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在无知中干过错事的人也要善待

由片面引用《过世儿子托语父亲停止迫害》一文后造成的负面影响所想到的


【明慧网2004年1月9日】现在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方面,有许多例子比较突出,大家也都喜欢用,觉得能够起到震慑邪恶的作用,比如河北省赞皇县城关镇纪检常委滑海英遭报后悔过的故事——《过世儿子托语父亲停止迫害 河北高官调查属实大受震动》(初见明慧网2003年1月23日文章)[注]。但由于在做的过程中掺杂一些人心,引用此文时,往往片面强调恶报的一面,而没有照顾到当事人家属受到震撼而醒悟的一面,从现状来看,反而起到了反效果,这方面的教训是深刻的,希望能引起大家重视。

据了解,现在在河北省赞皇县,每天都能收到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讲真象信件,其中就有很多引用滑海英的事例。这件事就发生在作恶者的身边,应该更能警醒恶人,可是《过世儿子托语父亲停止迫害 河北高官调查属实大受震动》一文中将丁刚子的死直接归咎为滑海英所为,其实滑海英不是迫害死大法弟子丁刚子的直接凶手,而主犯应该是赞皇县看守所的狱卒。该文报道出来后,当地每天都能收到大量的讲真象信函,使当事人滑海英抬不起头来,现在精神几乎崩溃;滑海英和他家族中的很多人现在对大法真象资料都比较抵触,甚至有的原来不反对大法的还站到了邪恶者一边,对大法弟子反目成仇,不许大法弟子进门。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很难过,一个常人背后代表着多么庞大的天体及多少宇宙众生啊,何况在这件事中波及到的还远远不止滑海英一个人。《过世儿子托语父亲停止迫害 河北高官调查属实大受震动》一文成形过程中历经波折,原来滑恒是滑海英的“长子”,并不是“独子”;滑海英后来转行到县“卫生局”任职,而不是“文化局”,这些,明慧后来都已更新;但在各地转载报道、甚至制作的真象材料中有的还没有更新,也给向赞皇县当地讲清真象的工作带来了一定难度。

当然大法弟子揭露邪恶是最正确的、大善的行为,主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抱着什么心态在做呢?在邪恶环境下,传递信息是很难,但作为大法弟子,除了抱着认真负责的态度严格核实外,主要我们还不是为了干工作,扪心自问,我们做事时是否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抱着救度众生的态度在做呢?还是听到这个消息时,把他当做一个记者要干的工作、一个好的素材去兴奋地完成写作任务呢?虽然就差那么一点,但结果却截然相反。我们揭露的都是民众身边的事,如果有一点不太切实的地方,那些了解情况的常人会不会起抵触心理呢?

另外,对于这些曾经在无知中干过错事、但后来又真心悔过的人,我认为我们应保护他们的良知善念,鼓励其树立正念,帮助我们收集恶人的罪证,给其改过的机会。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但作为大法弟子就是修善、慈悲的,不能把曾经干过坏事的人都推到对立面上去,那样也是违背我们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本愿啊。

因此事还在认识中,以上是个人的一点不成熟见解,欢迎同修慈悲指正。

附:《过世儿子》一文的第一段,建议修改如下:

大法弟子丁刚子在城关镇修理自行车,为人深受邻里赞誉,然而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被骗进县看守所。看守所的狱卒用戴背铐、上脚镣、电棍电等酷刑折磨他,并且不让吃饱饭,丁刚子绝食抗议,狱卒还经常指使犯人殴打他。丁于2001年6月11日被迫害致死。丁刚子的死惊天动地,当天中午狂风席卷赞皇大地,狱卒们迫害好人心虚,买了鞭炮放了一中午,借此壮胆。看守所狱卒、当地610对丁刚子的死应负主要责任,原河北赞皇县纪检委常委滑海英,当时在城关镇专职迫害法轮功,也有一定的责任。

注:
1.当事人滑海英看到儿子托体的真事,受到极大震动,当时曾几乎要走入修炼,但过后看到相关报道,他和他家族的几十口人心理压力都很大,感觉在乡亲面前抬不起头,他们虽然相信大法,但对大法弟子讲真象持不理解、甚至怀疑敌视的态度,故而不准将此事最早曝光的大法弟子亲人进门。
2. 《过世儿子托语父亲停止迫害 河北高官调查属实大受震动》已按建议修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