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医院的野蛮灌食和殴打


【明慧网2004年1月8日】我于10月21日与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三个班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目的是抵制迫害,要求无罪释放。

绝食第10天,10月29日,恶警开始第一次灌食。由于我抵制,被副队长霍书平、武队长拖到队长室,按到椅子上,拽头发,拳打脚踢。一个叫江潮的男大夫劈头盖脸连耳光带拳头,打得我眼前直冒金星,直到打得麻木了,才强行灌食,而且恶徒嘴里骂些污言秽语,不堪入耳。灌完后让我把呕出来的粘液擦掉,我坚决不擦,他们便指责我如何不好。我只是还了一句:“我反正比你强!”起身便回到班里,抠嗓子往桶里吐,被他们从监控器看见了。江潮便进班就把我拖出去重灌,又是一阵更重的拳脚。

11月1日,第二次灌食,管教王岩把我拖出去,男大夫畅凡,戴一副眼镜,看上去挺斯文的,可是打起人来比江潮更甚。由于此时身体虚弱、干燥,又遭毒打,我几乎一天卧床不起,脸又热又肿,只好用凉毛巾冷敷。晚上护士来量血压后我被送到劳教医院,于是又开始了几乎与灌食次数一样的毒打。

11月2日,我们三个(郝秀芝56岁、丁彦红32岁)与七大队被劫持的郭明霞45岁,还有长疥最严重的温一玲(49岁)说话。值班管教于方力在监控器里命令我们不许聚堆,让我回自己床上去,我没有听。她与林英子管教气势汹汹地闯进来,命令我马上回去。我说:“唠嗑又没说别的什么,而且我们不是犯人,不要把我们当犯人管。”她们不由分说,薅头发就打我们,直到打累了为止。这是我们第一次遭受女管教的逞凶与毒打。

11月3日早因我们发正念,而被韩喜善、胡平毒打。上面提到的大夫江潮、畅凡,管教于方力、林英子、韩喜善、胡波还有坐班的刑事犯王晓红等人轮番逞凶造业,似乎不打我们就不舒服一样。但我们毫不屈服。最后一次因灌食而被畅凡毒打也是最重的一次后,我的血压开始上不来,只有83—50,恶徒开始强行用药打点滴。

11月6日由于身陷万家劳教所的大法弟子98%都长了严重的疥疮,要求无罪释放。邪恶的队长们就以谁谁收拾东西回家或调班为由骗到楼下,然后强行送到医院。由于她们行动不便,几乎一动身就多处流脓淌血,我便帮她们打饭。然而就是这种互相帮助的行为却又招来于方力的一顿毒打,在恶警打我时,大法弟子丁彦红发正念,她又去打丁彦红,笤帚都打飞了。

11月9日七大队相继骗来13名大法弟子,这样一直与管教互相利用的刑事犯王晓红、张宇便让法轮功学员与刑事犯一样值日。我们绝食的绝食,长疥的长疥,行动都不便,而且也是不服从恶人的要求、命令、指使。于是她们便发泄私愤,借各种机会向于管教报告,使我们都不同程度的遭到毒打与漫骂,而且王晓红也象管教一样拳打脚踢,极其嚣张。

有一次我刚因灌食被江潮与于方力毒打完,王晓红就说于管教让我再调回病房。我坚决不服从她的命令,她就又来打我。林英子与刑事犯把我拖到二病房,于方力竟然追到二病房,“我换鞋了,咱们就练练!”我说:“换鞋又能把我咋的?”一阵拳脚耳光后,由于其她大法弟子抗议,她们就把各个病房门全部插上,然后把我拖到管教室,说与我单练。我说:“练吧,反正我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她一边打一边说:“我今天非得打服你不可。”我说:“人没有能打服的,我不是犯人,你们警察打犯人都是违法的,何况打好人了?”她说:“我就打你了,咋的?我打你就合法,就白打,打你没商量,服不服,服不服……”“不服,不服!”僵持好久,直到来电话找她,她才罢手。

目前最后一次,也是最狠的一次是11月20日我们绝食抗议30天。那天早7点我们集体发正念,王晓红与于方力边打边把我拖到管教室,用手铐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毒打,拽头发往墙上撞,还扬言要用电棍教训我,然后把我一直铐到下午。由于同修们很难过,都没吃早饭,警察们以为集体绝食,就更加疯狂,找来大夫给她们刮疥、上药(其实就是一种折磨方式),还说以后不给热水了等等。刮疥时特意把我锁到楼梯口暖气管子上,然后大夫、护士们把大法弟子一个个拉出去强行刮疥,一声声痛苦的叫喊听了让人撕心裂肺,有几个大法弟子是哭着回来的。然后于管教又把宋院长找来了,这个恶徒象个黑社会的流氓头子一样满嘴污言秽语,不由分说就是一阵拳脚相加,然后强行灌食。在灌食中院长还打我,我抽出手把管子拽出来,护士们又强行插进去,宋院长还是骂骂咧咧的,又来打我。我又把管拔出来并说:“谁让你们打我了!?”最后只好把我双手铐在床边上,才灌完了。宋院长还恶狠狠地说:“万家劳教所还让你给闹翻天了呢,想绝食回家没门!有能耐咱俩就定好了,你永远不吃……给她用点药!”护士强行给我打了两针,此时我真的感觉肉身被打得有奄奄一息的感觉,动不了了。

我告诉同修他们给我用药了,如果我有事,她们给我作证,然后就昏睡了好几天。而他们给我打的点滴也由每天2瓶增至5瓶,我的血压80—50左右。管教于某又叫大夫来给我听心脏、肺,又查头部伤在哪里,又借看看我身上有没有疥为由看看身上伤得如何。看得出他们是害怕的,因为上次就是由于畅凡打我太重才导致血压上不来而用药的,在持续用药一星期血压还上不来的情况下还下毒手,可见其善念全无,只有不计后果的逞恶了。

直到写出这篇文章为止,我们已绝食39天了,所里队里无人问津。

续:27日晚五病房大法弟子发正念,被韩喜善、胡波用笤帚毒打,把56岁的郝秀芝手都打坏了,而且她也绝食抗议38天了。各个病房大法弟子因炼功、发正念遭毒打屡见不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