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记实:走过冬季


【明慧网2004年1月8日】(题记:本文所叙述的故事都是真实的,人物姓名为化名。)

昨晚下了一夜的雪,大地上房子上都被洁白的雪覆盖了,整个世界都被装点得银妆素裹,分外晶莹,此时的街道上留下的大多是晨练人们的足迹。冬天真的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喂,伙计今天早上吃什么?”四姨问道。“省着点儿吧,这又不是在家,我看把上顿吃剩的土豆炖白菜热热就行了,我们现在漂泊在外,比起那些被关进牢房的同修们,我们还想什么呢?”四姨夫随口说道。“是呀,又到新年了,有机会向他们问个好才对,五年了,以前每逢年节,我们都去那些同修家里看看,问候一声,今年是不行了,我们自己也离开家了……”四姨说着眼睛无目的的向窗外看去,这时有一群人的说话声引起她的注意:“你看那些炼法轮功的,真了不起,都把江××告上国际法庭了,镇压这么多年他们真是越压越强,依我看离给他们平反的日子不会远了,到那时我也学法轮功,免得成天病病歪歪的。”“要想学现在就学,早学早受益……”另一个人答道。听着人们的议论,四姨眼角湿润了,“喂,听见了吗?伙计。”“听着呢。”“如果能让人们明白,我们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这正应了明慧网上的同修的话,‘飞雪打梅梅更红’!”“是呀,这么多年的迫害也没有摧垮大法弟子的意志,就拿我们来说吧,宁可失去那么好的工作,也不听他们的……”

究竟这是怎么回事,还得从头说起。四姨原来是在华东电力集团公司东北一家中型火力发电厂工会工作,月薪2600元,四姨夫在该电厂所属的干灰公司工作,月薪2400元,家境殷实。

四姨是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得法后处处以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由于在工会工作有些权力,就想方设法为职工排忧解难。工人们逢人就说,她是一个好干部,我们的知心人。在98年松花江的大洪水来时,公司号召干部职工捐款。当时四姨的工资不是很高,又加上刚买的房子,手头不是太宽裕,就是这样她拿出了2000多元钱和很多衣物,这是全厂捐款最多的。当厂里的电视台来采访她的时候,四姨语重心长的说:“这一切都是我们师父的教导,处处为他人着想……”电视播出后,在全厂职工中引起强烈反响,大伙都说,你看还是炼法轮功的,人真好。四姨夫是99年开始炼功的,修炼之后他把吸烟酗酒等恶习都改了,他的同事都说,老王这人变得越来越好了……

正因为大法能起到从根本上改变人心、提高人们的道德素质和身体素质的作用,从而获得了很多人们的喜爱,从96年到99年镇压前该电厂有近百人在文化宫前晨炼。

然而自从99年江罗集团出于妒忌之心,非法迫害法轮功以来,电厂领导不顾广大干部职工身心受益的事实,违背道义与良心,开始迫害大法弟子,抄家、拘留、罚款,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甚至以开除工职相威胁。在这种压力下,有一些人屈服不炼了,而有些人不但没有放弃反而向厂领导直言大法的真实情况,并以各种形式向各级领导甚至中央反映情况,表达修炼者的心声。四姨就是其中之一。2000年秋,四姨进京为大法上访时,厂领导将她报到哈市610办公室,并把四姨夫软禁在松花江边的宾馆里近一个月。当四姨从航运看守所被放出来后,单位给她开除党籍、开除工职,留厂查看一年的处分,每个月只给3百多元的生活费,这时有些人(他们不知道四姨夫也修炼)让四姨夫与她划清界限,免得受牵连。每当这时他总是一笑:“我愿意养活她,她是个好人。”这种开3百多元的日子持续了二年半,每当想起那段日子,四姨总是欣慰的说,“还是我们伙计理解我呀!”每逢年过节,厂里的领导和片警都要来“关照”一番。每当这时四姨就向他们洪法,讲善恶有报的道理。有些人渐渐的明白了真象,不再主动去干助纣为虐的事了。

由于本县大法弟子的经济状况多数不怎么好,好多人没有工作,加之这几年的迫害使他们的生活十分的拮据。每当这时,四姨就拿出自己的积蓄无条件的帮助他们,她总是说,这一切都是邪恶的迫害造成的,同修之间不互相帮助,还能在一旁看着吗,谁让我们是一个整体了呢?

今年11月份,哈市又要在到外区办洗脑班,几个610的人来厂里,非得让四姨参加。她听说之后就离开了家,厂里就三番五次的找四姨夫,后来他也走了,放弃了优越的生活条件,陪着妻子过着那种流离失所漂泊的日子……

象他们这样有家不能回,有工作不能做的大法弟子在全国不知道有多少,这一切究竟是谁的错?谁在破坏社会稳定,谁在“亡党亡国”?这一切不都一目了然了吗?

大法弟子为什么宁可放弃工作甚至生命而不放弃修炼?因为他们明白了“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转法轮》p14)

所以迄今为止大法传遍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一亿多人在学炼,获得了各国政府和组织的1000多项褒奖和广泛认同。江罗集团的倒行逆施遭到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的谴责和抗议。江泽民和罗干频频被告上各国法庭,创下了国家领导人成为被告次数的最多记录,二十世纪最后一个独裁者面临的是人心、道义和法律的全球大公审!那些紧跟江泽民一伙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有的被告上海外法庭,其中湖北公安厅厅长赵志飞在美国和德国都被判有罪,其他的官员和警察都被一个名为“追查国际”的组织在追查和取证之中,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些双手沾满自己同胞鲜血的民族败类们一定会受到历史和人民的清算。

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生命的路是自己在选择,奉劝那些还在行恶的人们,停止做恶吧。四人帮及其帮凶的下场应该引以为戒了。正如高尔基那句名言:“乌云遮不住太阳,是的,遮不住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