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基本的法理中实修(译文)


【明慧网2004年1月29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真是不敢相信,自从我第一次参加九天班,踏上我的修炼之路,到如今已经4年过去了。当回过头来看一看在这四年当中我所遇到的问题,和经验教训,我发现有这样一条线始终贯穿其间,那就是,在任何情况下,不管事情显得多么纷繁复杂,牢牢把住最基本的法理实修是最重要的。

在我参加了一些文字写作项目不久之后,我就更深地认识到了师父在《精进要旨》—“再认识”这篇经文中所讲的真理:“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我总是想把每件事情都做得完美无缺,毕竟我们的文字是在向世人展现着大法,不是吗?从某种程度来讲,我这种想法是理想主义的。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我能看出我的态度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正,因为那里面掺杂了一些对“名”的执著。我不是很容易就能接受别人对我的批评的,所以我就想追求完美,因为这样别人就不会有什么可抱怨的了。追求完美是对的,可是我的理由却不正。正如我们害怕什么,什么就会找上门来,我的这种不正的态度恰恰造成了别人时不时地在我的工作中挑出毛病来,而且实际上这种情况非常多。

每天,我和同修们都要从法上讨论很多事情,比如语言问题,某一个话题是否合适等等。每当这时,我们就必须明明白白地拿出我们自己的理解来。所以我们的能力和对法理的理解是无法假装的,也是掩饰不住的。我们通常用电子邮件交流。我猜,很多人都会想要把某些发出去的电子邮件再收回来。因为大家没有时间对每一件所发生的事都写一封非常正式的邮件。我们草草写就的那些信似乎正揭示了我们在人的表面所存在的缺陷。缺乏善心这一点也都在这些电子邮件里凸显无遗。结果是,我们经常伤害别人,有时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如果被伤害的人,在那一天里,缺少一点容忍,那么我们就会在一天或一周以后收到一封同样缺乏善心的回信,自己还莫名其妙为什么这个人对我的态度这么差。有的时候,谦逊和蔼的表达会因为没有时间而显得奢侈。但是我相信,慈悲是完完全全做到“真”的先决条件。缺乏“善”的“真”绝不是真正的“真”,那只是粗率而已,它既不能使不同意见达成一致,也不能使人们取得更大的成功,它是对宇宙特性的扭曲的反映。当然,我这里所讲的善,指的是从内心里修炼出来的真正的善,而不是那些被巧言令色所小心掩盖起来的那些不纯的东西。

在这个修炼环境中,我所学到的最重要也是最深刻的东西却是一个最简单也最基本的法理,那就是向内找,任何时间,没有借口,没有例外地向内找。

在我第一次听到“向内找“这个词的时候,我以为我理解它,我也能看到为什么必须这样做。但是,很多次,我都没有遵从这个法理去做,这证明了我当初自以为是的理解是不全面的。我必须承认,不管我对某个法理的理解是多深刻还是多浅薄,我都总是会很轻易地相信我的理解是绝对正确的。所以我总是会很容易地就陷到自满和自得中去。我想当然地认为“向内找”就是我所理解的意思,有时我还会把“向内找”用到错误的场合中。有时我会想,这三个字正是某个同修应该做的,结果这三个字的意思就变成了“我是对的,而你错了!”也有些时候,它们似乎变成了我随随便便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从而完全失去了意义。这种情况是很常见的:当我向内去找某个问题的症结时,我所看到的全是我的同修的名字和面容。我并没有真正向内找。

不久前,我走过了一个特别困难的时期。在那一段时间里,每个人,每件事都使我不高兴。走过这个时期以后,我认识到了“向内找”和“向外求”这两种意识,不仅在本质上是对立的,而且也是相长相消的。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强盛起来,另一个就必然消弱。一个人只能在一个时间内做其中的一个,而且做这一个的念头越强,做另一个的念头就会越弱。当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很震惊。因为我意识到,当我在因为某个问题责备除了我之外的每一个人时,我不仅在这种负面的状态中浪费了大量的时间,而且也在这个过程中,削弱了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所应该具备的同化这个法理的能力,从而也害了我自己。

在作出这个突破的不久之后,我又悟到了另外一点:“向内找”实际上和大法的另外一个基本的法理是不可分割的,那就是“先考虑别人”。当我在评判别人的是与非时,尤其在用一种不好的心去评判时,我是绝对没有做到“先考虑别人”的,其实,即使用一种所谓的“好”的心去评判,也不是“先考虑别人”。当我们去看别人的对与否时,难道不是已经把自己摆在第一位了吗?因此,我觉得,如果我们没有真正地,全面地理解“向内找”的重要性,我们就根本谈不上“遇事先考虑别人”。

正法修炼中遇到的很多问题实际上都扎根于个人修炼中。举例来说,在明慧网的许多文章里,学员们谈到,如果缺乏善,那么讲真相就会遇到很大阻力。回首这四年的经历,我不禁在想,如果我有更坚实的修炼基础,那么我在讲真相时所作的努力将会更加有力和有效得多。为什么在我们读《转法轮》的时候,“容忍”这个词显得那么容易,而在日常生活中,当我们需要忍的时候,又是那样难?每一个冲突和不同意见都是我们发现和去掉执著的机会。但是我觉得,在大法弟子中应该有这样一个认识,那就是:尽管在一起合作时会出现不同意见,但这些不同意见必须应该产生于一个慈悲的场中,在这个慈悲的场中,不同意见的双方都不应该忘记“向内找”和“先考虑别人”。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弟子们才能更好的表达自己的意见,达成共识,从而把事情做好。

当然,我们也不应该忘记旧势力的干扰,或轻视他们想要操纵我们听从他们安排的企图。这其中其实也包含向内找的因素,向内找自己有漏或正念不足从而被邪恶钻空子的地方。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如果行得正,没修完的表面部分什么也不敢进来,一个是旧的生命也不敢乱旧宇宙的法,再一个是你们有师有护法神;如果你们表面人的一面执著心不去,师父与护法神就不好办。如果正念强,师父与护法神什么都可为你们做。”

这又一次指出了每天学法的重要性,因为那是我们正念的来源所在。当矛盾和误解产生时,除了4个正点发正念外,马上发正念清除那些误导我们的思想,遮蔽我们的视线的旧势力的干扰,也是会非常有帮助的。

总之,我想向那些4年来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修们表达我最诚挚的感谢。虽然,我们不总是在每件事情上都有相同的看法,我们也有过争执不下的时候,但是回想起来,我只为我自己的那些错误和缺点而感到遗憾。能和你们在这伟大光辉的正法时期一起助师正法,是一种殊胜的荣耀。我更想说的是,我感谢师父给了我们一个在大法中一起学习,生活,和进步的机会。谢谢您,师父!

这只是我现阶段的一点个人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