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绥中父老


【明慧网2004年1月26日】我于1998年喜得大法,受益匪浅,身上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健康,如同铁人。我不断的用“真、善、忍”的法理来要求自己,善待别人,学会宽容,遇到矛盾向内找,用法轮大法的法理对照自己做好人,做比好人还好的人。师父告诉我们,不但在家做个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在单位要做个好职工,在社会上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法轮大法已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几年来的实践,使我深深的体会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如果人人都来学大法,用心法约束自己,那社会风气会好转,社会会稳定、人民会安居乐业,好人会越来越多,犯罪的人会越来越少。就像99年法轮功被迫害之前,前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调查结论中所说:“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可是,江泽民却因为妒嫉在99年7.20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使用的都是栽赃、陷害、诽谤的手段、违背事实,编造了所谓的“1400例”等谎言,还有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案,来蒙蔽人民,挑动人民愤恨法轮功,欺骗、毒害群众、封闭真实消息、掩盖修炼者受益的事实。

炼法轮功哪里不好?为什么被迫害?我百思不解。2000年4月26日,我决定到我们的首都——北京,反映真实情况。告诉他们法轮大法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有益于社会。我想:中央领导会根据实情还大法清白,给修炼者学法炼功的权利。

可是信访局不听人民的呼声,不接待公民的来访,门口全是警察、便衣。我向他们讲我学法后身心受益的事实。可警察执法犯法,把我抓了回来,送拘留所,原政保科科长王福臣(现叶家乡派出所所长)、副科长张希文(现范家乡派出所所长)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明知大法弟子是好人,不违法,却昧着良心抓捕拘留。

至今我已被非法拘留四次、强行洗脑一次,被非法劳动教养一次。

只因为修“真、善、忍”。四年多来,我精神上受打击摧残,多少个日日夜夜,我的家人、亲人承受着担心受怕的痛苦,流离失所的几年,我心急如火:我热爱自己的工作却无法干;家中有80岁母亲、80多岁的婆婆,却不能尽孝;一对儿女得不到母爱;丈夫得不到照顾;过年过节不能与家人团聚,只身一人在外无处安身,思念亲人,思念生我养我的家乡。这几年中我吃的苦、流的泪,比前半辈子的总和还多。

特别是在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期间,我遭到了犹大的围攻:他们三个围攻我一个,给我灌输诽谤大法的话,不听还不行,说得我无处藏无处躲,他们讲累了就换人,却不让我休息,没日没夜的这样折磨我,当时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后来我被他们给弄糊涂了,上了当。这是我这一生中最难过、最痛心的,无论何时想起来,都会痛苦万分。[注]

2001年回家后,绥中政法委找我参加所谓的座谈会,实际上是取了我的镜头,然后配上他们编造的那一套谎言上电视欺骗群众。善良的人们哪知道看电视是假的?其实从上到下电视都这样歪曲事实、颠倒是非的。

2001年绥中报社王威采访了我,当时我告诉她:“我怎么说,你怎么写,一个字不许改。”后来我看到绥中报刊登出来了,实际上我讲的话一字没提。我所讲的是怎样做好人,她们刊登出来的却还是她们那一套谎言。

2002年的一天晚上,不法警察以“查户口”为名骗我开开了门,然后就绑架了我。

2003年7月2日,我正在家洗衣服,刑警大队又来几个人,连拉带推把我绑架上车、非法拘留。

2003年,我又被非法拘留,绝食六天后他们放我回了家。

丈夫经受不住没完没了的打击,也听信了电视的谎言,刚到家就对我一顿毒打。三天后,他得了重病,医生诊断为“肝坏死”,只有10%的希望。我心里非常明白,他的今天,完全是江泽民的镇压造成的,害他承受那么多,害他轻信谎言,才遭此下场。我能做的,只有精心照顾他,继续给他讲真象,让他把自己的心正过来。经过我俩的共同努力和同修们的帮助,他终于明白了真象,现在他病已经痊愈了。死里逃生,这完全是大法创造的奇迹。

我修炼六年来多么不平静啊!回想起来真是感慨良多!一场场一幕幕都使我记忆犹新,学大法使我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总有使不完的劲。大法使我开智开慧,我有思路、有能力,我所做的生意远近闻名,信誉非常好,生意特别好。可是,几次都不得不停业,造成家中经济紧张,欠外债2万多元,还得供两个孩子上大学。在这四年里,把我们这个美满富裕的小康之家给扰的乱成一团,差点妻离子散。

这四年中,我没过上一天安宁的日子。有正当的工作不能干,有幸福的家庭不让回。

可是,我犯了什么错?我就是要做一个好人。为此我要告诉绥中县所有执法犯法的人,立刻停止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吧!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别贪图近利、把真正的灾难带给自己和家人。赶快放下屠刀,争做一个好人。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