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徐州市睢宁县610恐怖分子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4年10月1日】徐州市睢宁县平楼乡洗脑班是在江氏集团的授意下设立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黑窝,以睢宁县610头子仝太斌、杨树广等人为首的邪恶之徒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残酷的迫害。

自2000年2月份设立以来,他们大肆抓捕徐州市和各县的大法弟子,上至七十多岁的老人,下至十几岁的学生,每人被关進单独的一间屋子,前后窗子被钉死,只有门上有个小圆洞,除打饭几分钟外,其他时间全部锁着,大小便都在屋里,喝水、洗澡更不用说了,院里设有“反省室”,黑屋里只有几平方米,内有侮蔑师父与大法的条幅,地上砸着铁环,谁要是“表现不好”,就被关進去,双手铐在背后的铁环上,还要遭受毒打。院内还设有公安局的办事处,恶警都是从农村雇来的流氓打手,有几个男同修不配合邪恶,不上操,不打太极拳,不穿“校服”,被关了進去,毒打3个多小时,直到被打得昏死过去才罢手。

2000年冬天,零下十几度,邪恶之徒把不转化的十几位大法弟子吊在树上,脚不沾地,不断的毒打折磨。仝太斌和杨树广把大法弟子先后送進徐州市精神病院,在那里每天给他们强行注射摧毁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强行灌药,整天和精神病人关在一起,被折磨,每分每秒都是生不如死。

2002年5月,邪恶穷凶极恶,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進行毒打,在公安局办事处的房间里,恶警一边一个扯着同修的胳膊,其他的七、八个人拿橡皮棍、电棍、竹条,浑身上下大打出手。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姓谢的同修拒绝转化,遭到毒打,恶人用电棍电全身,他的头被电得撞在桌子上,血流不止,缝了十几针。被关進反省室一个多星期,有个姓魏的同修,三十多岁,回家后看到师父经文醒悟,就被邪恶之徒打得不省人事,恶人怕承担责任,把她送医院抢救,几个月不能下床。还有几个年轻的女大法弟子,被打得遍体鳞伤,浑身淤血、青紫,无法行走,还被拖着去洗脑班。

邪恶之徒不仅从肉体上折磨大法弟子,还从精神上、经济上摧残大法弟子,有很多坚定的同修,不论邪恶用什么手段都拒绝转化,犹大就明目张胆的指使恶警下毒手,狠毒的打学员,他们还让大法弟子家里的亲人、幼小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到洗脑班劝说、下跪、磕头,使尽了招数。他们让每个大法弟子的家人或单位出钱,每人每月至少700元,多的高达2000元,大肆搜刮大法弟子的钱财。

2002年6月省电视台来采访,恶人兴奋得到上窜下跳,往脸上贴金的机会来了,他们一反常态,将有编号的囚服在那一天换上“校服”,又换上新毛巾,让学员去唱歌、跳舞、打扑克、下象棋、打羽毛球、拉着学员的手“亲切”的谈话、洗衣服、梳头发,拍下了一个个“感人至深”伪善的镜头,呈现在老百姓眼前就是所谓的“亲情转化”。可是有谁知道,那许多小屋里正关着遍体鳞伤的大法弟子,“反省室”、“公安办事处”里正進行着惨无人道的折磨。

2003年10月1日前几天,睢宁县恶人又开始了一次大抓捕,有的恶警到学员单位行骗,半夜私闯民宅强行绑架,有五位同修不配合邪恶,被打得头破血流,他们叫嚣着:“只要有一口气在就抬去。”就是这样一群流氓土匪。

几年来,睢宁县的大法弟子身体和精神上所遭受的种种迫害命,是江氏集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滔天罪行的又一见证,大法弟子及其家人所遭受的痛苦是对江氏集团及其爪牙仝太斌、杨树广等人的血泪控诉,是对邪恶的大曝光,让被邪恶集团蒙蔽欺骗的人们早日清醒,让善良的人们看清它们的虚假、伪善的丑恶嘴脸,江氏集团最终逃脱不了人民的审判,天理昭昭,邪恶终将会受到应有的报应。

睢宁县610头子仝太斌 宅电0516-8380351;杨树广 宅电0516-8381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