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为法来──向身边人讲真象的小故事


【明慧网2004年1月27日】师父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做的一切今天都是为了救人,否则你去做它干什么?堂堂正正地讲清真象,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我也告诉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象。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

最近,同修和我交流了两个修炼小故事,下面是他们的口述记录:

一、老人

一年多前,我和先生毕业后,搬到这座空旷的小城市。我们住的公寓有一些老人,年龄最大的一位就住在我们隔壁。虽然公寓里越来越多的人们了解了大法真象,但面对这位八十多岁,目光混浊,满脸皱纹,口齿不清,步履蹒跚的邻居老头,我却总提不起精神和他讲话。

去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我除了与媒体联系外,也思量着是否请老人来家里看看真象图片。夕阳西下,天色渐暗,老人的屋里似乎没有一丝光线,我站在门外犹豫了一会儿,各种怪念头冒出来:“他在家吗?是不是睡了?是不是太冒失了?他会不会拒绝呀?----”,但很快我否定了这些观念:救人迫在眉睫,不能再拖了!我敲敲门,老人颤颤巍巍从门缝里探出头,眼神中充满迷茫、惊异。谁知,我刚说明来意,他立刻急切地点点头,高声说:“没问题,我换换衣服就来!”等了好一会儿,老人终于来了,整齐的头发,脚穿增亮的皮鞋,一身笔挺的服饰,完全判若两人。原来老人如此重视认真打扮了一番,就为这一时刻---千万年等待的机缘!我问他:“您一个人在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老人笑了,滔滔不绝地说起来,他名叫Burdon,一生从未结过婚,因为父母兄弟的身体都不好,需要他去照顾,所以他没有心思也没精力去结婚。现在亲人们早已相继去世,就剩他是家族里唯一的老人,然而不幸的是,几年前他也得了癌症,虽然没怎么治疗,但癌症却在不知不觉中神奇般的消失了!直到今天医生还不解地问他:“Burdon,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现在还活着?!而且非常健康”。讲到这儿,老人开心地笑了,满面红光地坐在图片前,仔细地观看。我通过一张张大法图片讲解江××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来龙去脉。老人听后,有些激动地告诉我,他有几个亚洲朋友,他发现凡是由××党独裁统治的国家,体制都很坏,人民都遭难,中国的人权记录同样不好。他表示对大法的支持和对国内受迫害的法轮功弟子的深深同情!临走时,老人连声道谢我让他有机会了解这些,我也为老人的善良与正直感动。

第二天中午,我正忙,忽听到有人敲门,原来是老人气喘吁吁再次站在门口,一手拿着笔和笔记本;另一只手提了一大口袋胡桃,他让我把我家三个人的名字都写在他的笔记本上,以便他记得更清楚;同时还告诉我,他今天一大早去松树林里捡了很多胡桃,是送给我小孩儿吃的。他边说边高兴地笑着,并再次连声道谢!(从这以后,老人又两次送来胡桃和工具)我提着沉甸甸的口袋回转屋来,突然落下眼泪----,真是众生为法来!

二、寻职

一年多前我失去工作,在家里帮朋友做电话卡推销,以维持生活来源。虽然经济非常拮据,但知足者常乐,我从未感到失落过。

前几日,一家负责找工作的猎头公司突然主动和我联系,表明现有一家搞计算机的小公司需要一名会做网络设计的人员,问我是否有最新的个人简历,因为他们那里只有一份我旧的简历。真奇怪,我是搞软件编程的,无论是失业前,还是失业后从来没做过网络设计;并且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递个人简历,也没找过工作了,他们是怎么会找上门来的?此时,招聘人来电话说,那家公司几天后就要对我进行面试。

面试时,公司老板首先告诉我,实际上他们正缺一名懂搞软件编程的人员。然后他谈着谈着,说到他想在中国开银行,我当时一听,立刻接着他的话说:“我个人认为,你这样做不是很有利!”,“为什么?”老板迅速地问,“因为中国不安全,也并不象你想的那样---”,还没等我继续讲下去,他已打断说:“不,我们不谈政治!”我只好作罢。

面试结束时,老板说一个星期以后等消息,同时他递给我一张名片,让我将来再有什么问题可以再找他。那个意思好象是这次是没什么希望了。

回到家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公司老板那副“不谈政治”的冷漠神态依然在头脑中闪现:“这个生命是否还有救?为什么他明明对我不感兴趣,临走时,还给我名片,让我找他?大法弟子几年艰苦的岁月都走过来了,怎么会在乎你给不给工作,但是话没讲完,老板还不清楚大法的真象,机缘错过,何时再有!----这是我最在乎的!”,于是,我决定不管找工作的结果如何,也要把真象讲清楚。于是拨通公司老板的电话,我开门见山:“对不起,我觉得还有些事情没和你谈完,我认为刚才在面试中我们中断的话题不是政治。可能你并不知道,从1999年到现在,中国有成百上千的法轮功学员,因为热爱这个功法,按‘真,善,忍’做好人而被中共江氏集团迫害致死——这不是政治问题,而是人善心良知的大是大非问题,在这样一种充斥暴力,虐杀,欺骗的体制下做生意,真的是对你太危险了!----”接着,我又具体举例给他分析,但很快未等我讲完,他再次突然打断我的话:“你想要多少年薪?”,我愣住了,他笑了!并开玩笑要给我年薪十万。

到这家公司上班后,老板一直对我非常和气,也不再提他去中国经商的事,还时常安慰我说,让我做最轻松的活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