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坚信真善忍 被迫害流落他乡


【明慧网2004年1月26日】我于1997年4月喜得大法。自从开始修炼大法,自己身心受益,道德修养都明显升华。正如师尊教诲我们的那样,在社会的每个阶层都做一个好人,做事先想到别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个人利益上不争不斗,做为一个修炼人,要比英雄模范人物还要好,完全是为别人的人。

就在这高德大法洪传世界之时,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开始下令镇压法轮功,当时真是五雷轰顶一样的感到意外。教人按“真、善、忍”标准去修炼的大法,不但没有得到弘扬,反而遭到迫害、层层下令抓人。电视、电台、报纸铺天盖地的污蔑大法,诽谤师父,当时心情非常沉痛。明知电视、电台、报纸说的全是假的,可自己又无能为力,吃不好,睡不好,大法遭到如此的迫害,做为弟子深知师父是冤枉的,真是千古奇冤!宪法明明规定:“宗教信仰自由。”可是为什么修炼“真、善、忍”就没有自由呢?

当时单位领导多人多次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恐吓我,如果不写保证就劳教。可是在修炼的问题上,我从来没向他们妥协过,告诉他们“真、善、忍”没有错,法轮大法没有错,是政府不明真相,他们说是上级的指令,多好也不许炼。

在有冤无处说的情况下,我于2000年6月20日与18位大法弟子赋予我们最基本的权利和平上访,到北京去证实大法,就这样,绥中县公安局连夜去车到北京,把我们送到当地看守所。我们和平上访却成了罪人,和犯人关在一起,没有人身自由。为了抗拒这种无理的关押,我们绝食绝水5天,到第六天,女警察给我们灌盐水,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关押45天才放人,还罚了400元钱。

在大法遭到迫害的岁月里,我们每位大法弟子,都承受着不同程度的伤害;在江氏集团的欺骗下,世人不明真象,对大法误解,亲朋好友也多次劝我放弃修炼。他们以为学大法是跟政府作对,社会、单位、家庭的各种压力使我们心凉,受到巨大的伤害。每年他们还要办非法的洗脑班,为了抗拒他们无理办班,只好流落他乡。

他们找不到我,就多次到我家蹲坑骚扰,去亲戚家骚扰,象抓犯人一样的找我,恐吓我丈夫,不许孩子考大学。我丈夫被他们逼得精神恍惚,整天愁眉苦脸。我母亲是80多岁的老人,体弱多病,承受母女离别之苦,一听到门铃声就哆嗦。公安局多次到我家抓人,把老人吓的高血压、冠心病也犯了,经多方医治才保住了性命。我的孩子才14岁,刚步入中学就承受离母之苦,孩子的心灵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家里剩下80岁的母亲、14岁的孩子、多病的丈夫,在我流离失所的两年里,他们是怎样承受过来的?哪个人都有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儿女,真不知道这些人在打压好人时,良心何在。

我流落异地后,生活没有着落。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借用了一间房子,为了维持自己的生活,出外打工。每当夜幕降临时,我躺在冰凉的床上沉思:我犯了什么罪,竟有家不能归?遥望星空问苍天,人间真的没有说理的地方吗?为什么人们都没有正义感呢?这一切的发生,都是江泽民及其帮凶一手策划的。对待大法弟子就像“文革”中对待“四类”一样,没有人身自由。

江氏集团为了个人私利,坑害多少善良人?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在江泽民的迫害下,有多少个美满的家庭被他们拆散?多少无辜的大法弟子被他们迫害致残、致死?江氏的累累血债,上天有眼,善恶终有报这是天理,现在江氏已在美国、比利时、德国、韩国、西班牙和台湾被以“群体灭绝罪”起诉。他将成为历史永久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