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蒙潇


【明慧网2004年1月29日】惊闻蒙潇被虐杀的消息,我的眼泪如注,不能自已。蒙潇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仿佛还在昨日。

我是在2000年1月初在北京东城看守所认识蒙潇的。我们7位新西兰大法弟子在1999年12月底抵达北京证实大法,还未及上天安门喊出心声,就在宾馆被抓。2000年1月1日凌晨我们7人被送进了东城看守所。我被关在女1筒1所。大约一个多星期后,就有不少大法弟子从七处转来东城看守所,其中转来1筒1所的就是蒙潇。蒙潇,30岁左右,一头齐耳短发,身上的衣服整洁干净(她告诉我是同修送的),给我的第一印象,蒙潇朴实而坦荡。

她来之前,1所已有3个大法弟子。我们三个每天都坐在板上炼静功,因为各种执著,动功才开始炼。尤其是我,每次在监视器下炼功都心跳不已,就如同在闯大关。蒙潇来后,她对法的坚定和勇敢都激励着我。而且让我惊讶的是那时的她修炼还不到一年,就对法理有很清醒的认识,例如对“炼功怕连累别人一起受罚”的想法,她说,我们一方面要告诉管教,炼功人不能不炼功和善恶有报的天理;另一方面如果真的有人被“连累”了,那这个人为大法付出一点,不是也会在将来得到福报吗。然而,炼功环境是我们必须自己开创的。

有一次炼功,蒙潇被管教铐在铁门上,她大声地背着师父的经文《坚定》和《挖根》,筒里的许多犯人都流泪了,说:蒙潇就象刘胡兰,江姐。蒙潇能熟背许多经文,她告诉我,她经常是一有空就背经文,走路背,骑自行车背,这样才能熟记不忘,时刻溶于法中。

在看守所每日2顿,每顿2个馒头,一碗白菜汤。她说,她觉得白菜和肉都是一个味道,她真的能体悟师父所说的“食而不味——口断执著”。有一次她感叹地说:“我成富人了。”因为她家境不好,上京没带多少钱。同修们知道她没钱,这个给点,那个给点,尽管她再三推辞,她经常还是钱“越花越多”,现在她“富”得口袋里竟然有2百多块钱了。后来在调所的时候,她被调到别的所去时,还让管教给我们所另一个经济较困难的同修送来一些“号钱”(看守所的代购券),那位同修接到时热泪盈眶。犯人们更是唏嘘不已,法轮功真是亲如一家啊!

蒙潇是因为上北京天安门与另外两位同修打出“法轮大法,生生不息,长存于世”的横幅后,被抓到东城区看守所,而后转去北京七处(七处是关押重刑犯的),后又转回东城看守所的。她说横幅上这句话最能代表她的心声,法轮功被镇压,她坦然而坚决地抵制了来自家庭、单位、社会方方面面的压力,决不放弃修炼,她对法的坚信以及面对邪恶的勇气都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她说,从4.25开始,她看到,太阳已不再是太阳了,那已经是一个旋转的法轮了。

点点滴滴,历历在目。那样的一个鲜活年轻的生命已经被夺走了,我真的无法相信,电脑前的我泪流不止。我的好同修蒙潇,你曾说,每次你背到“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你都会流泪,这首诗触动着你灵魂的深处。现在,我相信你将回到自己生命真正的归宿。

(注:蒙潇,女,37岁,四川省成都大法弟子,原成都钢铁厂职工、工段长,大学学历。因坚持信仰、讲大法真相,在经受了恶警严刑逼供、强制灌食、捆绑、被注射大剂量有毒药物等种种迫害后,全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蒙潇于2004年1月8-12日期间在成都金堂县被迫害致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