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电视插播者刘成军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详情(图)


刘成军
【明慧网2004年1月4日】刘成军,男,32岁,吉林省农安县人。2002年3月5日,因与同修在长春、松原两地通过有线电视插播大法真象被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判刑19年,关押于吉林监狱,其间受尽酷刑折磨,2003年12月26日凌晨4时30分于长春含冤去世,死不瞑目。邪恶为掩盖罪行,不顾家属反对,于当日上午10点40分将其遗体火化。

*警方蓄意阻隔亲人相见

2003年12月25日晚10点30分,吉林省劳改局、吉林监狱和农安县公安局德彪派出所六名恶警闯到刘成军家,说刘成军病情非常严重,现在长春医大一院(即吉林大学第一临床学院),要家人立即就去,并一再问刘成军父母身体怎么样,最好带上必备的药。由于车小,只能坐两个人,刘成军的父母当即随车前往。

到了医大一院,车却没有停,而是开向了中日联谊医院(原吉林大学第三临床学院)。其父母到时,刘成军已高烧39度多,腋下、头下都枕着冰块,整个后背全是紫色瘀血,完全处于昏迷状态,瞳孔放大,由氧气维持生命。

随后赶去的其他亲属到医大一院后,楼上楼下找人也没找到,又查入院微机,没有;随即赶到医大一院分院查微机,也没找到,无奈只好返回医大一院苦苦寻找,整整一宿,没有消息。次日(26日,星期五)凌晨,才接到刘成军父母来的电话,说在中日联谊医院。当时,老人向警察借手机不给用,只好跑下五楼挂的电话。当其余亲属赶到时,刘成军人已停止了呼吸。嘴张着,仿佛想说什么,眼睛也没闭。

当刘成军停止呼吸后,恶警不让家属给换衣服,甚至想让刘成军穿医院或监狱的衣服。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同意给刘成军买回衣服,而在这段时间里,刘成军的其他亲人还在医大一院苦苦地找他。

*遭家属质问 警方理屈词穷仍强行火化遗体

儿子壮年被害,对刘成军的父母造成了致命的打击。他的老父亲当即在喉咙处鼓起一个大泡,把喉咙全部挡住,呼吸困难;母亲哭昏了几次,一再质问恶警为什么人都这样才给家信,太无人性了!

警察无言以对。

当亲属问警察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准确地址时,吉林监狱五大队队长林某也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来。

当被问及这样才通知家属是违法的时,恶警回答不上,就打电话招集了更多的恶警把家属严密监控,甚至守灵都要监视。

等到遗体火化后,恶警们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处理遗体问题上,按家属的意见,是把遗体拉回当地。但恶警们却极力阻挠,不同意拉回当地,强迫尽快火化,在僵持不下的情况下,邪恶又纠集了许多长春的恶警,在当日上午10时40分,把刘成军的遗体劫持至朝阳沟草草火化。家属要求买骨灰盒都不允许,最后同意了却还威胁家属不能对外透露消息。

*医院的病危通知几度被警方搁置

事实上,早在2003年10月23日,吉林市中心医院就给刘成军下了病危通知,但当家属要求保外就医时,五大队(刘成军生前遭非法关押的大队)林队长却说办不了,得找监狱领导,到监狱却说领导都出差了,而狱医却说已报到了省里。

当刘成军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消息在明慧网曝光后,在国际引起强烈的反响,世界各地大法弟子纷纷走到中国驻各国使领馆前要求释放刘成军和停止在吉林监狱正在发生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然而,邪恶还想逞疯狂,为掩盖罪行把刘成军转入以手段残忍著称的吉林省公安医院继续迫害。

后来,劳改医院又下病危,要求保外就医,而农安县610和公安系统却拒不接收。之后,邪恶之徒又偷偷地把刘成军运回吉林。

*不放弃信仰不许探视 警方谎称刘身体“十分好”

其间,家属多次要求探视都被监狱拒绝,说要等刘成军给家写信时(就是被强迫接受“转化”了)才能探视;每当问及刘成军的身体时,都说十分好。

而当刘成军再一次濒死时,警方才不得不把家人找来,并故意隐瞒地点、耽搁时间,真是欲盖弥彰。

*刘生前透露每天都有犯人受警察唆使对其折磨

刘成军曾向家属透露每天都有犯人被恶警唆使折磨他,而当家属向恶警提及此事时,它们却故做惊讶状说从没此事,拼死抵赖,和它们的总败类江氏的作法同出一辙。

当为刘成军穿衣服时,发现耳朵、鼻子和嘴都流出了许多血,并且在大腿处有一个为输液而割开的口子在不断流血。

刘成军之死,是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血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