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正法修炼历程


【明慧网2004年10月10日】我是山东一所大学的家属,97年得法,修炼大法后身体得到净化,以前头里长个瘤子,开刀动手术留下的后遗症也不见了,两腿静脉曲张也好了,56岁的人了,能抱着50斤面粉上4楼。

99年6月江泽民小心眼迫害法轮功,图谋剥夺了我们合法的炼功环境,学校领导把我们所有法轮功的书籍、师父的照片以及炼功带、录音机全部收走了。没多久,我们看到了师父的经文《安定》,师父讲“学员可根据所掌握的有关地区、有关部门,直接或变相干扰破坏法轮功学员炼功之事,以至有些人利用手中权力挑起法轮功事件,把广大人民与政府对立起来,从中捞取政治资本的情况,可通过正常渠道向各级政府或国家领导人反映”。我们潍坊市的大法弟子就向潍坊市信访局上访反映情况,向他们提出三点要求:1、恢复我们的合法炼功环境,2、不能让别有用心的人攻击法轮功,3、各单位不能打击报复上访人员。政府有关人员答应了我们的合法要求,我们就都走了,但是在以后对我们的迫害中,这却成了“一大罪状”。

2000年7月1日,我与一同修去北京上访,路上我们背诵《论语》,一路到了济南,坐上了去北京的车,被车站民警扣住了。由于当时没能认识到不配合邪恶的问题,报出了姓名和住址,被学校接回,学校保卫处将我俩用手铐铐了起来,然后校领导、亲朋、家人就开始来劝说,我们修炼的心不变,因此被关了一个晚上才把我们放了。

后来潍坊市奎文区公安局来了两个人把我叫到校保卫科,问我上访的情况,一个骂我,一个打我的脸,校保卫科长也跟着骂。当时我就一个念头:炼法轮功没有错,去北京、去市府上访也没有错。他们不听,还打我的脸,后来也就放我回家了。第二天上午,在牧校工作的女儿回家了,说“学校不让我上班了,叫我在家看着你,不让你出门”。在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迫害下,我的亲人也受到牵连。以后每逢节假日,就叫我女儿回家看着我。

2001年10月,我与一同修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寿光市被查住。当时天黑了,那个同修爬墙走脱,我被10个警察看着。当时我想,这次一定要正念正行,决不配合邪恶,无论他们问什么,我一概说不知道或干脆不说话,他们没办法,就关了我一天一夜,打电话叫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局接我走了。到了潍城区公安局,恶警非法把我关入了铁笼子里,当时还关了一个潍坊柴油机厂的同修和一个农村的女同修。

我还是不配合他们,有一个恶人就用水杯往我脸上泼水。在这里被关了一天,我一直背诵《论语》和其他经文。到了深夜,3个警察把我从铁笼子里放出来,用车拉着就走。当时雾很大,2米以外的地方都看不清,他们把我扔在一个地方就跑了。当时我想:我们炼功人有师父保护没有事。我蹲下镇静了一会,然后一撇眼看,这不是到家了吗。我的眼泪流出来了,又一次证实了只要心中装着法,师父时刻都会保护你。

2003年2月份,我去讲真象,刚贴了几张“法轮大法好”,被不明真象的村民举报,潍坊市开发区公安局4个警察把我推上了车,拉到开发区公安局。我给他们讲真象,不要迫害炼法轮功的好人,叫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他们不但不听,还把我铐在铁椅子上,两手两脚都分别铐住,警察分班轮换看着我、审问我,我就一直发正念、背诵经文。第二天下午,又把我送到了寒亭区看守所。在那里,我还是跟他们讲真象。

后来我被关入了女犯人住的屋子,这里只有我和另一个女同修小庄是炼功人(后来正念正行回家了),而其他犯人不明真象,嘲笑、辱骂炼功人,甚至对我们炼功、发正念打小报告。我们就给她们讲真象,渐渐的她们都明白了,以后我们再炼功,她们就给我们望风,看见警察过来就跟我们说一声。

在看守所里,我们一起背法、发正念、绝食抗议非法迫害,看守所不法人员就对我们加重迫害,伙同开发区公安局一起迫害我,恶警用脚踢我,用手铐把我铐在门窗上,叫你站也不是、吊也不是;有时指使犯人给我们戴手铐脚镣,头和脚连在一起,大小便都得好心的犯人帮忙。

因为我绝食抗议,不法人员们把我送到寒亭区医院,医生和护士助纣为虐,给我鼻子里插上皮管子给我灌食,回来后把我钉在“死人床”上(用三块小木板钉的,手脚各分开用铐子铐在木板上,直挺挺的成大字形,一动不能动)。插在鼻子里的管子使我疼痛难忍,当时在医院里就把鼻子插出了血,是一个高大男人换了一个鼻孔插進去的。一整个晚上,我2、3分钟就吐一口血,所里的犯人都看得见、听得见。

后来我与同修小庄说:一定要正念正行,咱发正念把管子拔出来。因为师父讲过了另外空间的身体可以变大变小,我就发正念叫手缩小、铐子扩大,手就出来了,拔下了管子。这下所里可乱了营了,值班的把犯人训了一顿,但是却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后来潍坊开发区公安局勒索了我女儿1000元钱才把我放了。

2003年10月一天,我跟一些正在干活的士兵讲真象,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全球正在公审江泽民”,他们有的同情法轮功,叫我快走,有的不明真象而反对,有害怕不说话的,后来被一不明真象的军人举报,潍坊市东明派出所的四个警察就把我绑架到了派出所。

我发正念不配合他们,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干扰破坏,正信师父,因而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又一次见证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