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派出所和洗脑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月8日】我是因疾病缠身而病休下岗的,多年的病痛使得我身心倍受煎熬,轻微的家务难以承担,亲人为我的生命担忧,整个家庭笼罩着阴云。在1998年病重期间,我有缘修炼法轮功,不到三个月浑身的疾病全好了。从没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欢笑、阳光又重新回到我的家庭和我的生活,我是一名最幸运的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于国于民都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却无辜受到了当权者无理的强权镇压。邪恶的迫害卷走了欢乐、祥和的生活,带给我和家庭的是痛苦的磨难。

2000年6月19日,我正在班上工作,民警和另一人,在了解我炼法轮功的情况下,让我跟他们去一趟派出所。我当时想,我炼功做好人,从不做坏事,去就去,没多想,就跟他们去了。到了那里,恶警问我,中央不让炼法轮功,你为什么还炼?我说,我原先身体一身病,瘫在炕上不能干家务,病得很严重,通过炼法轮功不到三个月全身的病全好了,身心得到了健康,一天有说不出的高兴。他问,你对李洪志怎样认识?我说:“李老师是我们最伟大慈悲的师父。”他又问,你对法轮功怎样认识。我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他让人们重德向善做好人。媒体宣传的都是假的。”他们所问的和我所答的随时做了笔录,并让我签字。后来他们背地抄了我的家,把我的一本《转法轮》书还有炼功磁带都给我搜去了。后来所长想变个招似的让我说炼别的功法,不让我说炼法轮功。我告诉他们,我们修炼“真、善、忍”不说假话。他们看我不妥协,便向同去的我母亲、爱人及朋友们施加压力,并恐吓我爱人和我母亲,要把我送去拘留。老母亲被他们恐吓、威胁得直哭,最终我依然不放弃修炼,他们竟要关押我母亲和我爱人,真可谓用尽卑鄙手段。一直折腾到晚7点才将我们全家放回来。

在2001年春节前二天,我正在上班,我不知道是圈套,恶警又到商店找我,让我跟他们去一趟,10分钟就回来,我随着跟他们去了。恶警又问我上次同样的问题,并做了笔录,签了字,按了手印。所长紧接着问我,你今年春节期间是否去北京?我说不一定。他说为什么?我说以后的事情我不能决定,再说宪法也没规定不让公民上北京啊,北京是首都,是人人可去的地方。所长说,你如果不去北京,我立刻放你回家,如果说不一定,那我们就没底了。当时恶警让我春节期间关在他们所里,给他们打扫卫生,让我家人给我送饭。

后来所长看着我没应他,就象发了疯似的跟他们所里所有的人说一些不好听的话,大喊大叫,随后把我非法送进看守所。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人数有100名左右,在正月那几天,80%的同修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条件释放。恶警们不但不放人,还惨无人道地给大法学员们灌食迫害,使同修们遭受到了极大的痛苦。被关押将近20多天,民警拿来他们事先做的假证到看守所让我们签转刑拘手续,并让我们签字,按手印。我没有配合他们。恶警把法轮功学员全部非法转为刑拘。在这黑暗的日日夜夜,我们受尽了苦难,过着非人的生活,整天受到所长的大骂,一有不对他们的心就受刑。

在2001年4月,我们又被市610办公室劫持到洗脑班,恶徒给我们分成小组,进行轮番战术,想通过各种方式让我们转化。有一个姓关的女帮教问我,你还是要大法还是要父母,只选择一个。我当时面对她,只选择了大法。她说为什么?我说,如果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今天,而且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如果不炼法轮功,我的命早就没了。她又问,你爱人炼不炼?我说他不炼。你的孩子支持你炼功吗?我说我的孩子不反对我炼功,因为他知道大法好。过后我也没想到,她们暗地和公安联手找我爱人和我母亲问孩子是否炼功的口供,想借此机会抓我的孩子,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在洗脑班里,恶徒们用各种造谣、诽谤宣传工具向我们散发反面教材,破坏我们个人信仰“真、善、忍”的自由,践踏我们的人权,不择手段进行灌输洗脑和精神迫害。有一天早晨,我同室几人起早炼功,被610歹徒6—7人看见,深更半夜闯入我们室内,阻止我们炼功。第二天,政法委书记和610办公室专门为这事召开了一次大会,在会上问我们为什么炼功。我说我是修炼人,修炼人必须学法炼功。书记说以后任何人不许炼功,这是转化学校,谁要是再炼功,拿谁做典型。第二天我们全体同修都开始炼功,他们知道后,立刻响起起床的铃声。这时是早晨3点多钟。随后他们敲门,闯入各个房间,抢我们的被子,不让我们睡觉。同修们用正念正视恶人,展开一场正邪较量。就在当天下午,我们有10名同修被非法送进看守所继续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