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武汉硚口民众揭露本地洗脑班非人暴行

【明慧网2004年1月4日】

硚口地区的广大同胞们:

新年好!

您见过不是警察的警察将不是犯人的犯人抓进不是牢房的牢房进行强制洗脑的怪事吗?下面我们就给您讲述一件最近发生在您身边的真人真事。

2003年10月15日下午,硚口区荣华街69岁的彭珍秀太婆和往常一样正在做家务,突然十几名不明身份的人破门而入,蛮不讲理地要将老人带走。当时家里只有三口人,腿脚不方便的女儿见母亲遭人绑架,便死死抓住老人不放,但无济于事,反遭凌辱。血压高达二百多的老伴被惊吓得瘫倒在床上,眼巴巴地望着老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一伙恶人强行抓走。后来才得知是因为老人修炼法轮功,被硚口区610办公室的李为带领一伙人非法劫持到位于额头湾的区法制教育学习班(实为“洗脑班”)进行所谓的“转化学习”。

看了这起恐怖事件,您可能对法轮功、610办公室及其所办的法教班是怎么回事还不太明白。其实,法轮功是由李洪志先生创立的,并经中国气功科研会的专家进行严格考察和科学鉴定后于92年5月正式向国内外广大气功爱好者推广的、旨在教人修心重德、强身健体的高层次气功修炼方法。他要求修炼者以“真善忍”为准则,从做好人开始,一直修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崇高思想境界。而610办公室则是99年由心胸极其狭隘、妒嫉心和猜忌心极强的江泽民不顾当时政府中大多数人的反对,为了全面迫害法轮功而从中央到地方层层设立的恐怖组织。它类似“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和纳粹的盖世太保,它凌驾于任何组织之上,不受任何法律约束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抓捕、殴打、关押、拘留、劳教和判刑。法教班是610办公室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举办的洗脑班。其邪恶程度比当年重庆设立的渣滓洞和法西斯的集中营有过之而无不及。它打着“法制教育”、“春风化雨”的旗号,暗中干着“无法无天”、“腥风血雨”的罪恶勾当。

硚口区610办公室现由区委副书记彭有为具体分管,办公室主任为原区政法委副书记谢冠昌,副主任为原区司法局干部谢小凤(兼任法教班书记),法教班班长由原宝丰街副主任李为担任,法教班工作人员从全区各街道、区直机关中抽调,定期轮换。从2000年10月至今,硚口区610办公室秉承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和“打死算自杀”的恐怖灭绝政策,为了完成所谓的“转化率”,层层下达“转化”指标,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先后将全区200多名正在上班或在家休息、或外出旅行以及上街买菜的法轮功学员多次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进行残酷地迫害,就连六、七十岁的老人和正在父亲遗体旁守灵的学员也不放过,也有的是非法劳教到期仍不放人,直接劫持到此继续迫害。

硚口区洗脑班原设在区行政拘留所和工读学校内,后来又在拘留所对面耗费全区人民近百万元的血汗钱修建了一幢三层楼房,专门用来关押、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洗脑班的大门由恶警日夜把守,不挂任何招牌。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被层层铁门反锁,恶警不准家属接见,他们没有任何人身自由。国家法律明文规定:就连司法机关的警察对真正的犯人都不准打驾、虐待,更不准刑讯逼供。可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包括医生、司机甚至炊事员都可以随心所欲、肆无忌惮地采用各种方式折磨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有时甚至故意连续几天、几个星期不让学员洗脸、漱口、洗衣服、上厕所,就连妇女来例假也是如此。一位从小就参加革命,已经68岁高龄的老大爷只因说了一句“不许打人”就被单独关进洗脑班另外私设的禁闭室内,象死刑犯人一样严管了一个多月。正规的看守所、拘留所关押犯人都有明确的期限,可是非法抓进洗脑班的学员如果不在“决裂书”上签字就等于判了无期徒刑,按照恶人李为讲:“只要不转化就可以无期限关押,直到死在这里为止。”过去学员吃的是猪狗不如的饭菜,每人每月还强逼交300-2000元的生活费,不交就强行从工资中扣和不放人。难怪有的学员家属说:“这哪里是学习班,分明是比黑社会还黑,比法西斯还法西斯的集中营。”

洗脑班还常常采用“火线入党”、“突击提干”、“评选积极分子”、“发放高额奖金补贴”和“给单位写评语”等方式引诱那些利令智昏、甚至丧失人性的工作人员,如区法院的朱俊、马志标,区公安局一科的金志平、高海、周德胜,汉水桥街的朱腊香,六角亭街的李兆晶,韩家墩街的沈峰以及姚光琴等人,把那些拒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罚站、罚走、罚跪、冬天罚冻、夏天曝晒、雨淋、开水烫、烟熏、暴力毒打、野蛮灌食灌药、捆住双手站在草地和垃圾堆旁喂蚊子、用绳子和铁铐子长时间吊铐和反背吊铐等等残忍手段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和折磨。其中,反背吊就是将学员的双手反绑,后面再用一根绳子将整个身子悬吊在铁窗上,只准两脚尖落地或膝盖跪地,然后再不断把绳子往上升。据公安部门试验,这种看似简单的刑罚,无论再坚强的人一般不会超过三、四个小时,最长不会超过五、六个小时疼痛就会达到生理极限,痛不欲生。几乎每个坚决不在“决裂书”上签字的大法弟子都被吊过,最长时间达四、五十个小时,就连年近古稀的彭珍秀老人也被这伙丧尽天良的家伙在罚站六天六夜不许睡觉的情况下又连续吊铐了两天两夜;汉中街五十多岁的女学员黄咏梅被吊得大小便拉在裤子里仍不放下,连续吊了六天五夜,双手被吊得皮开肉绽,惨不忍睹,仅一次擦拭从吊肿的血泡中流出来的血水就整整用了十大包卫生纸,几次昏死过去,可这些灭绝人性的家伙们却说:“死了往火葬场一甩,说你是自杀。”

据多名工作人员透露:一个名叫颜克俭在银行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被非法拘禁了11个月,期间多次惨遭工作人员的毒打,经医生诊断为脑外伤综合症。刚放回家不久,身体和精神都尚未恢复,又被硚口区610以没有“转化”为由,从工作单位再次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进行高压迫害。在因恶心、反胃近20天不能正常进食的情况下,洗脑班的李为、马志标等七、八人每天按住四肢、揪住头发、捏着鼻子、用两根竹片强行撬口灌食,甚至还将该学员呕吐到地上的食物又弄起来重新往里灌;同时指使几十名工作人员和叛徒对该法轮功学员使用“攻心战”、“车轮战”、“疲劳战”,持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并单独将其关进写满恶毒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标语的黑房,把音响的音量开到最大,逼迫24小时反复不停地观看诬蔑法轮功的录相,结果还是没有让其屈服。此时气极败坏的李为便又强逼其长时间面壁而站,站不住之后就抓其头拼命往墙上撞,并拳打脚踢,直打到该学员遍体鳞伤、浑身抽搐、大小便失禁仍不罢休,见仍不“转化”,第二天又将这位已折磨得枯瘦如柴,奄奄一息的法轮功学员双手反绑,双膝跪地,悬吊在铁窗上,在膝盖磨破、血肉模糊,无法跪下之后,又将其四肢呈“大”字形死死地捆绑在窗户上,又接连吊了几天几夜,在吊得休克之后,马志标等人不但不将其放下,反而用牙签使劲往膝盖处伤口里捅,用竹枝往全身敏感部位来回骚扰,并用烟头贴近鼻孔熏,据说该大法弟子已被它们整成植物人。

同胞们,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坚持宪法赋予自己的信仰权利就被它们折磨得死去活来,生不如死,也有的被它们逼得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而他们中有的儿时就随父母参加革命;有的参加过解放武汉的战争;有的是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业务骨干;有的是贤妻良母,也有的炼功前患有各种疾病,甚至是不治之症,花了不少钱,吃了不少药都没治好,炼功后,没花一分钱,没吃一颗药,各种疾病不治而愈;还有的炼功前养成了各种不良嗜好和生活恶习,炼功后,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与做人的道理,自觉地改掉了各种恶习。请问您, 把这些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什么坏事都不做的好人平白无故地关起来,强迫他们昧着良心去骂自己的救命恩人,去骂教人向善的师父,不骂就无期限关押,不骂就往死里整,请问您,天底下还有比这更邪恶的“学习班”吗?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您是很难相信在一个自许为“依法治国”、“以德治国”有着几千年文明历史的国度里正在大量发生着如此野蛮践踏人权的暴行,这就是电视台、电台、报纸吹嘘的“中国人权状况最好时期”的表现吗?更为可笑可耻的是硚口区洗脑班这些双手沾满大法弟子鲜血、挖空心思企图踏着法轮功往上爬的流氓打手们,竟然还振振有词地在全市大会上介绍它们对法轮功学员象亲人一样的典型经验。到此为止,谁是谁非、谁善谁恶、谁正谁邪,相信你们心里一定会有杆秤的。

“多行不义必自毙”。武汉市迫害法轮功的610头目杨世洪被双规的例子就是这句古训的最好验证。同胞们,请您千万不要相信电视、广播和报纸上那些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一言堂谎言,如果您或您的亲友还在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请您或您的亲友在明白是非,分清善恶之后,就再也不要做那种伤天害理,为虎作伥的坏事了。同时,我们也告诉同胞们,现在海外已经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和“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江泽民及其帮凶(其中包括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也已被美国、瑞士、法国、澳大利亚、德国、比利时、丹麦等国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告上各国法庭和国际法庭。在此,我们也再次善意奉劝硚口区那些还在继续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人,请你回过头来仔细看一看,在历次整人运动过后,那些死心塌地、不知悔改,一条路走到黑的政治打手们,有几个最后落到了好下场?另外,我们也恳请硚口地区有正义感和良知的同胞们,帮助我们收集和保存您身边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恶行的物证资料,为不久的将来将这些一意孤行的十恶之徒绳之以法提供绝对真实、可靠的罪证。

愿天下善待大法者幸福平安!

硚口全体大法弟子
2003年12月15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