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三位被迫害致死的明慧同修(图)(上)


【明慧网2004年1月30日】明慧文章的形成和流传过程,是在海内外大法弟子,特别是许多大陆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中达成的。从对明慧网在正法修炼中的角色的认识,到大陆上网点、资料点的形成、协调组织给明慧收集资料、发消息、写文章,到明慧编辑部的工作,到及时将各类明慧发表出来的文章(特别是大法弟子交流对法理认识和如何做好三件事的文章)广泛散发给各地大法弟子,到将明慧发表出来的文章、资料汇编等大量印刷出来并散发给各地民众,这个过程中有太多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多少大陆大法弟子在艰难的环境下,在极其困难的物质条件下,默默地开创、维护、扩大着明慧的信息渠道。他们的付出和承受是我们海外弟子所无法相比的。

除了大家知道的部分海外经历外,今天,请允许我把三位大陆同修的名字从一个新的角度介绍给大家:

王潺:原在北京工作,99年迫害开始后流离失所,回到山东家乡。他不但自己主动参与明慧的工作,也带动各地大法弟子一起做。短短几年,王潺足迹遍及大陆数省,成为大陆协调人,而这种协调人的角色是自然形成的,他在大法中修出来的境界,使大家自然地凝聚在他周围。无论是在开创和保护明慧的信息渠道、还是让明慧文章、资料广为传播,或者带动大家在正法修炼中精进提高等方面,王潺所起的作用都是巨大的。

袁江:清华校友,95年成为甘肃省义务辅导站站长;99年迫害开始后,主动带动甘肃当地学员投入正法洪流,成为当地的明慧协调人,做了许多重要工作。在明慧信息工作,以及充分利用明慧上法理切磋的好文章促进当地同修在修炼中提高等诸多方面,都起到了无法估量的作用。

李忠民:修炼非常坚定,多次被抓、被关、被打,但都正念闯出魔窟,令邪恶不可思议。忠民被迫流离失所后,默默地做自己作为正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成为明慧的大陆通讯员。无论是维护资料点的运行,还是自己的修炼和外出讲真象,忠民都非常精进。周围的同修看在眼里,都很佩服,在他周围形成了一股正的凝聚力。

下面是现在能公开讲出来的这三位同修的部分事迹(在迫害尚未结束的情况下,为保护其他大陆同修,这里不涉及明慧具体工作细节。)

一、王潺的部分事迹

高精度图片
王潺
王潺,男,39岁,身高1.78米,山东人,毕业于山东工学院(山东大学的前身),生前在北京工作,任职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清算总中心,被总行誉为高科技尖端干部。因业务能力强,工作卓有成效,曾被单位派往加拿大。

王潺是最早悟到向广大人民讲清真相的大陆大法弟子之一,并身体力行,开始了并带动许多同修开展了讲清真象的工作。

1999年邪恶迫害一开始,王潺立即把法轮大法的真相信函寄给全国的各省、市政府部门,引起强烈反响。他还把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写给了当时窃居中国国家主席之要位的江泽民,要求他停止犯罪。江泽民在事实面前不但不悬崖勒马,反而恼羞成怒,并亲自批示让王潺坐了三个月的大牢。

因受迫害,王潺被迫离开了单位,长期流离失所。他光明磊落,待人诚恳、健谈,总把最好的留给别人。在被迫流离失所的三年中,王潺的足迹遍及许多地方,建立了许许多多资料点,并帮助同修在法理上提高,带动了大批同修汇入正法洪流。

据一位大陆同修回忆,王潺有六个大背包,他肩背着,手提着,匆匆走在中国的大江南北。他还把自己的二十万元存款全部用在了讲真象中,购买了五台复印机、五台电脑、打印机,所到之处都深深地留下了他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足迹。

大陆不法官员对王潺又恨又怕,曾悬赏10万元追捕他。为了躲避邪恶的追捕,王潺人瘦了一圈又一圈,但无论邪恶怎样疯狂地追捕,他对大法义无反顾,讲真象谁也挡不住他。王潺曾对同修说:“无论邪恶怎么迫害,我们照样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谁也动不了。”

8月21日下午,王潺在山东梁山县汽车站被济宁恶警郭洪涛带人非法抓捕。

在狱中,他们经受了恶警们疯狂的酷刑折磨,包括拳打脚踢、橡胶棒打、背铐双手用力向上提等。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恶警将王潺非法关押在济宁市看守所,更可耻的是,在查出王潺的真实身份后,恶警竟然将他六十多岁的老母绑架。

据悉,在王潺被非法抓捕前,公安部内部已下达了限期将王潺抓捕的命令,故此,公安部专门派人到王潺的家乡山东蹲点抓捕他。

王潺不幸被捕后,恶警们惊喜若狂,以为终于捞到了升官发财的机会,特别是恶警郭洪涛更是拼命卖力表现,在济宁市看守所上窜下跳,数夜不让王潺睡觉,用疲劳战术连续提审。王潺凭着大法赋予的金刚意志一丝不为所动,恶警们遂穷凶极恶地迫害他。

2002年8月28日,王潺在山东省济宁市看守所被郭洪涛等人提审时遭暴虐致死。据目击者称,王潺遗体头部重伤流血,这可能是导致他死亡的直接原因。

王潺被迫害致死后,公安局、“610”办公室威胁其家人不许上告,称否则王潺的两位胞弟可能失去工作。

王潺去世后,他的遗体被当地邪恶之徒强行火化。

二、袁江的部分事迹


袁江
袁江出身于一个教师之家,父亲为西北师范大学教授、系主任,母亲是某学校高级教师。袁江本人于1995年7月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他1993年得法,是清华最早得法的大法弟子之一,毕业后回到甘肃,成为甘肃省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以及兰州市电信局所属的信息技术工程公司副总经理。2001年11月9日被甘肃恶警迫害致死时,袁江年仅29岁。

袁江得法前身体多病,曾经因病休学一年。93年开始他先后四次参加了师父亲自带的班,自那以后,身心巨变。1994年8月,袁江成为清华大学早期的几个学员中的一位。那段时间,他每天坚持学法背法,反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袁江和早期清华大法弟子这段每天加强学法炼功的日子,为日后大法在清华及周边地区的洪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现在英国的一位清华校友回忆说,1995年1月4日师父在《转法轮》首发式上讲法,当时北京的学员很多,只有凭票入场。清华炼功点只得到几张票,该校友得到一张,但他的一位同学新得法,他想,如果这位新学员能见到师父对他修炼该是多么好啊!于是,两人在只有一张票的情况下去了师父讲法的公安大学礼堂。袁江知道后,他主动将自己的票让给那位同学,而他却在礼堂外的寒风中等待着是否能进入礼堂的机会。袁江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用自己的行动证实着大法的道德力量。

袁江乐呵呵的样子给许多见过他的人都留下深刻印象。95年7月,毕业回到兰州,就积极在当地和周边地区传播、洪扬大法。据当时看到的人说,当时袁江每天早上在西北师范大学偌大的操场上炼功,很长时间只是一条横幅一个人,但他坚韧不拔地继续着。也就是短短的一、二年时间,仅兰州市区的大法修炼者就达到了数万。从某种意义上说,大法得以在甘肃及西北地区迅速、广泛地洪传,与袁江的默默奉献是分不开的。

袁江去世后,有大陆弟子回忆道,袁江生前长期遵照师父“学好法”的要求带领大家集体读书学法。当年炼功点每晚都要学法炼功,只要有空,袁江总是积极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晚上下班迟了,经常买两个大饼往学法小组跑。不管是谁,哪怕是一个电话或一个口信,一旦得知新学员还没有《转法轮》书时,袁江都要想方设法将大法书送到他(她)们手中,他把读书学法看得非常重要。当别的同修知道袁江每天除上班工作外,还要利用中午和晚上等时间,坚持自学四、五个小时的法,大家也抓紧时间学法,于是形成了“比学比修”的环境。

98年7月的“《甘报》事件”中,他用修炼者的善良与慈悲,启迪了有关人员的人性和职业道德,使他们公开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给大法学员们写了一封道歉信。

98、99年,西北地区得法人数激增,大法书籍、资料奇缺,袁江经常用自己的工资买来,又托运、邮寄出去。师父讲法录像带一直供不应求,他用自己的积蓄买了几百盘带子,录好后一一送出去。每当有新点建立,都是他掏钱租录像厅放师父九讲讲法录像。这样下来,每每自己的伙食费都没有着落。

从95年到99年的四年中,不管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季,不管狂风大作还是大雨倾盆从不间断,就连99年4.25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恶警尾随跟踪,防暴警察围守,袁江依然和大家端坐在那儿学法交流。看到他岿然不动,神态自若,大家的心也就稳定踏实了。袁江经常说:“有师在有法在,我们怕什么?”

99年7.20前,山雨欲来,黑云压城,省内外发生了多起媒体造谣攻击大法的事件。同时,许多炼功点遭到冲击、干扰,学员被打骂,横幅、书籍被没收。袁江本人私下受到单位的“规劝”,还有公安的威胁、恫吓。袁江没有畏缩,他挺身而出,一次次作为大家的“代表”去党政部门上访、谈话。

袁江善良敦厚、才华横溢。在兰州市电信局所属的信息技术工程公司曾经担任过副总经理。99年迫害开始后他因不愿放弃法轮功信仰被解职,改任技术总监。他是市电信局公认的任劳任怨、一心奉献的技术骨干和中层干部。凭他的年龄、学历、才能、为人,袁江完全可以在常人中迅速崛起,得到很大的成功。但他并不执著于名利。

袁江于2001年1月被迫出走,他并没有用自己的学识、技术去打工挣钱,而是饥一顿饱一顿地辗转于大江南北、边疆内地,为大法默默地奉献着,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他不擅言词,常说:“做到是修。”

袁江是2001年9月30日在甘肃敦煌附近被捕的,当时因没有身份证而在一辆班车上被抓。事后才从内部消息知道,当时北京公安部下了密令,称有十几名长春法轮功学员要从河西走廊赴新疆,责令沿途军警严查缉拿。

袁江被捕,乐坏了甘肃省公安厅的邪恶之徒,打手们迅速麇集,光刑具就拉了两车。

作为甘肃省负责人和当地的明慧工作协调人,袁江知道的事很多,被捕后他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残酷过程无法往下想。在那个魔窟里,袁江被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邪恶之徒把所有的刑具都用上了。他们将袁江以“大”字形吊铐,大打出手,最后看见他确实不行了才放了下来,但仍给他戴着手铐脚镣。

袁江知道邪恶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便以强大的正念自行解脱了手铐脚镣逃离了魔窟。那是大约10月26日的事情。

由于长期被邪恶疯狂迫害,袁江遍体鳞伤,加之长期绝食,身体极度虚弱。袁江艰难地潜出了魔窟,行走不远便体力不支,他钻进了一个山洞。在西北十月末的这个山洞里,他昏迷了整整四天。

而山外面,邪恶动用了两三千军警,在兰州各交通要道、车站进行盘查,将兰州市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进行了非法搜查,并波及到其他县、市。有些学员家的门被撬坏,甚至有一位六十多岁的学员被逼从四楼跳下,摔坏了腰、腿。

后来,袁江坚强地爬出山洞,到了一位学员家。在那里,一直挺到11月9日,终因多处内伤发作,不治而去了。

后来当地一位学员回忆见到走出魔窟后的袁江的情景时写道:你已经是皮包骨,瘦得几乎脱了相,要不是同修指引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这就是你!你两眼微睁、口鼻流血、一动不动躺在那里。那个时刻我脑子一片空白,泪如泉涌、心如刀绞,我强忍着悲痛,摸了摸你的额头已冰凉,拉了拉你微发硬的手,再看看你的腿,我几乎昏过去。你的右腿膝盖以下竟然呈黑色的。小腿肚处有手掌大一块和脚的右侧也有一根手指大小的地方都没有了皮肉,整个一条腿就象干瘪了的枯树枝……

袁江去世后,公安紧接着开始了大搜捕,许多参与过掩护、救助袁江的同修相继被捕。他的父母亲也遭严密监控。

袁江被迫害去世后,邪恶之徒们为掩盖其罪行,将参与迫害的打手先后调离原单位,又派专人去曾非法关押过袁江的寺儿沟看守所,威胁那里的犯人说:“袁江没在这里关过,谁要说出去就……”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袁江遭迫害的更多细节,法到人间的那一天,一定要让杀人凶手们在被绳之以法前自己交代清楚!同时,可以肯定地说,我们的好同修袁江,他金刚不破地挺立着,没有出卖同修,没有违背与师父签定的誓约。

从2001年9月30日在甘肃敦煌附近被捕,到2001年11月9日去世,袁江经历的苦难及其程度,总有一天人们会清清楚楚地知道,所有参与迫害袁江的凶手,如不能及时将功赎罪,必将受到法律和天理的严惩!

(待续)

(2004年1月19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