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才是关键(译文)


【明慧网2004年1月27日】

敬爱的师父!
亲爱的同修!

我的名字是×,我来自欧洲×国。

我很高兴有此特别的机会在这里谈谈有关我在做网站方面的修炼心得,我一直有个愿望想要写一篇心得报告,但是每一次我都无法写出有关在正法时期我认为是赋予给我的使命,当我听到这次法会,我发自内心的喜悦,而且我知道这一次我将写出这篇心得,我很清楚地看到了师父已经为我安排好的路。

回顾过去,可以说在我做圆明网这个大法工作之前,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我在此大法工作中修炼而做准备的,只有从那一时刻起,我才能看到我是如何改变自己的,而我的心也从以前无法放下的所有旧观念和执著中净化出来, 我也了解到在圆明网小组里,团队工作有着多么强大的效果,实际上,那使我感到非常愉快,只有在我向内找并使心清净下来的情况下,我的环境才能圆容,而且这样才会有更多众生得救,才能把揭露邪恶做得更好。

在我开始从事网站工作的时候,对于事情必须怎么做,我有着许多执著和强烈的观念,我认为每一件事情必须有它的程序,而且工作必须平均分担,当某些事情不是按照那样做时我立即感到不舒服,所以我向小组内一位负责协调的学员抱怨,因为她不仅是我的同修,也是我的姊姊,所以我的行为变得更糟糕,而且利用这样的机会更加生气并抱怨别人,我通常抱怨别人藉故不为网站尽力工作,且没有全心付出,最后我必须赶工去做别人不愿做的每一件事。现在我知道我过去错了,不论我的批评听起来是如何的合理与正确,我没有用法-真、善、忍-来衡量每一件事情,反而用人的观念来解决我的事情。后来我一直感觉很不好,也觉得对他人有负罪感,我对我是如此的烦躁而且不能约束自己感到很懊悔,但是我还是无法真正地改变我的行为,因为我没有真正地尽力去向内找,我忍耐的限度太低,善也没修好,我认为我唯一好的就是真,因为我对别人很直,惹我不高兴就说出来,但是这只不过是从常人非常肤浅的角度去看的。

但是在我内心,我知道我被我的观念给困住了,特别是我的愤怒。每一次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时,我自心底请求师父帮助我,使我最后放下这个强烈的执著,成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我也经常冒出想要放弃修炼的念头,但是有另一个念头也一直存在着:有谁会来翻译和校对这些文章,有谁会在隔天将这些文章上传到网站,有谁会在隔天检查网站并纠正一些可能的错误呢?……当然没有其他人能完成这事的情况是不会发生的,因为法圆容着一切,但是我觉得我有责任,从我内心深处觉得要对网站负起责任,而且是每一天都要负责。

我在正法中接下这个工作以前,我非常清楚这是我的使命,是我曾经许下的承诺,以这种方式去救度众生、揭露邪恶和丰富我自己的世界,我相信那就是这个正念的来源之处,众生在等待着他们被救度。当我不能负起这个责任时,将意味着会有多少的损失,而且是我无法弥补的,一个神一旦看到并决定了他自己要走的路,他就会一路走到底,不管发生甚么事情,所以我走在这条路上,任何其它的事情都不会比它更有意义。

我逐渐地注意到我的态度是不正确的,最近我有一个重要的经历,我做梦非常频繁也非常多,我认为师父在梦中经常给我指点,因为这种方式不会有太多的想法和执著来干扰我的领悟。我梦到我和姊姊一起在一个游乐园内的某处,那里有许多不同的好玩的东西,像云霄飞车等等之类的,突然间我要在云霄飞车或者修炼自己、学法和炼功之间做出选择,实际上我想要直接走向云霄飞车,因为对我而言这个看起来是最合理的选择,假如我可以立刻做我想要做的,为什么我首先应该选择修炼自己呢?但是我的姊姊告诉我,我应该先选另外一边,剩下的我不用想它,在我的梦中,我认同她的看法是对的并且依照她说的做了。

之后,我开始注意到我的一个强烈的执著:我只是把我的任务当作一个普通的工作,而不是修炼,我完全忘了在工作中向内找和提高我的心性;我也没有注意到我另一个执著:我习惯于用常人的逻辑来对待每件事情,每一件事情都必须合乎逻辑而且要能自圆其说,不然我就不能理解和接受它,那就是为什么我这么容易烦躁的原因,而且直到今天我想要写这篇心得报告时,才意识到它。起初我已经写了一些其它的事情,但是我并没有真正感到满意,我注意到我有这种常人逻辑的思维障碍,正因为这个障碍使文章写得不好,经过了一个痛苦的过程我认识到了这个执著后,我注意到了当我在写作的时候,那些想法是如何限制着我,正如师父在精进要旨(一)中所说的:「知识分子学大法,要注意一个最为突出的问题,就是把大法当作一般常人中学习理论著作的方法来学………」(《学法》),「人类不知从自己的本性上找原因,看不到道德的败坏后可怕的人心才是社会问题的毒根,总是愚蠢地从社会的表现上找出路。这样一来,人怎么也想不到人给自己制造的一切所谓出路,正是人类在封闭自己,由此而更无出路,随之带来的新问题会更糟。这样很难地又找到一点空间,随之采取新的措施,又从新封闭了所剩的这一点空间,久而复始,达到了饱和,再也没有出路,看不到封闭以外的真象了。人开始承受自己所制造的一切。」(《再造人类》)。现在我尽我所能地去除这个观念,绝不允许它产生。

觉察到这些对我来说是非常珍贵的,在此同时,我知道了我们小组的配合度已有根本的改善,而且我们也与明慧网密切地配合着,我看到我们所有人都很严肃地对待我们的工作,真正地把它当做最优先的事,每一个人都认识到他自己的责任,而且假如我们不能够做到这样,我们都能够首先在我们有不足的地方向内找,也能够以一颗慈悲的心提醒我们自己。我认为我已经在有意或无意之中,以我的强烈的执著,阻碍了一些学员做好事情,而且几乎「赶走一些人」,例如:今天我听到有一位学员说,她注意到我不再有如此强烈的期待心态,从那时候起她也能把工作做得更好,并且完成更多的事情。我也悟到,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注意到,我的执著是如此强烈地阻挡着她,我很高兴她仍然坚定不移,这就是我为什么写这篇心得报告的原因,虽然一开始是很痛苦的。幸好另一个我想「赶走」的人也没有动摇,经过他的事,我可以认识到不论事情的表面看起来如何,正念对待其他同修是如此重要,我也了解到我们应该随时将我们视为一个整体,甚至于我们其中一人一时之间没有走正他(她)的路时也是一样,假如一个人有了自己无法认识到的干扰或执著,那时不就关系着整体吗?就像我的脚趾头痛了,那时我能说那不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吗?!我们不该指责他人没有把事情做好,就像我指责同修那样,而是应该更加慈悲与宽容,我们应该明白旧势力的安排是要分散我们,我们要全盘否定它,纯净的悟到它就是在否定旧势力,当我或我们小组悟到这个理-似乎我也在激励其他人-这个学员就做更多的网站工作而且更加坚定,我也悟到我可以对同修展现出更多的自信,并帮助他们。

当我看到我们每一个人正在做的事情,我感动得落泪,因为不论其他人他们带有甚么样的能力,他们都能善用并展现出无法想像的力量,那就是法的威力,当我们本身修炼好的时候,任何事情都会自己出来,每一个人都负担起他应该扮演的角色,例如,我的某国文已经有了重大的进步,虽然我以前一个字也不懂,另一个学员总是认为她的某国文不好,要写一篇文章完全不可能,但是当我看到她是如何仔细地修改文章,而且发现多么美妙的词句时,我看到了我的不足,而另外一个学员既不会修改也不会翻译文章,但是当一篇文章的内容不符合法,我们最好不要刊登它的时候,他对这篇文章总是能提出非常好的意见,或者如果有需要时他会自己写一篇文章,因为我们必须翻译大部分的文章,而其他二位学员就会同时填补我们没有翻译的那一部分,缺少了他们,我们就缺少了许多重要的文章,我们也有技术支援的人员,我也非常感谢他,因为我们没有一个人真正拥有电脑知识,但是他不是只把自己局限在技术方面,同时也一直参与我们的例行电话会议,在我们举行活动时,他也试着自己做翻译,我觉得这让我感受深刻,因为他不会让自己闲着而认为他无法做这些事,反而愿意在需要帮助的地方伸出援手,因为他知道他是在为这个网站工作,而不论其工作的型态如何,我们其他的技术支援工作也包含在内,我知道对他来说互相交流也是很重要的,如果增加了一些新的功能,他真的很在意我们是不是也都知道了每一个功能。我们一起成长,越来越形成一个整体,我可以真的感受到当我们一起提升了我们的心性,在讲清真象有多么好的效果,这也可以从整体欧洲圆明网小组的角度来看,因为它同时有着许多不同的语种,惟一要谨记在心的事是:我们应该在欧洲的层面上多交流和多合作,只有这样法才会有威力彻底摧毁邪恶,并在欧洲的许多方面去救度众生,我希望我们在此能好好利用这次机会,想想如何增进彼此的协调。

不仅是我们圆明网编辑小组在更好的合作上有着重大的进步,在翻译人员、校对人员、我们的小组和明慧网之间的合作上也越来越好。我注意到学员间的交流对于领悟与了解大法网站在正法期间的迫切性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是个经常要被孤立在其他学员之外的大法工作,干扰的思想经常会潜入学员的心中,导致他们不再能把工作做得很好,或者完全停止或突然停顿去做其它事,因为其它的事看起来比较重要。经由推广学员间的交流,一直有一些学员悟到他们的工作真的是有迫切性的需要,不管看起来是如何的平凡,并悟到这也是修炼,不是随便就可以达成的,我认为我们的网站逐渐地达到真正能够讲清真象、揭露邪恶和救度众生的地步了。

同时,也有一些困难产生,那就是更多的学员参与,危害网站安全就越大,因为学员们是如此的不同:他们对网站工作的严肃性持不同的态度、他们在不同的修炼状态、不同的修炼阶段等等,这样的情况下,去提醒每个人在为网站工作时,他或她应有的责任,就更加困难,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不幸的是它发生太过频繁了,学员们没有做好修口,并将所有事情告知其他无法保密学员,这件事与我们是不是坦白和真诚无关,而是我们必须要注意对大法和个别学员负责,事实上,我们所有人仍然有执著,有些人谈论这些事是出自于他们的显示心理,或者是他们一定要知道每一件事情的好奇心,那些都是非常不好的心,就是因为这样,我们对别人讲一些事情时应该小心谨慎,因为我们不要去助长这个学员的执著心,而是要关心他或她是否能在修炼中去掉执著。

这个问题经常出现:一些学员在有意或无意中宣称他们已经知道我们工作的每一件事,并询问更多具体的问题,因为我们常常过于天真,并不知道用法来衡量,而是出自于常人的情感来做事,于是我们开始像流水一样滔滔不绝的谈,当然我们觉得很好也能理解,而且深感于我们能够彼此信任,但是因为我们没有从法上来看这件事情,旧势力看到了,并利用了我们的空子,他们让这个学员谈论每件小道消息,因为他也有漏——那样就引发的连锁反应,假如我们运气不好遇到一个特务,那我们就已经把所有重要的信息交给了邪恶………,我们真的应该从法上思考,为什么一个最安全的电邮名单被入侵,且对于大陆的学员会有甚么样的影响,假如我们从法上去理解它,那么我们怎么能够如此粗心地对待我们的责任呢?这对我们不就是一个针对着我们以常人的感情对待其他学员而来的考验吗?假如我们没有通过考验,那种考验势必会再来,但是那将会更加艰难,「我们都是学员,所以如果发生了甚么事,难道你没有一点信心吗?」,实际上,难道我们不该用真、善、忍和师父所告诉我的话,来衡量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吗?我们是修炼我们内在的自己,不是外在,我们必须走我们自己的路,而不能依赖他人和只是闭着眼睛跟着别人走。

谢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2004年1月19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