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马分尸”、阴道塞辣椒刮刷──大连恶警苑龄月阴毒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1月7日】苑龄月是大连市教养院女队三中队(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主管队长,今年33岁,住在大连市沙河口区绿波小区。此人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残忍,阴毒伪善,多数对大法弟子实行的流氓刑罚出之她的策划授意,如对女大法弟子的“五马分尸”酷刑。

大法弟子仲淑娟,49岁,因坚修大法,被苑龄月弄进小号上了“五马分尸”刑,即把人成大字形绑上,吊起来同时向五个方向拉扯,两腿被劈开,下面放一把椅子,人吊起来一上一下的往下蹲,用椅背的尖角撞击阴部,撞得仲淑娟声声惨叫,下身流血不止肿得老高,不能走路。大腿筋被撕裂失去功能,不能下蹲,上厕所要人帮助坐便盆,三个月不能自理。对大法弟子仲淑娟的迫害就是苑龄月的主谋。

孙燕,30岁,坚定修炼证实大法,把苑龄月气得七窍生烟,多次把她弄进小号折磨,被上过“五马分尸”刑,往阴道里塞过辣椒,用刷子刷阴道,每次都是不昏死过去不罢休。经常是旧伤没好新伤又来了,每次从小号被拖上来脸色都是铁青的,极度虚弱。在教养院的两年多时间,孙燕一直是瘸着腿,手指不能曲伸。这一切都是苑龄月的罪行。最近又把孙燕与其她两名大法弟子送到龙山教养院,也是苑龄月的蓄意迫害。

陈辉是位26岁的姑娘,也被苑龄月指使上过这种流氓刑。被苑用各种刑罚。苑龄月用流氓下流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的实例还有许多,这里不一一详细叙述了。

苑龄月的阴毒令普教打手都胆寒,背地里都说:“它太损了。”每当苑在劳动现场或在走廊窗外冷冷地盯着谁时,这人就是要遭迫害了,不出几天这个大法弟子就会被关进小号折磨。苑迫害大法弟子都在晚上进行,她安排打手迫害谁,怎么迫害,自己就躲在暗处看着,当人昏死过去她进去检查,看是真昏死过去,就让打手用凉水喷醒再折磨。大法弟子常学玲就曾被这样折磨过。

苑龄月打人无数,打人凶狠,打人耳光象家常便饭。孙燕,邹秋菊,于守芬,王彬华,常学玲,刘军,李敏等许多坚定的大法弟子都被打过耳光。秦淑兰,陈丽华年龄都近60岁的人了,跟她妈妈年龄差不多,苑打她们耳光时一点不手软,一口气就是十几个,脸上马上就肿起来了。有时她刚打完人耳光,突然变成笑脸摸摸你脸,拍拍你肩膀,象什么事没发生一样。其变态恶毒令人匪夷所思。

苑龄月利益心极强,利用法轮功学员不能与家属见面的机会,捞钱捞物。经常以“安检”(安全检查)的名义翻箱子把法轮功学员的贵重物品借口保管给拿走,解教了也不还。法轮功学员收不到家属的存款屡屡发生,有的人过后知道了查找,多数人查不到就不了了之。还有的人根本不知道家属给存了钱。法轮功家属托人送进的食品用品全收下,却不能全部到学员手中,有时明明看见自家的东西在办公室放着,自己就是拿不到。

为了爬上大队副的位置,她不择手段,使出浑身解数,升级迫害法轮功,谎报成绩,欺上瞒下,出卖灵魂出卖人格,终于挤走对手黄丽娟,坐上了大队副的座椅。为了向上级邀功,她一上任大队副就下令被关押的人买新校服,买床单,原来每人都存有三个新床单,也不让用,必须买新的。其校服质量之差,价格之高是有目共睹的,苑回扣却拿了不少。

苑龄月双手沾满大法弟子的鲜血,在迫害法轮功的几年中捞到了不少好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苑龄月所欠下的罪业是一定要偿还的,人不报天报,时机一到一切必报。大法是慈悲的,也是威严的。正告苑龄月赶快收手,弥补自己的罪过,不要因为自己的罪恶给家人留下痛苦的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