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明慧工作中修炼


【明慧网2004年1月26日】参与英文明慧工作四年多了,经历了很多,的确是个修炼的过程。但最近非常忙,不能静心回顾总结,只能简单谈两点粗浅体会。

1、以大法的需要为选择

99年明慧创立时,有人推荐我来参与这项工作。我是搞技术的,英文虽然是比下有余,但比上实在是不足,写作更是我在中学最头疼的事情。但是大法需要,在时间紧的情况下或许一时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人选,我就答应了。

99年迫害开始时,明慧作为大法网站,抵挡着中国受那个恶首操控的整个一个国家的宣传机器倾泻出来的谎言宣传。四年来,披露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所受迫害的情况的第一手材料,也都通过明慧传向世界,包括传回信息封锁下法轮功学员很难直接相互了解情况的中国大陆。而中文明慧的材料,又要通过英文明慧翻译成英文发表出来,世界上非华语语系的人们才能知道。而且这些第一手材料,不但现在对人们了解真象非常重要,将来也会作为历史资料,让人们反反复复回顾,留下深刻的历史教训。所以中英文明慧责任重大,长期工作繁重。

办英文明慧的初期困难很多,人手不足,找中国学员做翻译不好找,找西人学员做编辑和润色就更难,最难的是不知道网站应如何办,尤其是针对西方读者(包括学员和常人)。渐渐地产生了“自己不适合做明慧”的想法,有一个阶段正好有一个当时觉得非常重要、急需帮忙的事情,就把英文明慧的工作交给了另一位学员,想着换个人或许能改变一下英文明慧的局面。但很快意识到,原本工作难度就大,人手就少,特别是由于明慧工作的特性,使得很难多找新人马上上手,由于自己的离开使得如此重要的工作受到损失,同时也给同修增加了工作的难度,的确不是一个对法、对同修负责的态度。所以也就打消了“自己不适合做明慧”的想法,因为大法需要、同修需要,作为一个想要为大法负责的真修弟子,也就责无旁贷。

后来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有越来越多的大法工作要做,如果按知识背景或个人兴趣,的确有许多工作比英文明慧对我更合适,同时这些也都是很重要的工作。好几次都经历一个思想过程,究竟我要不要在英文明慧再做下去,每次也都是得出同样的结论――如果我的离开会使网站的工作受到损失,我就不应该去做。

做明慧工作是很寂寞的,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因为安全的考虑,所做的工作又不能与更多的同修交流。做大部分其他讲真相的工作,效果好坏马上就知道,一张传单发出去,别人说声谢谢;一个电话给中国打过去,听到一声“我明白了。”都会使我们有一种成就感,受到鼓舞,而明慧工作较少得到反馈,有反馈大部分也是同修发现有错误或是提出不同意见或是批评意见。一篇文章对学员有多大的启发、鼓舞?有多少世人因此得到救度?对邪恶是不是巨大的震慑?我们是很难一下子知道的。

后来想起师父讲的,修炼人最大的苦就是寂寞,师父在《转法轮》中也讲了大根基之人,于是和一起做网站的同修鼓励自己,或许我们就是应该向大根基之人一样要求自己,无论看得到还是看不到自己长的功,只管一味的要求自己做好。

到今天我已是确定无疑――无论我的能力是否适合,无论是否时间长了、工作显得单调,无论能不能看到结果,既然是大法需要,那就是我的选择。

2、修去对自我的执著

越来越体会到,我们大法弟子是在证实法,而不是要证实自己。虽然有时出发点是好的,但说话、做事中夹杂着很多的“我”、“私”。而正因为做的是正法的事,所以使得有许多心不仔细体察就不容易察觉。

对一件事情,每个人的看法可能不同,出于对大法负责的心,提出自己的观点当然是应该,但我发现,常常也夹杂着许多“私”的成分在里面。最明显的就是,看到别人认同自己的看法,心中一阵淡淡的欢喜;对于别人提出的异议,虽然也知道要看别人说得是否有道理,但是却没有愉快的感觉,对于批评,那更是谈不上立刻能“闻过则喜”。久而久之,我不免问自己,到底是为了大法呢,还是在证实自己的正确,赢得他人的认同?

这些心反映在我身上虽然还没有看到给大法带来什么明显的大的损失,但我意识到带着“私”的成分,会严重地障碍着自己凡事真正以大法为第一位,用全面、客观地眼光看问题。会不会有一些原本可以做好或做得更好的工作因此而没有做好?这样的损失或许很大,只是不能从表面上看出来,或是暂时看不出来。

3、时时处处都要修

在碰到一些事情时,我们常提醒自己要发正念,纯净心态。这一点固然重要,但我也体会到其实真得时时处处要求自己。

有一次,一些同修对于一篇有关一个重要项目的文章有不同意见,我就去和有关学员沟通。当时觉得自己出发点是为了大法,心是好的,我也知道说话必须心纯才能达到好的效果,所以说之前我也尽量地纯净心态,但话没说两句却遭来了一顿批评,我当时就与这个同修大声地吵了起来,谈话不欢而散。我马上觉得非常沮丧,修炼7年了,修炼的初期都从来没有这样守不住心性,即便是修炼之前也是极为罕见的。我问自己为什么。明明是出于好的动机,也自以为心态纯净,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修炼这么长时间,正法都快要结束了,居然自己还能有心性如此之低的时候?


再不管心里如何不舒服,但是法理上很清楚,肯定是自己有问题。后来发现,从小到大喜欢别人说我好,不喜欢别人态度不好,所以每遇到别人态度不好时,我的忍不是真正修炼人的忍,而是强忍,表面上没有冲突,但心里是不服气的,因而长期以来,心里隐隐地积攒了一个念头,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我就要大声地喊回去。正因为是这样一个不正的念头,使得在关键时刻被邪恶钻了空子。

从这件事上我深切地体会到,保持正念,纯净心态,不是事到临头再做的,而是一个长期的,日积月累的功夫,是时时处处都要尽量去做的,只有这样才不会给以后留下隐患。关键时刻、突发情况下看出的是一个人平时的功夫、真实的心性。

4、破除邪恶的干扰

一有重要的事我们会感觉到邪恶的干扰,大家会发正念铲除。其实邪恶的干扰在我们的大法工作中,随处可见――工作上的疏忽,同修间的矛盾,也都是干扰。也就是说到处都有干扰需要我们去破除,而破除邪恶干扰的最好办法,我觉得就是按照大法真正把自己修好、把自己该做的那一份做好。

当看到同修工作上的疏忽,如果我心生埋怨,甚至言语指责,就可能造成对方的不愉快,甚至隔阂,那干扰也就构成了;如果我默默地把疏漏弥补了,再加上善意的提醒,那邪恶的干扰也就达不到目的了。

当同修对自己态度不好时,如果我跟他干起来,造成矛盾、从此心存芥蒂,邪恶的目的就达到了,干扰就构成了;而如果我能以宽广的胸襟去包容同修那还未修好的部分,让锤子敲在棉花上,那也就破除了邪恶的干扰。

对于自己与同修的矛盾,在法理上是清楚的,知道无论如何难受,都是要找自己,但对于其他同修间的矛盾,我以往容易就事论事,在心中按照自己的标准评判个谁是谁非,甚至打抱不平一下,再生出些埋怨,不但与事无助,而且这样的负面物质场或许还加强了同修的矛盾,那邪恶的干扰也就得逞了,经验也证明我以往的调解很少起到好的效果。后来越来越理解师父讲的(不是原话),出了问题不要去追究是谁的责任,而要看自己是怎么做的。同修间有了矛盾,看看如果自己能在工作中多做一些,信息沟通、消除误会上做得好一些,其他同修间或许也不会出现那些矛盾。我觉得这样积极的、从我做起的态度或许更能破除邪恶的干扰作用。

以上是一些匆匆忙忙写下的粗浅体会,请大家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