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酷刑图示(部分)

【明慧网2004年10月1日】山东潍坊市劳教所(昌乐劳教所)位于昌乐县城东郊,距离潍坊市区30公里左右。自1999年7.20以来,该劳教所沦为江××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工具。在所长徐立华、副所长邹锦田的带领下,以管理科科长吕一波、教务处主任朱安乐;二大队大队长丁桂华、副大队长朱伟乐;原中队长刘建光、韩会月、刘安兴等恶警为首的犯罪团伙,亲自出面或指使劳教人员,先后对200余名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男性)在肉体与精神上进行了骇人听闻的残酷迫害。

劳教所施用的酷刑主要包括:用多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身体要害部位;用铁棍、木棍、桌子腿、床板、皮带、三角带等刑具毒打,致使大法学员刘述春(男,40多岁,潍坊昌邑市)被活活打死;严冬季节将学员按在水缸里长时间浸泡、把头压进水里灌,把学员倒提起来将头插入水缸里灌,致使学员窒息;严冬季节将学员剥光衣服拖到厕所里不停地浇泼冷水,并打开门窗冻、打开电扇吹;用手攥捏、弹击睾丸,用尺子、木板抽打生殖器,致使生殖器严重肿胀;用手指弹眼球、用湿毛巾抽打眼睛;用电烙铁烙;用钳子夹肉;用针扎大腿;用剪刀尖刺划脚心;将桌子翻过来把学员绑在上面坐老虎凳;手铐吊铐;绳子、胶带捆绑;逼迫学员长期坐在地上伸直双腿,用两手去扳脚尖,并坐在头、肩上压,致使学员腰部严重损伤;连续几昼夜不让睡觉;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不让或限制学员上厕所,致使其便在裤子里;强迫连续长时间做起蹲;在高温炎热的夏天逼学员长时间在操场上练走步、做体操,变相体罚、曝晒学员;超负荷劳动,时常每天要劳动15个小时左右等等。

以下照片为根据当事人描述,由法轮功学员重组的当时迫害的情景:


将桌子翻过来将大法学员绑上坐“老虎凳”。腿中间用绳子勒紧,将手用胶带缠在脚尖上。然后往臀部下、脚下垫几个马扎子,使两头向上翘,骨头就象断裂似的难受。恶人此种酷刑折磨大法学员姜国波长达一整天。


2000年严冬时节,昌乐劳教所恶警为了强制学员“转化”,指使劳教人员将大法学员扒光衣服(一丝不挂)抬进厕所,把学员倒提起来,将其头部插入盛满水的大水缸里灌几分钟,提上来,仍不转化就再灌……,有的大法学员(姚合星)被灌得昏死了很长时间才醒过来。


2000年严冬时节,昌乐劳教所恶警为了强制学员“转化”,指使4、5名劳教人员将大法学员扒光衣服(一丝不挂)抬进厕所,把学员的头部按进盛满水的大水缸里灌几分钟,仍不转化,就再按着灌……。


2000年严冬时节,昌乐劳教所恶警为了强制大法学员“转化”,指使4、5名劳教人员将大法学员扒光衣服(一丝不挂)抬进厕所,把学员的手脚用胶带缠起来放入盛满水的大水缸里,将其头部露出水面,几个人按着,用水管子喷其嘴鼻,每次长达十几分钟,仍不转化就再喷灌……。


2000年严冬时节,昌乐劳教所恶警为了强制学员“转化”,指使4、5名劳教人员将大法学员扒光衣服(一丝不挂)抬进厕所,把学员的手脚用胶带缠起来放入盛满水的大水缸里,将其头部按进水里灌几分钟,仍不转化,就再按着灌……。


2000年严冬时节,昌乐劳教所恶警为了强制学员“转化”,指使4、5名劳教人员将大法学员扒光衣服(一丝不挂)抬进厕所,把学员的手脚用胶带缠起来装入一大编织袋中使其不能挣扎,然后放入盛满水的大水缸里,几个人将其按入水中,每次长达几分钟,仍不转化就再按下灌……。


2000年严冬时节,昌乐劳教所恶警为了强制学员“转化”,指使7、8名劳教人员将大法学员扒光衣服(一丝不挂)抬进厕所,把学员按倒在地,4、5个人按着头、胳膊,两个人站在腿上踩着,两个人用水管子喷灌,另有两个人用水桶不停地泼,致使大法学员(姜国波)昏死……。(注:当时是十几个人在洗漱间、厕所内折磨的,因条件所限此图改在露天拍摄)


捹脚尖:逼迫学员长期坐在地上伸直双腿,用两手去扳脚尖,捹不住就拳打脚踢,还用胶带将手缠在脚尖上。


逼迫大法学员长期坐在地上伸直双腿,用两手去扳脚尖,有时恶人坐在头、肩上压,致使大法学员(曹克昌,昌乐县人)腰部严重损伤。


逼迫大法学员长期坐在地上伸直双腿,用两手去扳脚尖,有时恶人站在大法学员膝盖上,致使大法学员(姜国波、姚合星)膝盖严重损伤。


昌乐劳教所摧残折磨大法学员的部分刑具。

昌乐劳教所摧残折磨大法学员的刑具――电棍。

昌乐劳教所摧残折磨大法学员的刑具――电棍、胶皮棒。


昌乐劳教所摧残折磨大法学员的刑具――电棍、胶皮棒。

凶器:铰电线圈用的剪刀

用铰电线圈用的剪刀刺划大法学员的脚心。


用三角带制成的皮鞭将大法学员打得皮开肉绽。

用床板毒打大法学员。

用床腿、木棍毒打大法学员(刘述春被活活打死)


用皮带毒打大法学员。

恶警韩会月、刘建光、刘安兴、叶同民、朱伟乐等经常用电棍电、胶皮棍毒打大法学员。

恶警用电棍在大法学员脸部、头上绕着圈电。


将大法学员戴上手铐,逼迫蹲下后,用毛巾将大小腿固定住,再用一条毛巾将双手拴在脚腕上。这一姿势看似平常,但时间长了疼痛难忍,特别是被恶人摁住僵持此动作时,腿弯处痛得根本无法忍受。有时逼迫大法学员蹲30多天,其间,几乎不允许睡觉,致使有的大法学员面部变成紫黑色(战海港,诸城市人)。


恶人用鞋底拍打大法学员的头顶,不让睡觉。

恶人用马扎子击打在大法学员的背部。


有时长达一个月不让大法学员睡觉,学员稍一闭眼,恶人就巴掌扇、拳头打、撕拽耳朵、弹击眼睛、用手指抠鼻孔等。


恶人用马扎子击打大法学员的小腿迎风骨。

将马札子竖放,逼迫大法学员伸直腰坐在上面,长时间不许动,不许说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