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市610歹徒和恶警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6日】

一、北京上访遭关押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血管瘤、三十岁停经……),人称我是药罐子,脾气暴躁,心眼小、贪心重。幸得大法后,才知道这些不好和执著心是导致我身体不好的根本原因。大法使我脱胎换骨地变为一个好人,甚至更好的人。

2000年4月我丈夫因坚修大法突然遭到公安恶警西昌市一科李玉旭(科长)、周欣、郑其友、张晓兵、王永荣的绑架,非法抄家并将他拘留了一个月。丈夫在西昌市看守所遭到毒打,使我很难受,心想这么好的功法,可能是国家政府不了解真相才这样打压的。怀着向政府讲明真相的心情,我告别父母和儿女,含着眼泪、啃着干馒头走上了天安门。

山沟里的我到北京分不清东西南北,只有一个心愿赶快到天安门广场去说句心里话。在天安门广场上,公安、便衣武警在里面串来串去,公安车随处可见,整个广场笼罩着一股专制的恐怖气氛。在人群中,我和一同修选定一地点,坐下打坐,刚一坐稳,一群恶警从四面八方凶神恶煞地围上来,对我们大打出手,并将我们连拉带拖地拖上警车,送到凉山州驻京办事处关押起来。

在办事处里,我们给工作人员讲真相,讲大法好,用善心帮他们搞卫生,一位工作人员被感动了,他写了个电话号码塞给我说:“你们难得来一次北京,就到故宫、长城等地去看看吧,如果回来时找不到这里,就打个电话给我,我告诉你们怎么走。”我接过电话热泪盈眶。因为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再一次给了我证实法的机会。昨天在天安门打坐时,心态不纯,还有怕心,没做好,今天师父再一次给我们安排机会。悟到做到,我们一出门便直奔天安门广场再次去证实法。

后来我被送回西昌拘留了一个月,发给我的拘留证却写的是半个月。回到家后,琅环乡(我的家乡)的书记曾如祥、村支书倪绍荣、徐洪友,还有现居住地的乡、村、组的有关人员共七八个人到我家来威胁我,定了许多条条框框。西昌市西城派出所的片管民警赵彤也多次威胁、恐吓我,要我放弃修炼大法。

二、坚修大法被迫流离失所

2000年9月邪恶将我丈夫无故关入越西县看守所后,又到家来抓我。我被迫流离失所三个月。他们还找到我女儿的学校(大学),勒令我女儿退学,找到我儿子的班主任(中学),要我儿子交出我才准上学,真是邪恶至极。

三、第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2001年2月,西城派出所的赵彤欺骗我到派出所谈话,结果把我绑架到马坪坝洗脑班关押了4个月。在洗脑班里,为了抵制听诽谤大法的书,经常受到罚站或晒太阳等体罚。3月18日我们再次不配合,于是一科出动全体恶警来体罚我们,七、八个人被罚站(在三十多度的大太阳下),男大法弟子被拳打脚踢铐在篮球架上,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卢启珍为制止他们这种恶行被打后铐在另一个篮架上。我被王永荣、胡仲均、郑其友、张晓兵四个恶警从床铺上用尼龙绳五花大绑地捆着拖到外面坝子里吊在树上,当时我只穿了秋衣、秋裤,我高喊:“警察不准行凶打人,你们执法犯法……,”一声声的高喊,引得二十多间牢房的犯人和所有的管教干部驻足观望。开始人们目瞪口呆,后来有的摇头说太残忍,有的口中念念有词:“炼法轮功的人真了不起……”。吊了十多分钟后,我的双手开始青紫发胀,大脑发晕、心里发慌,脚软弱无力后就晕过去了。在这期间我丈夫被判劳教,我十多岁的儿子一个星期看爸爸,一个星期看妈妈,幼小的心灵承受着极大的压力。经济上全靠在我家租房的房客借款供二个孩子上学。我的姊妹五人也经常受到公安和当地610的威逼,邪恶妄想利用威胁他们来强迫转化我。

四、第二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2002年十六大前夕(十月),琅环乡政府书记陈强雄、村支书黎绍荣,礼州派出所恶警等一行八人又闯入我家强行绑架我到西宁洗脑班,西城派出所的几个恶警在门口助威,没有进我家。我给他们讲大法好,我说我的儿女和婆母需要我供养和照顾,当时陈强雄打了三个电话请示610恐怖组织的头目,头目说必须绑架,怕我十六大再次去上访。他们只好对我说,你就去配合三天吧,要不然我们一个个都会被撤职的。这样八人连拉带拖地把我绑架到了洗脑班,一关就是四十天。

五、再一次被非法绑架

5日上午10时,一夥恶警(五男一女)非法闯入我家,留一人在楼下把门。一进门就拿出录音机、照相机,张牙舞爪。

晚上9点又再次闯入我家,这次来了9个人。一进大门,凶神恶煞,将我的三、四个邻居叫到我家,然后开始宣读什么所谓的搜查证,要我签字。我拒绝,并正告他们:“我炼法轮功,修‘真、善、忍’没有错,你们有什么资格、凭法律的哪一条要抄我的家?你们的这些所作所为都是非法的,你们都不许动。”我立即站起来走到电话机旁边要打110报警,一个恶警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其他恶警开始翻箱倒柜,群魔乱舞。我镇定自己,对他们说:“人民的警察不主持正义,为民做主,匡扶国家正义,而是正邪不分,拿着人民的血汗钱镇压人民,你们几年来到我家抄家成了家常便饭,我们为了修‘真、善、忍’被你们弄得妻离子散……。”我看到这些恶警不听劝说,便高声喊到:“街坊邻居,善良的人们,快来看看吧,我家遭强盗了,修‘真、善、忍’被他们这样迫害,而我们这巷子里,嫖娼、卖淫、吸毒贩毒的、偷抢成窜,群众怨声载道,他们不管,却来迫害善良。”这时邻居们都站出来看,大约有几十人,恶警的行为被曝光,被吓慌了,几个恶警冲下来拖着、按着我,不让我说话,硬把我拖进我家大门,然后拿出什么所谓的传唤证颤颤抖抖地读完,几个人连拉带抬的把我绑架走了。留下三、四个恶警继续抄家直到深夜1点钟(这时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最后勒令我的邻居签字。

他们将我绑架到凉山州公安处招待室202房后,私设公堂,轮番审讯我,二人一班、三人一班的,用尽手段的哄、骗、诈、吓,甚至用孩子上学一事来威胁我,我心不动,反过来问他们姓名和称呼,他们不敢回答。直到中午1点左右,他们见从我这儿挖不出什么,就强行给我铐上手铐,说要把我送到看守所,我告诉他们:“你们不要这样做,江泽民已被国际法庭起诉,你们不要当它的陪葬品。”最后我于6日下午5时堂堂正正闯出魔窟,回到正法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