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坊子区牟村镇大法弟子受迫害概况(1)

【明慧网2004年1月5日讯】

* 梁老汉风餐露宿步行上访 镇政府恶人当道打断肋骨和腿

  梁同禄,男,60多岁,农民,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牟村镇梁家庄村人。

  梁同禄2000年4月进京上访,被坊子公安从驻京办接回后拘留,脸被打肿,耳朵听力下降、耳鸣,修公路一年的血汗钱被坊子恶警支取。2000年9月份,梁同禄背上干粮,步行进京,一路上风餐露宿,再次去上访。在北京广场,被恶警从干粮(面饼)上认出是山东人,被带上警车,后被撵在雨夜里,第二天,就又撵出北京。因他身上只有十几元以备必需,只好沿途要饭,忍饥受冻,步行返回潍坊。13天的时间,一双新解放鞋磨透了底,脚掌被磨起一片泡。

  2000年10月,国庆节期间,当地不法人员上门骚扰。因梁同禄不在家,不法人员将其不修炼的儿子抓去,也毒打一顿。镇政府不法人员伙同村支书梁恩玉,将梁同禄家中价值4500元的拖拉机强行拍卖了2000元,把牛牵走,梁同禄又被迫交2000元买回。恶人逼迫家属交了大法书籍,当天下午将梁同禄抓到派出所,关到司法所。梁同禄被迫坐在地上,被十几人用脚踢得迷迷糊糊。恶徒打累了才歇着,另一恶徒(大个子)用竹板子打嘴,梁被其打得满嘴是血。

  这次毒打,梁同禄被打断了两根肋骨,一边一根。晚上又遭毒打,梁同禄被打晕在地,恶徒仍不住手。梁同禄被橡胶棒打得下半身成了黑紫色,腿被打断。恶人仍不放人,逼家人交了2000元钱,其妻因借不到钱,痛苦得跑到村南的大石坑里大哭了一场,无奈只好将家中五口人的口粮卖掉,总算把人放回家。这年过春节时,靠孩子三舅救济的100元钱才算过去。

* 孟庆锡被迫害致死

  孟庆锡,男,40多岁,农民,孟家村人。

  1999年7月20日,孟庆锡与几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拘留,铐打,几天不给饭吃,不让睡觉,拘留到期后又被关押在镇、村。此次上访,孟庆锡被罚款8000多元,其他同行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2000年春,农历二月初三,镇政府不法人员把大法弟子18人绑架到司法所,恶徒三、四十人轮流把大法弟子单个弄到黑屋子里毒打,大部分被打得遍体鳞伤,孟庆锡被打得一瘸一拐的。

  2000年9月29日,孟庆锡与其兄孟庆修再次被绑架到司法所进行强制转化,以王乐泉(武装部长,男)为首的恶徒十几人再次将他暴打,妄图逼迫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这次强制转化由高大勇(镇长)和张国宝(人大主任)负责,最后逼每人交2000元钱。孟庆锡因多次被罚款,无力交钱,每天都被他们打,威逼交钱,兄弟二人每人交1400元。

  11月,孟庆锡又被带走,区、市公安局恶警严刑逼供,由于孟庆锡抵制,恶警恼羞成怒要将其劳教。11月21日上午9点,孟庆锡被关在一间屋内,半小时后,恶警说孟庆锡已死。区公安局在验尸时,把其妻刘素文撵出去。恶人把孟庆锡迫害死后,当日强行火化遗体,不准亲人哭泣,并严守各路段封锁消息。

* 闫爱荣被打得几次晕死、浑身黑紫

  闫爱荣,女,孟家村农民,大法弟子。

  2000年10月1日期间,因进京上访途中被恶徒接回镇司法所关押。当天晚上,刚吃过晚饭,天还淅淅啦啦的下着小雨,她被恶徒推到黑屋子里,关上门,不容分说,至少有5、6个恶徒蜂拥而上,手持胶皮棍等凶器没头没脑的将其全身乱打一通,把她打倒在地。恶徒直到打累了才住手,其中镇武装部部长王乐泉怒吼着叫她坐起来,并用穿着皮鞋的脚后跟跺她的迎风骨,还有恶徒踩其腿不让动,狂叫:“还练不练?上不上访?”就又是一阵毒打,这样连续问了几次,闫爱荣被打晕了几次,恶徒边打边叫:“砸死你,砸死你!”后来打手们把她推到另一间屋里,她又昏死过去。

  第二天闫爱荣上厕所时晕倒两次,同修才发现其全身都是伤,全是黑紫色,满脸、衣服上都是血,鼻子被打破,口流血,嘴唇肿的老高。就这样三天,恶人们还不放人,还不罢休,农忙季节,也不让回去种地,把他们五人送到看守所。法轮功学员们被强迫干杂活,到期后又关进镇司法所。恶徒杨坤年、于政光诱骗家属去接人,却勒索3000元钱,但还是不放人强行要办洗脑班。期间,恶徒暴打法轮功学员的声音每天传来,使闫爱荣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20多天后恶人才放人。

这次迫害主谋是马瑞福(镇书记),参与者还有杨洪波(副部长,36岁左右)、李成华、张志强(党委秘书)。

(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5/64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