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发挥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作用


【明慧网2004年1月3日】我是在资料点的学员,自以为大法的事也做了,救度众生也做了,这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了。因为思想的局限,自己对整体没有深刻认识,直到有一天,我给孩子一本手工做的《转法轮》,孩子看到最后,发现整个“大根器之人”这部分都没有,我才意识到,这是师父对我这个悟性太差的弟子的点悟,因为我知道我家乡有很多大法弟子状态一直不好,可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正法路上我觉得自己一直往前走,却没看一看身边的同修和整体。所以对师父的点化,我悟到,自己是不是大根基之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没有发挥一个思想开阔清晰的大法弟子的作用。由于太自私,自己根本没有去发挥我应该发挥的一切。

我开始找同修切磋,看到同修走不出来的那种痛苦给我感觉太晚了。同修只是在某一方面有执著障碍在那里,又因邪恶的迫害没有了集体切磋的环境。现在师父把整个正法进程推到表面,同修只需我们轻轻一点,马上就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有的同修甚至痛哭流涕,现在我们地区整体都在开交流,效果非常好。师父说:“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我体悟不是自己怎么修、怎么炼的问题,而是圆容师父的选择。大法弟子也是师父的选择,修好自己本身就是圆容师父的选择,因为师父还说:“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说白了就是未来宇宙的选择,就是未来宇宙的需要。(鼓掌)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师父选择了一亿大法弟子,那么这些弟子有的在监狱里、有的没有走出来、有的还一直处在个人修炼状态。在救度众生的同时,这些问题也是我们应该面对的。我认为个人圆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师父选择的圆没圆满,大法整体圆没圆满。这才是真正的圆满。至于营救狱中的同修,在交流中有同修说:狱中同修可能在某一方面对旧势力没有否定,一时被钻了空子,我们是个整体,不管狱中同修做得怎样毕竟是一体,他们没有否定我们可以否定。这些对于我来说并没有深刻认识,也知道应该帮他们发正念并没有全身心投入,总认为帮他们清外面的清不了内心,至于出不出来还得取决于他们自己,就这一念成了我不能全心营救狱中同修的最大障碍,也可以说这就是承认旧势力,答应了旧势力我的同修有漏可以被迫害,把同修推给了邪恶,根本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即使我们同修有漏,有师有法,通过学法她可以提高,根本不准许旧势力的参与。我的心一下子定了下来,没有任何条件,它必须放人,如果我们整体都有这一念,那将是怎样?我认为这就是狱中同修迟迟不能营救出来的最大障碍。

还有我觉得我的善心不够,由于这几年的迫害,形成了一种观念,当有邪恶到处找我们的时候,总认为自己是被动的。总扮演被抓的那个角色,没有想到自己才是人世间的主宰者、未来宇宙的主宰者。为什么它老在找我,是不是它也是我应该救度的生命,当然不能不理智去做,也得通过各种智慧的方式。还有我们在散发资料的时候,有人总跟着我们,不要总认为是举报的,这一念已经就不善了。是不是他也在等着真相呢?即使他有不好的思想,我们动的是善念,也能把它制约。因为师父说:“所以无论你是做什么的、你是干什么的,你只要见到我,我就让你动善念,你只要见到我……”师父在《法正人间预》里讲:“正法行于世间,神佛大显,乱世冤缘皆得善解。”我认为我们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遇到事情应该去善解。一念之差会带来不同后果。在这些方面也许有的同修认识得会更好,也请写出来共同在法上提高。

还有一件事就是大法的书籍。在大陆由于邪恶的迫害,也把所有生产大法书的地方给破坏了,现在我们自己靠手工去做书非常的困难。由于人的观念,很在意手工做的大法书表面好不好看,在意带那么多单本(一个单本一、两讲)不方便[编者注:在此提醒大陆同修不要再做单本,以保持大法书籍的完整性]。还要请一个合订本。再有有的同修本来有《转法轮》看(大本),看别的同修有小本的就起了执著心也想请一本小的,可能有学员对做书的困难不了解。认为给钱就可以给书。给做书的同修增加很大的压力和负担。同时占用了很多救度众生的时间。得不偿失呀!同时师父在解法中已经告诫旧势力当初毁书的最大借口就是书太多不珍惜。我们应该引以为戒,不给旧势力任何钻空子的借口。如果有新得法的和真的没有法看,那我们一定想办法解决。

一点认识,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