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正念正行

【明慧网2004年1月31日】我是97年得法,得法前我是佛教居士。那时我虽然非常相信佛,可是我还不懂什么是修炼,我到处去找师父、拜佛,我也没有找到真正的师父,也没有拜到真正的佛。所以我的身体多病,严重的气管炎,一年四季咳嗽、尿裤子。严重的腰疼病,我干地里活都爬着干活,因为我丈夫有病干不了活,一家人生活全靠我一个人劳动,为我自己的病我自杀过。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自身的一切病都不药而飞了。我的身体健康的象个壮年的大小伙子一样的结实。干多少活都不知累,总有使不完的劲……

99年7月20日邪恶势力对大法进行造谣迫害,那时我一看电视诽谤大法,诽谤我师父我就以泪洗面,……我总想为师鸣冤,为大法鸣冤,可是当时因为我学法不深,对法认识的也不高,所以也没有那么多智慧,当时我还有许多执著心,没有放下。所以在99年12月24日晚我被当地公安局抓去:恶警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你如果说不炼就放你回家,你说炼就判你劳教,当时我说:只要我有一口气,我就一炼到底,一修到头。公安局的副局长问我:老太太我现在就用枪对着你的脑门,你还炼吗?我说只要我心脏跳动最后一下,我也要修炼法轮功,李洪志永远是我的师父!谁也改变不了我,我修炼法轮功做更高境界的好人,这是我师父告诉我们的,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第二天他们就非法判我两年半劳教,佳木斯劳教所的警察非常邪恶,那里的恶警根本不把大法弟子当人对待。我们绝食抗议,他们让那些真正的犯人迫害大法弟子,给我们下胃管,灌高浓度的盐水,一日多次的灌,灌到胃里的是白色白盐水,吐出来的是鲜血,他们用盆接着,然后再倒进我们的衣领里,她们把热粥倒入我们的衣领里。我们同修王俊华的头顶的头发都被恶警抓光了。

恶警大龙、大卫、刘科长、政保科的徐科长,这些邪恶的手里总是拿着电棍、警棍,看谁不顺眼就一顿恶打,女恶警张晓丹、将某、高某、孙某、王亚丽、祝铁宏、王秀英等……,这是我知姓的,还有不知姓的恶警,他们中的恶警大龙、大卫把我的同修60岁的宋秋云的胳膊打断了,徐科长打断了我的肋骨,我的同修刘让芳被他们打的死去活来,我的同修孙久玲、孙秀娟、王寿英、张岩、她们的脸、头被恶警打变了形了,我的同修刘桂华被恶警宫队长打的脸都没有自己的形象了,都无法辨认了,张立平的脸被恶警用电棍电的层层掸皮,孟庆敏被灌高浓盐水,灌死几个小时,被救过来。大法弟子在佳木斯劳教所的恶警的残酷的迫害中,受尽了非人的迫害。

我最痛苦就是看不到大法的书,不能学法,这是非常苦的。所以我在那些犹大的数次劝诱下我自己的主意识不清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违心地写了“保证、悔过”之类的肮脏的东西。虽然不是从内心写的,可是这是我最大的耻辱和我永远的内疚,也是我修炼中摔的最大的跟头和最大的污点。

2001年2月23日我被释放回家。我回来后,在师尊的慈悲点悟和救度下,在同修的热情的帮助下,我又得到了我一年里日夜想念的大法,我又回到了正法的路上。我给佳市劳教所写了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写的那些脏东西全部作废,当地公安局知道了我写声明,他们就多次来到我家捣乱。有一次市公安局的派出所的街道办事处的十几个人来到我家,把我抓到洗脑班,我到洗脑班我就发正念,心想不让邪恶之徒诽谤我师父,不叫它们说话,正念一出她们真的没说句话就忽忽散去了,当天下午我回到了家。

2002年11月恶徒又来我家,一个是街道的赵主任和姓席的书记,他们说:你不写保证书,我们就不给你家低保生活费,当时我说:我在劳教所被迫害、恶警把我骨头都打断了,我写的假保证,那是我一时糊涂写的,我永远也不会再写了,李洪志永远是我师父。我只要按我师父教我的:做事先想到别人,看这件事情对别人有没有伤害。我做到这些再加上炼功我就有一个健康的身体,那我就能挣钱养家,我就什么都不缺,只要我身体健康我就什么都有,过去的人说:有啥别有罪,缺啥别缺德。至于说你们给不给低保生活费,那是你们的事,你们随便吧,我的女儿偷偷的写了一份假保证,后来我知道了,我又写一份严正声明给了派出所席书记,当时市长就急眼了,没你这样的人给你低保你不要,你非要炼那法轮功?你能炼出大米、白面来吗?你就不怕人家再抓你吧?我说我炼功强身健体做好人,我还怕抓吗?我又没做坏事?好人还怕抓吗?她无话可说了,这真是我师父的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200页),后来他们还是给我们低保生活费了。

今年3月份我到市里打工,给一家当保姆,当地公安局的、派出所的、街道办的、610的一帮人来到我家,他们中有恶警、恶人,也有被谎言欺骗的,他们一看我没在家,我家人告诉他们我在市里打工,他们就把我打工的楼给包围了,当时我一边发正念清除邪恶,一边和他们讲真相。我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进要旨》)他们说:你打工怎么不告诉我们哪?我们到处找你,我说:我犯了什么法?劳驾你来这里,我打工有罪吗?他们说:我们怕你上北京,你上北京我们就把饭碗丢了,我们就扎脖子了。我说:人长嘴就是说话的,到北京的人就是说法轮大法好。修炼大法的人能身心受益。你们让“法轮大法好”吓成这个样子,你们知道吗?扎你们脖子的不是我们大法弟子,是谁你们也清楚。是谁把我的骨头打断的,又是谁把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残酷的打死打伤?又是谁把我弄的家破人残?又是谁让我在社会上受到污辱?又是谁在黑白颠倒?我一边给他们讲着真相,揭露邪恶,我发着正念,清除他们身后的邪恶烂鬼,他们很快的就不那么邪恶了,忽忽就走了。

2003年11月一天下午市公安局的派出所的、610的、街道办的一帮人又来我家,有一个姓刘的说:你写一个假保证,哪怕是几个字也行,我们也好有个交代,不然的话,我们就得让你去学习班……。我说:你站在你的角度说的,可是我不会写一个字的,我永远都不会写的,你让我不做好人,我以前没修炼大法时,我一身病没钱治病,我服毒自杀时你们为什么不来管我?现在我身体健康做好人你们妒忌是不是,你们为什么总是来干扰我的生活?你们能保证我永远健康吗?你们谁敢保证?大法就是我的归宿,谁也改变不了我。我还是那句话:李洪志永远是我的师父,我心里在背着我师父的法。

只要我修炼大法,我除了没病之外,我什么都有,我有使不完的力气,我做高境界的好人。你让我保证什么?让我保证说假话?不真?做恶人?不善?互相欺骗?互相争?不忍?对吗?“不真、不善、不忍”,我永远都不会做这样的假人的。真善忍是我的归宿,我跟他们讲真相时,真是有说不完的话,我的心情每一次都象教育孩子一样,我觉得我真是用慈悲心把他们当做自己的有缘众生,我在救他们,我没有一丝争斗心,我和他们用祥和的心态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中有多数人都认真的听,我看他们真是被江氏迫害得也很苦,他们中有很多人都明白很多,从我多次的和他们讲清真相中,我感到众生在清醒,我自己的心性也在升华着,我自己感到我从愤恨他们,到跟他们讲清真相在救他们,包括我在任何环境接触到的一切人都是我对他们讲清真相的缘分,都是我自己该救的众生,都是我的责任,只有这样做,我才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负师尊对我的期望。

我总感到每一次讲真相,对众生都有很多帮助,我自己也在升华着,执著心也去掉了不少,让我们共同学师尊《快讲》经文:“大法徒讲真相,口中利剑齐放。揭穿烂鬼谎言,抓紧救度快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