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劳教院迫害大法弟子实例


【明慧网2004年1月7日】辽宁丹东教养院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近三十人,岁数大的66岁,小的27岁,亲兄弟有3名,有4名被关押的男大法学员的妻子也曾因修炼大法,被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丹东教养院管教警察明知道炼功人素质高,是好人,但仍以“政府的规定”为借口,坚持执行江氏迫害指令,迫害法轮功学员。以下是几个迫害案例:

法轮功学员邵宗业至今还被关押,曾经在站排走路时被恶警胡大明偷袭,一脚踢在腹部,神经受损伤,当时走路、站立、直腰都困难。现在仍然不能负重,步履艰难,时好时坏。邵宗业曾多次因坚修大法被送铁笼严管。

法轮功学员万初海现年31岁。2003年4月份,教养院成立所谓专管大队迫害法轮功。由于万初海在床上散盘着腿,队长高伟杰不准,万初海抵制恶警无理要求,被关严管号半个多月。非法劳教期满,因他拒不写“三书”,坚持修炼,又被超期关押一个多月。最后恶警无奈才放人,万初海堂堂正正走出教养院。

法轮功学员王丙林、宋积微,曾因不写“三书”被严管,被用电棍电击,罚蹲铁笼。

王昌龙曾因声明在恶警的迫害下违心写的“三书”作废,被恶人扒光衣服,犯人在恶警指使下用卑鄙的手段电击其敏感部位,痛苦难忍。现在由于长时间关押,王昌龙身心遭到严重摧残,身上生了疥疮。犯人们从内心也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却麻木干着昧良心的事。一些犯人在大法弟子慈悲的行为感召下,也想做好人,却经常被逼着做一些觉醒后不愿干的坏事,不法警察有时也给这些刚想转变的犯人制造恐怖气氛。

最近为了给大队创利润,法轮功学员被强制穿上红马夹,出外劳役,被烈日曝晒,身上、胳膊破了皮,出了水泡,疼痛难言。

被非法关押期间,多数大法弟子写了“起诉书”起诉恶警非法抓人、非法关押,其中张紫阳学员写了两封“起诉书”,被恶警丢在废品办公桌里。教养院根本不给大法弟子申冤的自由。

狱警队长高伟杰,表面上挺好,但为了完成“转化”任务,背地里叫普教班长看着,不准法轮功学员学法,看经文。每月一次接见日,高伟杰就跟法轮功学员家属做工作,说别人都转化了,写了“三书”很快就能放人等等,骗了这些家属。使这些家人再去逼迫法轮功学员妥协。其实那些在高压下妥协写“三书”的人也是长时间被关着,落入魔掌之中,听从摆布。

犹大被利用来造假:

(1)其中有个叫王健伟,为了早日释放,胡言乱语,有的警察也说他根本不是个炼功的人了。恶警还培养了两个邪悟小丑──陈正凯、胡志强,大肆写文章,上报纸、上电视“揭批”,其中还有李洪德、安洪旭、倪宏磊。

(2)政法委来人,教养院警察便让犹大们出面讲话,不让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见到。在非典期间丹东电视台新闻播放了在教养院拍的诋毁法轮功的录像,其中胡志强为了早点回家,昧着良心在录像中编了一些台词,恶警不准大部分人说话,有的在教室看电视(当时电视都不给声音),如在床上坐着的镜头都是假的,都是强迫排练的节目。教养院和电视台排演的这些鬼把戏,就是来蒙骗民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