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谎言掩盖下 迫害偷偷进行着


【明慧网2004年1月8日】我是98年3月份得法的一名学员,1999年6月份和我同住的朋友(他是校团委的一名干部),告诉我:以后别出去炼了,上面下来命令,让学校里统计炼法轮功的人,并且还说:江泽民称这是一场争取群众的战争。由于我是在改革开放环境中长大的年轻人,没有经历过各类运动,也从未怀疑过政府。当时没有信,也没有多想,并说“我们是做好人,我想不会的。”他说“可上面就这么说的,你注意点吧。”

1999年7月22日电视播放了污蔑大法的新闻,针对师父编造了大量的谣言。自那以后我就自己在屋里炼,功友之间也很难见面,充满了恐怖气氛。当然,现在明白了那一切不过是打压的一种手段。

1999年12月我弟弟因坚持到北京上访,不放弃修炼,被学校停学。回家后因在街上复印真象材料被抓捕,非法拘留50多天,放出时家人被勒索2000元钱,说是半年内如果去北京,就将这钱没收。在拘留期狱警指使坏人打他,并让强行站在阴冷处冻,那时室外零下十几度。

2000年4月30日,是我研究生复试的日子,当时所有复试的人都加了一道法轮功的题,很显然只要说法轮功好,就被取消录取资格。

2000年5月13日我到北京上访,信访局大门外,围满了内蒙古、河北、山东、辽宁等各地的便衣,问我是哪里来的,一听不是他们辖区的,就让我进去了,(因中央有指示,哪个省上访人多,哪个省的工作成绩就会受影响),进去后,给了一张纸,让写下住址、电话、姓名及上访目的,然后让我们呆着,当时有七、八位各地同修都在那一个房间,几分钟后我被人领走了,说是我住址所在地办事处人员,将我关押在办事处附近的派出所中,关押了6天,后被带回当地拘留15天,被迫写下不上北京上访保证,外出必须向当地派出所请假等,并向家人索要2000元押金才放人,当地派出所去北京带人前已向家人索要了5000元钱,说是出差费。

2000年10月因讲真象,被国安局特务抓捕,在国家安全局地下室,非法关押6天6夜,后又被非法拘留15天。然后国家安全局把我转交给公安分局。在又被非法关押45天以后,他们说,如果悔过就不判,如果不悔过就判,就这样我又被判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里每天都要参加超负荷的劳动,时常遭受毒打,不让练功,不让与功友说话,全天被人监视。单独行动就打骂法轮功学员或监视人员,并被扣分或加刑(3天加刑一天)。还让背污蔑大法的话,强迫写思想汇报,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

劳教所在年终考核工作时,以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率”作为一项重要考核内容。例如:2001年12月我绝食抗议迫害,恶警说你现在不转化对我也没影响了,我的转化率已经达标了。

我在绝食期间被铐9天9夜,不让睡觉,后来送到劳教所医院四肢被铐在铁床上,插上胃管和导尿管,小便时疼痛难忍,到晚上吊铐着,不让睡觉。因绝食还被非法加刑三个月。2002年10月有一大法学员已到期被告知加刑50天,说是要开十六大。同时还会随时被搜身,长期不让家人见面,逼迫写“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不写就进行各种精神与肉体的折磨。

2003年2月我被放出后,当地派出所和街道恶人把我接回,根本不通知家人,也不让家人接,要写保证并威胁说不写就直接送戒烟所,再不行就直接送去劳教,后被放回。回家刚十天又被610指使的恶警绑架到戒烟所,迫害50天后放出。后来恶警们多次上门骚扰,不让外出,外出要向他们请假等,强迫按各种手印。

2000年12月我弟因上访被学校开除,2001年9月为讲真象被抓捕劳教三年,现仍在劳教。在此期间恶警多次非法抄家,搜走大量大法书籍和音像资料。有一次因搜出大法书籍而将我父亲抓到看守所拘留45天,强迫家人交了2000元才放人。还有一次两名恶警在后半夜,喝了许多酒闯入家中,威胁家人,逼问我到哪里去了。

四年多来,江泽民发起的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运动,使无数家庭、无数善良的人遭受无辜的迫害,无数民众被谎言蒙蔽,而且又极力去掩饰真象。善良的人们,兼听则明,一定要认清江泽民的邪恶本质,否则在这场毁灭良知的迫害中,你们就成了受骗者和受害者。请记住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