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任何干扰都动摇不了我对大法的正信


【明慧网2004年10月10日】我从12岁时起就和妈妈一起修炼,到现在已经有8年了,在这8年的修炼过程中我没有象成年同修那样过心性关。在开始修炼的那几年,我其实什么都不懂,也不问,只是跟着妈妈不断的在学法和每天都坚持到炼功点炼功,一直是平平静静、踏踏实实的。

直到99年7.20以后,电视媒体、报纸都是诬蔑大法的谣言,我很不明白也很气愤,为什么国家媒体要歪曲事实真象,凭空诬蔑?妈妈当时问我:“洋洋,你怎么看待电视和报纸上的言论?”我说:“他们都是胡说八道,我什么都不信,我只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妈妈说我是好样的。我当时想,这不算什么,是大法弟子都应该这样。

后来电视还在报导不实的内容,我妈妈就决定要去北京证实法,我也想去,可妈妈不让,她说:“你在家里是要保护好法的,一定要保护好呀。”我向妈妈保证说:“你放心,我会用生命去保护好法的,我看谁敢来破坏!”我想:有师父在,有法在,我怕什么,师父不是告诉我们:“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转法轮》)我才不怕他们呢,他们应该怕我才对。就因为我的正念足,所以我家安安全全的,什么事也没有。爸爸那时也表现不错,但他毕竟不修炼,还是挺害怕,担心的。因为外面真像白色恐怖似的,我还常常安慰他说:“我是师父的弟子,我是堂堂正正的修炼人,那些东西算个啥呀,一帮小丑,坏蛋。”

那段时间,我除了上学离开家外,其它时候我都坚守“阵地”,就连爸爸我也是“严加看守”,不管他是谁,只要是常人我都觉得不可靠,因为我在妈妈走后,就在师父像前发过誓:“如果我背叛师父,背叛大法,我将会形神全灭,任何人都不能干扰我对大法的正信。”后来妈妈从北京回来告诉我,在天安门前有许多的叔叔阿姨和小同修去证实法,都被警察无理关押,殴打。

当听到这些事情后,当时我的心里真的很恨那些警察,认为他们太坏了。但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人的想法,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可看到那些警察犹如土匪行径时,又觉得不能这么干坐着,我突然想到要用正念制止邪恶,让恶人全得到应有的报应!但当时师父还没有发表让弟子发正念的经文,我也不知该怎么做,只是知道坚定正信。经过了这件事情,我悟到了正念正行是每个修炼弟子必须做到的。

后来我决定要抄法,我想你邪恶别咋呼,我多多的学法,多多的容法,我清除你,我消灭你。我在放假时抄的挺好的,可是到了开学,就有点懈怠了,心想:又要上学又要抄法,真有点辛苦,还是等到休息时再抄吧。这一休息就休息了三年。说出来实在不好意思,到抄第一遍法时用了三年才抄完。说是没时间,其实是借口,是我的懒惰心造成的。做为一个修炼的人,任何心都是你前進的障碍。悟到了,还要做到,而且要马上去做,不要等,不要看别人怎么做,因为修炼是修你自己,只有自己做好才能提高上来。接着我又抄了二遍《转法轮》,二遍《卷二》,三遍《洪吟》,这次我只用了二个多月。我那时已毕业了,所以有时间抄法。

我在抄法时悟到了很多很多,感到自己做为一个大法弟子是多么的荣耀,师父把法理都告诉了我们,把宇宙中最美好的一切留给了我们,只是看我们那颗修炼的心。大道理人人会说,可是都是在说别人,决心每天都会下一箩筐,可总是光说不做。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就是都能够坚持炼下去的人,还要看你能不能够修得出来,还得看你能不能下决心修”,在修炼中的每一步能不能走正都是要看在平时学法中学的深不深,扎不扎实。

回首在这五年多自己正法经历中,我由开始的挂条幅、发传单、贴真象、维护法到给报社、国家领导人写信、上书,这每一步都是离不开法。修炼的时间不管还有多少,始终是会结束的。做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不要再执著什么了,赶快做好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吧!

最后我用师父《洪吟》(二)中的诗句来与同修共勉:

无阻

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