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班”里的非人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6日】我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不仅摆脱了二十多年疾病的折磨,而且心灵得到升华,我按照大法要求做,工作踏实,不计较个人得失,乐于助人,受到同事、邻居好评。然而做好人也不行。从1999年7月20日江××制造这场史无前例的对大法和广大大法修炼者的迫害以来,我遭受了多种迫害,如:上班不发奖金,跟踪、软禁。特别是9个月的所谓“学习班”的监狱生活,使我亲身经历了江××集团对大法修炼者的肉体精神折磨,完全违背宪法,对外还在掩盖着。

去年某月一天,我正上班,单位领导说找我有点事,要我去一趟,没想到刚上车就遭绑架,秘密送到某地拘留所。在那里,我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我说:“我没有犯法,我是修炼人,把我关在这儿是错误的。”结果610恶人和警察就在监舍当众打我耳光。我说:“不准打人,打人违法。”恶人却说:“法轮功例外,就是要迫害你法轮功,你去告,到处都是江××的天下,是他叫镇压的。”后来又因我抵制迫害,被恶人打了七、八次,拳打脚踢,关黑房子,罚站十多次,一站就是3个多小时,不让我睡觉。在我的严正抗议下,晚上12点过才让回去睡觉。有一次罚站中,一警察对我恶狠狠地说:“你不要以为你有关系,江××是最大的官,哪个人也不敢出来说情,说了他自己都要遭殃。江××有枪杆子,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还攻击、谩骂大法、师父和大法弟子,两个多小时后才放我回监舍。一个警察头目曾恶狠狠地对我说:“你不是本地人,你要是本地人,我把你弄成一堆烂肉。别的人(刑事犯)死了,还有人过问,法轮功死了,拉出去烧了就是。”

他们把我们法轮功学员关进了“禁闭室”,里面没有水,阴暗、潮湿,空气不流通。恶人不准我们洗饭盒,洗漱,多次不让倒马桶,故意不送开水,从肉体上、精神上折磨我们。610的小头目曾扬言:现在是肉体上控制你们,以后还要精神上控制你们。他们在我们喝的开水里放东西(不知什么药),使我们头晕脑胀、整天昏睡,我们只好喝冷水。他们又在菜汤里加东西,使我们脸色灰暗、精神迷糊,我被迫害得皮包骨头,吃不进饭,持续高烧数天、奄奄一息。

我刚被关进去时,他们称办所谓“学习班”,此处是高墙、铁门、铁窗,里面还关有卖假酒的、骗钱的、卖淫的、吸毒的等,我就质问该所长:“这儿明明是监狱。”所长说:“这儿对外是‘学习班’,实际就是监狱。”每当有外地人来参观时,他们就把其他人(不是法轮功学员)转移到另一间房子去,等参观的人一走,就又把这些人关回我们监舍,目的是欺骗广大人民群众。他们这样做,使我更认清了他们的造假本质。

我的家人都以为我在“学习班”学习,他们不知道我在里面遭受非人的迫害。对我们的管理完全是对犯人一样,平时关在房间里不准靠墙,我们睡在铺一层层板的水泥床上,水泥床不透气,早上起来棉絮都是湿的。我们每个人都全身痛,平时白天不准坐在“床上”,只能坐在床沿边,床沿也高,脚着不到地,长期坐,我的脚都吊肿了。我每月被逼交350元生活费,吃的却是老萝卜、白菜帮、没有一点油星。恶人经常找茬打我们,许多大法弟子挨过打,有的被打多次,被他们拳打脚踢,用警棍打、电棒击。有的法轮功学员双手被吊在门上,一打就是7、8个小时,全身都是伤,有的被拉出去打后就不知去向。然而江××一伙对外却宣扬对我们如何“好”。他们的所作所为很怕广大民众知道真象。我出来后,单位领导曾威胁我:“不准说里面的事,否则再把你关进去。”可见他们所干的一切是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