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连开发区董家沟镇父老乡亲的信

【明慧网2004年1月8日】

开发区董家沟镇可贵的父老乡亲们,你们好:

也许您忙完了农活现已进入冬闲,也许您还在为其它事忙碌着,请允许我们在您不太忙时,占用您一点时间向您介绍一下发生在您身边的事。

提到董家沟镇鹿圈村牟屯的付义全,很多人都知道他待人处事真诚善良、忠厚老实。可您知道吗?2003年12月1日开发区“610办公室”伙同董家沟镇政府的歹徒第四次把他非法绑架入狱,现正处在肉体被残酷折磨、精神上被野蛮洗脑的双重迫害中。

一、不幸、善良的义全

义全家境贫寒,他20岁的那一年父亲去世,他年幼的三个弟弟两个妹妹个个身瘦体弱,这对本来就多病的母亲来说,可谓雪上加霜,日子没法过了。义全的母亲天天哭,由于极度悲伤,很快双目失明。为了减轻母亲的痛苦,为了年幼的弟妹们能生存下去,善良的义全,别无选择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一边安慰照顾失明多病的母亲,一边拉扯年幼体弱的弟妹们,年复一年的操劳终于把弟妹们拉扯成人,义全又帮弟弟们盖上了新房,娶了媳妇成了家。他40岁了才结婚。弟妹们虽然都成了家,可母亲却重病缠身,经常住院,一天吃多少药也不见好转,特别严重的哮喘病把老人折磨的痛苦不堪,看到被病魔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母亲,义全心如刀绞,束手无策。贫困操劳已使善良的义全未老先衰。

二、幸运、无私的义全

96年,义全幸运地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大法使这个苦难的家庭绝处逢生。义全学法时母亲也跟着听,并严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待人处事,在各种心酸往事的回忆中,在矛盾中,老人能不断地守住心性,提高心性,不怨、不恨、不计较,与人为善多宽容,渐渐地老人的病好了,多年来一粒药也没吃。无病一身轻,这对于全家人来说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奇迹。全家人及知情的乡邻都见证了法轮大法好的事实。

因修炼大法而身心受益的义全时时处处都努力做到大法所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这样的例子太多了。这里只说他在2003年12月1日第四次被非法绑架前不久发生的两件事。在被非法绑架前十几天的一个傍晚,他突然发现西大河里的地下自来水管破裂,大量的自来水流入西大河。别人看到义全赶紧往家跑,准备挂110报警,就对他说:你还管这事,你可真行。这时,义全脑子里浮现出师父在讲法中举的那个例子:看见自来水龙头打开了,你随手就把它关上,因为它涉及到整个社会的利益(记不准师父原话,只是义全当时脑子里的记忆)。义全说:现在百姓用水这么紧缺,要没人管,这一宿国家得损失多少水啊。义全挂通110并说明自来水管破裂的位置,自来水管很快被修好了。

另一件事发生在义全第四次被非法绑架前一个多月的一天,菜贩子开车去义全家买大白菜,为了多卖钱,菜贩子把大白菜叶扒掉很多,连白色菜叶都往下扒。义全妻子虽然不高兴,但看到义全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也就没说什么。菜贩子修理好白菜,过了磅,装满了车,却说:钱等以后再买菜时一起给吧,义全同意了。菜贩子开着装满大白菜的车走到西大河,一不小心把车翻到河里。义全夫妻俩赶紧喊来了亲属和邻居,又开出自家车,大伙帮助菜贩子把菜搬出来,把车拖出来后,菜贩子看到满是泥水的菜,不但不要,还说些不好听的话。在场的人都觉得菜贩子处事太不公平,义全的妻子和二弟根本不干,双方僵持不下。这时义全想起了师父的教导:“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是啊,这样的菜拉出去卖给谁呀?就是卖了也要赔很多钱的,菜贩子的家庭能承受得了吗?想到这儿,义全当即决定,这些白菜自家全部留下。妻子劳累了两天,腌了六大缸酸菜。很多邻居不理解,就连义全的弟弟都骂大哥傻,可义全却很坦然。他就是这样在日常生活中,在矛盾中,实实在在地按照师父“无私无我”的教导,处处设身处地替别人着想。其实真修的大法弟子都能够对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在各行各业身体力行做好人,更好的人。象这样利国利民的修炼群体,理应受到政府的鼓励和支持,然而事实恰恰相反。

三、法轮功千古奇冤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以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为根本的佛家上层修炼法门,以修心养德为重,辅以五套炼功动作,修者若能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重德修心,不断归正自己不好的思想和行为,随着心性和品德的提升,身体自然就会得到净化。表现在日常生活中,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宽容忍让,无病一身轻,身心愉快。法轮功自92年传出社会,由于其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效果好,所以人传人,炼的人越来越多。

可贵的父老乡亲们,你们知道吗?1998年下半年,前人大委员长乔石在调查报告中说:“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可见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前,是被认可的,为什么全面打压后,就今天出个自焚,明天来个杀人,后天弄个剖腹,简直穷凶极恶,这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吧?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发表声明说:“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江××一手导演的骗局,破绽百出:躺在医院里的“自焚”者个个被裹得严严实实,医学上烧伤病人要让皮肤尽量暴露,他们不怕捂坏了人吗?他们在掩盖什么呢?“自焚”的小思影气管切开,两三天后竟能唱歌?连医学专家都认为不可能。被火烧得焦头烂额的王进东,腿上放的装汽油的雪碧塑料瓶却完好?那不是“自焚”后加上的道具吗?-----如此明显的破绽,竟好意思拿出来献丑?可见,太急于为继续深入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了。

同样,法轮功“围攻”中南海,“与政府作对”,也是江氏为全面迫害法轮功编造的理由,老百姓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忍则忍,有冤屈向政府反映,是对政府的信任,怎能说是与政府作对?预加之罪,何患无辞!岳飞不是被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的吗?自古以来正邪不两立。没有高山,显不出洼地,法轮功太正了,邪的必心虚。如若心中没鬼,为何搞“一言堂”?封锁大法网站,焚毁大法书籍,抓捕上访、发传单讲真相的大法弟子,只许原告说话,不许被告开口,人们如何兼听兼看?

父老乡亲们,俗话说“无利三分不起早”,如果法轮功真的不好,早就没人炼了,还用打压吗?事实是,对法轮功四年多的血腥迫害,不仅没能使法轮功消失,反而越来越壮大,如今,法轮大法的著作被译成30几个语种,洪传世界五大洲70余国家和地区,得到1000多项褒奖。这不值得人深思吗?即使在咱们国内,江氏曾疯狂叫嚣“三个月铲除法轮功”,并且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这样恶毒的指令下,操纵整部国家机器疯狂迫害法轮功,可是,四年多过去了,越来越多的世人逐渐认清了这场迫害的卑鄙和残酷,越来越多的世人也见证了法轮大法及其弟子们的慈悲、神奇和伟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得法修炼了,法轮大法永远都不会被铲除。

江氏迫害法轮功,动用了四分之一的国民经济,仅举几例:2001年2月27日,江氏拨款40亿元人民币,安装大量的监视器,监控法轮功学员;2001年12月,江氏一次性投入42亿元人民币建立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中心或基地。花费这些来源于人民的血汗钱和海外投资的巨额资金连同强加于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罚金,用来迫害亿万普通无辜百姓。直接给中国人民生活和国家经济带来沉重的压力和严重后果。

法网恢恢,善恶必报。今天江氏及其打手帮凶们(李岚清、曾庆红、罗干、丁关根、刘淇、周永康、夏德仁、赵志飞,其中丁关根、刘淇、周永康、夏德仁、赵志飞已被法庭判定有罪)在海外多个国家和地区,被以“群体灭绝”、“酷刑”、“反人类”等罪名告上国际法庭,即将面临全世界正义审判。

江氏为了逃避国际社会对其恶行的揭露和谴责,不惜牺牲国家政治经济利益,甚至以出卖国土为代价(1999年12月出卖了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给俄罗斯,2001年5月出卖27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给塔吉克斯坦。清朝慈禧太后也没昏庸到这种程度!)换取他国对其迫害良善的沉默,充分暴露了江昏庸残暴的邪恶本质和对来自人民审判的恐惧!

可贵的父老乡亲们,我们能共同生活在董家沟镇这方热土上,是因为我们今生有缘。为了您不再受谎言的欺骗,我想对您说几句心里话:法轮功学员用自己节衣缩食积攒的钱,冒着被抓,被打,被劳教判刑,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把自做的真相资料送到千家万户,为的是使自己的同胞,父老乡亲,兄弟姐妹能明白真相,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美好的未来。

希望您了解真相后能分清善恶,不要无意中做出有违正义与良知的事(如果您已经对大法做了不好的事,您一定要想办法弥补,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人生有个光明的前程),也希望您把真善忍记在心中,善待大法,善待法轮功学员,让更多善良人明白真相,您和您的家人一定会有光明美好的未来。

可贵的父老乡亲们,拿出您的善念和正义感,关注一下四年多来一直遭受迫害的善良老乡——付义全!

四、付义全屡遭迫害

江氏对法轮功实行群体灭绝的国家恐怖主义,致使数以千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被打死,打伤,打残,妻离子散,流离失所,致使亿万法轮功修炼者的亲属,朋友,同事和单位受到株连,人民受到谎言诬陷的欺骗。江氏利用谎言、金钱、权力和生存相胁迫,致使许多人,做出了有违正义与良知的事,甚至参与迫害善良,助纣为虐。付义全四年多来屡遭迫害的经历只是这场浩劫冰山之一角,下面是他和他的家人身心倍受摧残的点滴。

为了给师父和大法讨个公道,为了让众多中国老百姓明白真相,和自己一样身心受益于大法,2000年1月,付义全去北京上访,想以自己和家人受益于大法的亲身经历,向政府证明法轮大法好。此善行却遭来横祸:被劫持到大连开发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释放时抵押5000元钱,如到2000年7月不发生其他事情,5000元钱就退给付家。恶徒为了得到这5000元钱,使尽了招术。开发区“610办公室”伙同董家沟镇派出所经常到付家骚扰、威胁,使付家老小整天提心吊胆,不得安宁。同年8月付义全在山上干完活,回家准备拿刀割草,走到家门口被恶徒非法绑架,在开发区看守所又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并以此为由扣留了付家的5000元钱抵押金。

恶徒如愿以偿得到付家赖以活命的5000元钱,根本不在意付家人的困境!义全13岁的女儿小学刚毕业,准备去离家很远的中学上学,义全种了很多香瓜和菜,准备用卖瓜菜的钱给女儿交学费和买自行车。由于义全家住偏僻的山沟,瓜菜都是义全开着自家的农用车到市场上或走街串巷卖。义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没人开车,香瓜熟了,堆得满院都是,时间长了,加上天热,瓜都烂了。义全的妻子看到满院的烂瓜,急得团团转,再到菜地里又看到满地的老菜、烂菜,心里如火烧般难受,她整天泪水涟涟,有时很长时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看着她你都能流泪。

以上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开发区“610”赵谦。

2002年7月29日中午,义全在自家的小房顶晒玉米,突然去了两辆警车,从车上下来一些气势汹汹的恶警,让义全跟他们走一趟,义全让他们有话在家说,被恶警威胁道:“如果你不去,我们可以实施武力”。就这样,一帮恶警把义全逼上车,拉走了。之后,四五个恶警把义全家抄得底朝天。这时义全的妻子由于剧烈的惊吓和伤心起寒了(一种病),喘不上气,满炕乱滚,在这种人命关天的情况下,毫无人性的恶警还在继续翻家,根本不管义全妻子的死活。在义全亲属的帮助下,义全妻子被送进医院,恶警翻够了才离开付家。

以上迫害的主要责任人:董家沟镇政府副书记崔岩林 电话:办公室7340321 住宅7616101 手机:13940816031

义全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大连教养院期间受尽非人虐待:由于教养院非常潮湿,导致义全浑身长满了疥疮,奇痒无比,昼夜痛苦揪心。因学大法而身体十分健康的义全在教养院里四五个月就被折磨得像七十多岁气息奄奄的小老头,并患有严重的糖尿病,臀部不断流浓。

教养院只好把义全送入大连春柳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尿糖4个“+”号,血糖25.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教养院还把义全绑在床上,并指使几个无人性的恶徒看管、辱骂折磨义全,如此迫害使义全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直到生命垂危,教养院怕担责任,叫义全的弟弟把他背走,同时勒索抵押金5000元。

生命垂危的义全回家也没得消停,经常受到董家沟镇政府司法助理高福圣的无理骚扰。恶徒们还经常骚扰付义全的弟弟,扰得付家老小日日不得安宁,天天提心吊胆,生怕义全再被无理抓走,受非人折磨。义全顶着无休止的骚扰、恐吓,以超人的毅力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健康,没吃一粒药。

以上主要责任人:大连教养院院长郝文帅;董家沟镇政府司法助理高福圣,单位电话:7340130 住宅电话:7612366 手机:13130446378;董家沟镇政府副书记崔岩林。

2003年12月1日,邪恶之徒找到付义全,当了解到义全身体已恢复健康时,问义全吃没吃药,义全告诉它们没吃,恶徒们竟以此为由又将义全再一次非法绑架入狱。

主要责任人:董家沟镇政府司法助理高福圣

可贵的父老乡亲们,我们不敢想象现在善良的义全身心正遭受着怎样的摧残?他还活着吗?我们都是父母所生的血肉之躯,都有做人起码的良知和善念,如果您的亲人是大法弟子,现正遭受着和义全一样的痛苦,您此刻是怎样的心情?难道上访就是犯罪吗?如果不许上访,政府为何成立信访局、信访办?受到不公正对待,为何不许上访?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把戏?显而易见,这是一场对法轮功有预谋的迫害。

在此正告大连开发区“610”的赵谦、董家沟镇政府副书记崔岩林、董家沟镇政府司法助理高福圣、大连教养院院长郝文帅,立即悬崖勒马,不要再当江氏的替罪羊,自古坑害好人的恶徒,都没有好下场,执行上面的命令并不是护身符。

“文革”时,迫害老革命、好干部的“四人帮”不都在文革结束时入狱而亡了吗?其余各地的追随者,参与打砸抢的“三种人”永远不得重用,违法的判刑,17位公安打手,被押到云南秘密枪决,对家属却称“因公殉职”,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那时一心迫害好人而妄图捞取政治资本的“红人”,到头来却捞丢了官职、捞丢了脑袋。甚至家人都要受牵连。-----谁都不愿悲剧发生在自己的头上,停止作恶,将功补过,才是唯一的出路。每个人要什么样的未来,都是自己说了算。

也请知情的乡亲们帮我们规劝那些追随江氏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前车之鉴,多行不义必自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