一篇回忆文章,是当时与王丽萱母子一同临时关押在一起的一位大法弟子写的。文章回忆,在非法押解过程中,看到小孟昊安详地在妈妈怀里,不哭也不闹,当时车里的人似乎没人知道还有一个这么小的幼儿在车上;当晚间饥饿的孟昊没有奶吃而哭叫时,这位同修才从孩子的姥姥那里知道小孟昊才七个多月,她感慨地说,这么小啊,而孩子的姥姥则回答:“他也是大法弟子啊!”看到这儿,我的脑子“嗡”地一下,心紧揪在一起,眼泪不觉而下。是啊,小孟昊先后五次跟随妈妈到北京护法,三次在妈妈的肚子里,人生虽短,却是大法中的生命,具有他应有的荣耀。我含着眼泪,恭敬地把句子重新改回原来的句式。

这件事使我认识到,真象资料在法上的内涵是严肃的,这种严肃性不仅仅在于目前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使命,也在于他们还将留给未来。我看到了自己的人心,看到了与舍尽走出来证实法的大陆大法弟子们的巨大差距。在每一次真象资料的制作过程中,我都会感受到心灵的触及,每一次制作完成之后,我也都会体悟到一种灭除败物后的美好。

三、放下对自我的执著,才能纯正地做好大法工作

大法真象传单的制作由于要求在很短的篇幅内容纳多角度、多题材的真象内容,并且针对中国大陆读者的执著、障碍点、接受能力编写制作,因此要做好难度较大,从选材、组材、编辑、排版都需要保持正念和精益求精,更重要的是对读者需要的充分了解和对正法的理解。

我最初自信凭着自己的底子做真象传单应该没问题。然而,一段时间以后,组里同修通过另一位同修向我表达了意见,感觉我在选材组材和编辑的思路上存在考虑不周的问题,也欠缺为读者考虑,有进一步提高的必要。意见反馈到我这里,我嘴上说要认真想想,但心里总放不下,感到有些承受不了,更忘了修炼人应当向内找,脑子里转来转去的想法全是“我尽力了啊,有意见为什么不直接对我说呢?我看有些时候编辑后又做的一些文字改动真是大可不必”,甚至还出现了责怪同修把组里的工作磨难都推到了我身上,不自己向内找自己。一时间,越发想不通,就给组里同修寄了一封电子长信,表面上交流,实质上发牢骚。

同修在接到信后给我打来了电话,诚恳地交流了她的看法,并没有对我责备,但却真诚地指出了我的问题:对从众生需要的角度制作真象资料考虑得不够。放下电话,我冷静了,我感到了同修并不是盯住我的不足,而是真正在为救度众生考虑,我被同修的慈悲所感动,堵在内心的墙消失了。我开始静下心来找自己,我认识到肯定是我自己有问题了。想起同修考虑的是如何使真象传单真正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我看我自己,我问我自己,在制作传单的整个过程中,我是在为众生着想吗?我看到了自己所失何处,在大法工作中掺杂着个人的东西,考虑问题的角度是我感兴趣什么,我要讲清什么,甚至有时还夹杂着显示心、好胜心,完全不是从众生需要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我终于看到了掩藏在心里那巨大的自我。

第二天,我收到了在牢骚电子邮件中抱怨做不必要文字改动的那位同修的回复,她在信中说:无论怎样,你千万别把它(这件事)憋在心里,别成为你的包袱,扔掉它,继续往前走;如果你觉得吼我一顿能使你解脱,就请吼吧;你少从自我着想就不会那么难过了……我读完了她的回复,已是满脸泪水,我更感到心也在流泪,为自己的自私妄为而懊悔,更为善良同修的无私与宏大宽容而感动,在刹那间,只觉得升腾起一股巨大的能量,自身空间中那块污秽之物被冲击得荡然无存。

通过这段经历,我认识到,做好大法工作绝不是靠常人技能、本领,而只有不断在法中修炼精进,放弃自我、修去私心,保持纯正心态,才能做好大法工作。

我们有幸在大法网站的工作中修炼,我们有幸在正法时期与师父同在,大法赋予我们力量和智慧,只有在无上荣耀的正法修炼精进,才能无愧于师父的慈悲救度,无愧我们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大法弟子刘成军说:“我的生命是为正法存在的,如果有一天我能够见到师父,我会无怨无悔地说,在正法这条路上我尽力了。”这话对我的触动很深。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的最新经文《零四年元旦师父向大法弟子问好》共勉:
“……
沧桑一瞬是时间,
正法造就新纪元;
悠悠岁月荣与苦,
只为此时了洪愿。
  为了众生,为了证实大法,在神的路上精进吧!未来恒古的圆容与你们的荣耀同在!”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4年1月19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