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新乐市看守所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1月7日】我是1999年4月开始炼法轮功的。那时炼功点只有20几个人,到7月20日镇压前已增至近百人。迫害开始时我也走了不少弯路。7月我被非法抓到拘留所,那里已有十几名同修,白天饭吃不饱,晚上睡铁窗、铁门不通风的屋,每天伙食费20元。河北省新乐市610邪恶头目白晚生到那儿就是满嘴骂人、出手打人。

那次我被非法拘留了7天,并被强迫交300多元伙食费及罚款。此后,我的生活再也没有安宁,每逢节假日和敏感日都要到大队集合。不准请假,农活再忙也不行。如国庆节,正是秋收、秋种一年最忙的时候,也得到大队集合,每次都是十天半月。就这样随便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

2000年5月又非法把我抓到新乐市看守所。一进所,凶狠的所长就向我胸前猛打几拳,打得我出不了气。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晚上不让睡觉,号长还叫别人打了我一顿。每个人进去都要过这一关。里边都是些杀人犯、偷盗犯、诈骗犯、吸毒贩毒的。看守所逼迫我们干苦工为其创利,白天干活直到晚上12点,就这样做苦工,伙食却特别低,根本就吃不饱,早上玉米粥馒头,中午菜汤馒头。在号里我多次讲真象,犯人都出了善心,能够善待大法,有一名石家庄市的年轻犯人,说出去找我也炼法轮功。

关入看守所20多天的时候,我们炼法轮功的几个都被叫出去,先是站马步,谁站不住就打谁。最后打也站不住了,都累倒在地上才停止。又把我们四个戴背铐,一戴就是3天,两手腕都肿了,手铐深陷入肉里边。等到拿下手铐时特别痛,肉皮都被铐下来几块,直到现在还有痕迹,当时两只手好几天抬不起来。

在这个号里住了50天,把我又转到行政拘留号(当时我县拘留所和看守所已合在一起,原来两个地方),在那里通过讲真象,很多人都明白了大法是咋回事。湖南省13名同修在进京半路上被抓到看守所,把她们的大法经文、书、钱全部收去。第二天,湖南同修绝食抗议,要求学法炼功,归还书和经文,干警们大打出手,还用木棍打。

接着河南三位同修也被抓来。搜查号房时,在我们号收到了一本《转法轮》(是湖南同修走时留下来的),恶警就叫法轮功学员往前站。大法弟子成了他们练拳脚的靶子。拳打脚踢,还用皮鞋打脸,把我的鼻子打得直流血。他们发泄完后我们到号里一看满屋子乱七八糟,洗衣粉、牙膏、香皂,凡是没用过的全拿光了。

8月30日从石家庄看守所又转来了九名同修,都是从北京上访被抓后由北京分到石家庄市,再从石家庄看守所分到新乐看守所的。大法弟子一来就绝食抗议,不说地址、姓名。610邪恶头目白晚生领着打手,把这些已经几天不吃不喝的同修打倒了还用脚踢。

就这样在刑拘号又是13天,我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了它们的暴行。这次家里子女不忍我再忍受迫害,多方奔走,交了勒索的罚款七千多元,才得回家。回家后不长时间又被抓到派出所,2001年春节前又无故被抓,每次要勒索罚款。我质问他们为什么非法抓人?恶警说知道你是好人,可上边叫这么干,没办法,我吃着江泽民的饭不干行吗?这两年多非法罚款共计一万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