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与刘成军一起证实大法的日子


【明慧网2004年1月6日】那天我在网上看到大法弟子刘成军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时,泪水挡住了我的视线、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我们的好功友,为了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下失去了年仅33岁的宝贵生命。但他的英勇慈悲的壮举将永载宇宙史册,生命也将得到永恒的荣耀。

记得我与功友刘成军相识的时候大约是2001年7月份,是他从奋进劳教所闯出来后到我们这儿参加证实大法时我们才认识的。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一次法会上,他坐在我的旁边。那次法会同修们都踊跃发言,他在法会上讲了他在奋进劳教所闯出的全过程。当其他同修讲出自己的证实大法感人事迹时,他的泪水一串串地往下掉,高大魁梧的身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后来,我们住在一起一段时间,一同做证实大法的事。他从不穿好衣裳,但衣裳都很整洁干净,那双革凉鞋每次出门儿回来都擦得干干净净地摆放好。

他在学法方面非常精进,99年7.20之前《转法轮》就看了300多遍。大家集体学法时,尽管他没有拿着书,谁要念错一个字都能听出来并给予纠正。由于刚从劳教所出来法学得少,困魔干扰得很厉害一拿起书就困。但他从不顺从困魔,小声念书,困就大声念,大声念还困就走着念,实在不行就用凉水洗脸,没用多久就冲过去了。他非常珍惜时间,就连做饭都得背法,每天晚上都坚持学法到12点才睡觉,第二天早晨3点40准时起床学法炼功。当时是每周日发三次正念,我们对发正念还不重视,只是每周日发三次。而他那时对发正念就非常重视,每一个整点都发,并建议我们也发。我们不发时,他就自己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静静地发正念。

刘成军刚来我们这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每次发完后他都让我们先走,他留在后面有什么情况他应付。当时我们这儿有一台一体机,由于资料需求量大,机器每天从早转到晚,后来机器总好出毛病,印刷资料停了半个多月。后来他承担了做资料工作,在他做的那段时间里机器变得听话了,再也不坏了,真相资料一袋子一袋子地送往各地。

在2001年10月1日,也就是他在奋进劳教所闯出来三个多月的时候,他来到了北京天安门,打着大法横幅喊着“大法好”绕广场奔跑,后遭恶警绑架。在非法关押期间,他拒报地址,绝食抗议22天后被无条件释放。他回来时,人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但没过几天就恢复如初。后来,我们的资料点被打入的特务给破坏了,资料点被抄。刘成军从资料点撤走的时候与上楼的恶警擦肩而过,恶警被刘成军的正念抑制着没反应过来,刘成军正念走出。

此事过了一个多月,他带领着大伙儿又建起了新的资料点。但由于资料点被破坏的事儿给当地功友打击很大,普遍怕心很重,做出的资料也没人敢发,一直处于被动,整个地区被恐怖笼罩着。他看到这种情况很着急,积极组织开法会、切磋交流共同提高。为了带动同修们走出来,他一人买了七桶喷漆背在身上,从早晨出去一直到下午2点多才回来,回来时两手满是通红的油漆。七桶漆只剩下了两桶,大街小巷到处是他喷的正法标语。在他的带动下,我们这儿的功友相继又都走出来了,每日需要的真相资料倍增。

等新资料点运转稳定之后,他就离开了我们这里,说是到外地建资料点,自那时起我们就很少见面了。他也经常回来,但是他在外面做什么从来不说。一直到“305电视插播”成功后,不久传来他被绑架的消息,我们才知道他也是参与这次壮举的一员。

我们的好功友刘成军如今已经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的亲人和朋友。他用生命证实了宇宙大法的纯正,用生命抵制了邪恶强加的迫害、用生命唤起着众多世人的觉醒。他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慈悲壮举将会被宇宙众生们永远记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