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恶警酷刑逼供 老年大法弟子威严不屈


【明慧网2004年1月6日】由于我修炼法轮功,今年60多岁。2001年1月15日,哈尔滨某分局几名恶警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到我家里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条幅、资料以及大法电台录音录像等。然后不由分说把我带上警车拉到分局。恶警石××伙同一姓高的拿着一叠真相资料往我脸上猛打,并且面目狰狞地问我资料从哪来的。我当时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邪恶安排的一切我不能承认,我就说:“不清楚。”恶警就把我的双手铐在背后弯腰撅了两个多小时,还不时地踢我的腿、往上提手铐子,狠劲地往下按我的头。当时我穿着羽绒服围着围巾,围巾都糊在脸上,恶警一边用围巾塞我的嘴和鼻子,一边恶毒地说:“让你不说,撬开你的嘴也得说!”就这样折磨得我呼吸困难几乎窒息。

直到晚上10点30分才把我送到看守所,我躺在冰冷的板铺上,真是又冷又饿,我就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功修有路心为径,大法无边苦做舟”。我暗下决心,请师父放心,我决不给大法抹黑,不管遭受多大的苦和刑罚,决不牵扯一个同修,让更多的同修在外边证实法,救度众生。

第二天(腊月二十三小年)又提审我,早上9点30分,石××和高××两个恶警还有市局的警察逼问我资料的来源,我不说,这些恶人就叫嚣:“不说扒你的皮也得说!”我警告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恶警石××说:“不用警告,18层地狱28层地狱我都下。”他们把我的手上下背铐起来,又逼着撅了三个多小时。两个恶警轮流将我的头夹在他们的腿中间,头离地只有一尺高度,并且不停地往上提手铐子,并再猛劲地往下压头,还说一些难听的话:“怎么样?感觉挺舒服吧?想好没有?”

我不理他们,不停地背师父的经文《威德》,三个小时的迫害,我一点汗都没出。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呵护,这是大法的威力。12点30分他们把我送回监号,并说:“回去好好想想,下午接着来。”下午2点30分接着提审我,这时我的手背手腕肿得很粗,并且有鸡蛋大的水泡,好像马上就要破了似的,恶警根本不管我这些创痛,厉声恶气地叫喊着:“想好了吧?赶快交待,不够劲吧?我们有的是办法,什么时候你说了就放你,不然就陪着你,看你老太太的骨头硬还是我们的家伙硬。”接着,他们就左右开弓打我的耳光,也不知道打了多少耳光,我只觉得两耳轰轰响,眼前冒金星。恶警手打累了就用脚踢我的腿,一直折磨到晚上5点30分,才把我送回监号。

正月初九,也是节后他们第一天上班,又提审我,这次是在分局里想用亲人来劝我,我姐姐被他们叫来让我写保证书。当着所有在场的公安工作人员和恶警及家人的面,我说:“写什么保证?我60岁的人了给我上苦刑,我不就是炼功做好人吗?我并没有犯法,放着那么严重的刑事犯罪不去管,专打好人?”当时在场的人都一言不发。

到5月10号,他们通知我送劳教所,我一路上背师父的经文,心里非常坦然,当检查完身体后,说有病拒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慈悲的师父的安排,就这样我被无条件释放。

我只是千千万万坚持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被人权恶棍江××无辜迫害的一个小小的例子,江氏集团对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真是罄竹难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