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凡小事中修炼

【明慧网2004年1月3日】我是一名农村妇女,在修炼的道路上没有象其他同修那样有惊天动地的壮举,只是在日常生活一些小事中不断提高心性,从一点一滴中做好来证实大法。

在我没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患有冠心病、类风湿等多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经常躺在炕上不能翻身,由丈夫来帮助我翻身。一次,我浑身非常疼痛难忍地躺在炕上,四岁的小女儿坐在我身边哭,我问她:“哭什么?”女儿说:“要是妈妈死了,就没有妈妈了。”我听到孩子的话,虽然嘴在安慰着女儿,心里在想:是呀,丈夫身体也不好,我要死了,一家人怎么过?谁能来救我、救我们全家呢?心里难过极了,眼里流出了无奈的泪水。

1998年11月,喜从天降,我有幸得到了万古难遇的法轮大法,我每天学法炼功,按照师尊的教导去修心性,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多年的疾病不治而愈,丈夫、儿子、女儿们看到我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也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丈夫的身体也非常健康了,而且还能到井下去采煤,孩子们也都听话了,我们全家每天都幸福地生活、劳动着。我们全家都感激师尊。

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我们家人口多地少,生活一直很困难,丈夫经常给个体小煤矿去采煤,工资经常被无故拖欠,有的甚至几年都不给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地被邻居又多占了两根垄,丈夫非常生气,非要和他家去理论,我对丈夫说师父告诉我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佛性无漏》)”我们是大法弟子,不能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他占了我们的垄就让他种吧。第二年他又种过来一根垄,我们也没有和他争,第三年他就没有再占我们的地。虽然我们在物质上失去了三根垄,可我们一家人在心性上通过这件事却提高了,我们得到的是最好的。

还有一次,我家丢了六只大公鸡,农家养的大公鸡是很值钱的,这六只大公鸡卖的钱对我们一家的生活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我们知道是谁偷去的,没有与他计较。没过几天,我家的几只大鹅又被偷走了。有的邻居都看不过去了,心理不平衡地劝我们不要忍了,找他评理或打他告他,我丈夫也守不住心性了,非要把这个事弄个明白,他认为太欺负人了。我想:我们一家人都是学大法的,不能这么做,我们得找找自己是不是哪儿做得不好,要不不会无缘无故的丢东西。虽然我们家的鸡、鹅被偷了,可是我们的业力转化成了德,又提高了心性,成为更高尚的人,这不是很好的事吗?我们学“真善忍”宇宙大法,不和别人争斗做好人,用我们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我们就是和常人不一样。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伙无理打压法轮功,我们一家居住在偏远的农村,也同样遭到了无端迫害。警察多次到我家干扰,今天让写这个,明天又来收书,要不就要抓人。面对他们的每一次到来,我们都堂堂正正的跟他们洪法讲真象,讲我们身体的变化、讲我们和邻里和睦相处的事例、讲我们一家得法后的幸福等等。时间长了他们也明白了,知道我们都是好人,就说:“你们就在家偷着炼吧。”开始时我看到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心里非常难过,我哭着对丈夫说:“师父传我们‘真善忍’宇宙大法,教我们做好人,为什么他们就不让炼呢?我要向政府和世人去讲清真象,告诉人们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的正法,通过修炼能使人身体健康,大法是被冤枉的。”就这样我走上了坦荡的证实大法之路。

我一个瘦弱的农村妇女,用我的亲身经历向人们讲述大法的神奇伟大,常常翻山越岭到很远的地方发真象资料,一走就是七八个小时,冬天顶着刺骨的寒风,有时下着漫天的大雪,这些都不能阻挡我。记得秋季的一天,我和一位同修去一个离我们村三四十里的地方发真象资料,刚到那儿就下起了大雨。我们把用塑料袋装好的宝贵资料送到每一户人家,当我们发完资料回去时,崎岖的山路非常泥泞难走,我和同修相互搀扶着,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走。虽然身上淋了雨湿漉漉的很难受,但是又有一些农民知道了大法好的真象将来得救有希望了,我们的心里就非常高兴。

种地之余我经常去其它村屯发光碟讲真象。农村的山路坑洼不平,我的脚常常磨得起大泡,有时丈夫看到我脚上水灵灵的大泡心疼的说:“脚起大泡了先别去了,等过几天脚好了再去吧。”我笑笑对丈夫说:“不行啊,正法的时间是有限的,救度世人才是最重要的,师父为了救度我们不知吃了多少苦,我这点事儿算什么。”第二天我接着又投入到正法之中。

只要迫害不停止,我们就讲清真象,救度世人。让更多的世人得救这是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心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