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臧殿龙两遗孤的情况(图)


【明慧网2004年10月11日】黑龙江双城大法弟子臧殿龙被迫害致死后,身后留下两遗孤臧浩然、臧浩童。他们的一些基本情况如下:

臧浩然,男,16岁,大法小弟子,双城市铁路中学初一二班。(以双科平均95分的优秀成绩考入铁中)

臧浩童,男,14岁,大法小弟子,双城市试验小学六年三班。
邮编:150010 联系电话(大伯臧殿超家):0451-53124511


臧浩然

臧浩童

臧浩然、臧浩童兄弟俩的父亲臧殿龙被迫害致死,母亲徐友芹被非法判刑15年,现正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第一女子监狱。

*坚定修炼 两小弟子被学校恶人开除

2001年臧浩然、臧浩童同是双城市第四小学校的学生。当时浩然在五年级二班。

2001年3月,双城市各中小学校组织学生以所谓的写作文形式“揭批”(迫害大法,毒害众生)法轮功时,臧浩然写了一篇《法轮大法是正法》的作文证实大法的清白。但是校长和学校的老师威胁臧浩然说:“如果你不骂大法和你们老师、坚持炼法轮功,就开除你学籍!在高压下,小浩然坚决不放弃修炼,校长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又不敢公开以炼法轮功的名义非法开除臧浩然的学籍,便强行开商转信(实质就是开除),让臧浩然必须转学,如果不转学也不准上学,然后对学校的广大学生谎称臧浩然因为打架才让转学的,但是臧浩然在学校一贯表现很好,从来不打架也不骂人。

随后,臧浩童也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学校非法开除学籍。从此以后他们一直跟随父母在外流离失所,直到他们的父亲臧殿龙被迫害致死,母亲徐友芹被判刑。

*父亲身亡,母亲被关,兄弟俩痛失双亲

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臧殿龙,41岁,95年因患“再生障碍性贫血”俗称“血癌”被医院判死刑。就在他求治无门时1996年有幸得大法(全家也得法),法轮功使他的生命获得了新生,生活又重新充满了阳光。1999年7月25日,臧殿龙依法進京上访,从此开始遭受迫害。610恐怖组织、派出所和单位经常上门骚扰,四处抓捕去洗脑班。2000年末進京上访,向政府讲清真象被抓,在双城驻京办事处时逃离魔窟,流浪在外,做大法工作。

2002年4.19双城市大搜捕,从哈尔滨市调来防暴部队的700多名警察,地毯式的搜捕大法弟子。通缉抓捕臧殿龙、徐友芹夫妇俩及大法弟子铁俊英。通缉令中徐友芹被悬赏三万,臧殿龙两万,铁俊英两万,并在电视上公然造谣说三人是监狱的逃犯并且杀人,此种诽谤真是邪恶至极!

为了抓捕臧殿龙夫妇,恶警连其亲属家也不放过。恶警到臧殿龙的大哥家中搜查,盛水的锅、煤棚子都搜查到了,连院子里放水泵的土坑也扒开看,家里的空白磁带都拿走了。把其弟弟臧殿国和弟媳、妹妹都抓走,臧殿国被送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妹妹也被送進劳教所。双城市街里很大一片范围都戒严了。街道、胡同站满持枪搜查的警察,几步一岗,散布着恐怖的气氛。当时臧殿龙夫妇事先把孩子送到了阿城市,他们则在双城被围困了一个多月。后来同修送来两辆自行车,他们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骑着自行车正念从重重包围中闯了出来。

邪恶之徒穷凶极恶,不甘心失败。哈尔滨市、双城市、阿城市三方恶人互相勾结,于2002年7月8日下午将臧殿龙及两个孩子围困在阿城市清真小区6楼的住所。他们动用了10多辆警车,几十名警察,还有救护车、架云梯的消防车、还架上录像机。警察到楼上砸门。臧殿龙跟儿子说:儿子,警察来了,爸爸要以身护法,坚决不配合邪恶。他走到窗口,告诉楼下的警察说“你们谁也不能上来,上来我就跳楼。警察敷衍着,伪善的做着思想工作。臧殿龙趁机向楼下围观的人讲真象。讲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讲大法洪传世界;讲自己的白血病怎么好的;讲自己的修炼过程;讲孩子因不写反对大法的作文,交上一篇《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文章就被开除学籍;讲警察怎么抓的妻子(臧殿龙的妻子徐友芹和另一同修已于前两天在阿城的街里被恶警绑架)等等,讲了三个多小时。洪法之后他把传单从六楼撒向围观的几百名群众。然后给同修打电话,告诉同修不要来了,他那里出事了,跟同修说了声“永别了!”然后把手机卡放在嘴里嚼碎了,手机撇到楼下。这时警察用云梯从后楼爬上楼顶。浩然、浩童到窗口一看就喊:爸爸,警察上来了!然后高喊“法轮大法好!”孩子挡在窗口,不让警察上来,警察请示下面领导,下面领导邪恶的说:把孩子踢下去!为了不配合邪恶,臧殿龙从六楼跳下,不幸身亡。警察上来举着枪对着孩子说别动!动就枪毙了你。警察上来先抓住浩然,将浩然铐住,浩童冲向窗口结果被抓回狠打了几个嘴巴。恶警把浩然的短裤撕成四片,搜走留在孩子身上的两千元钱。

臧殿龙死后的一个多月,警方才通知家人验尸。2002年8月9日尸体被火化。警方让家人签字“是意外事故与警方无关。”家人拒绝签字。警察威胁臧殿龙的亲人说:别说臧殿龙是我们逼死的,我们去之前他就跳楼了,也别跟炼法轮功的人说。

他们的母亲徐友芹,37岁,被非法判刑15年,关押在黑龙江省第一女子监狱。一直不让家人接见,直到两年以后,2004年9月13日,哥俩的婆婆才第一次与其相见。徐友芹被迫害得人很消瘦,一个星期前她还在绝食,因为不穿囚服,自己的衣服全被烧光了,连衬衣都没有。家人去接见,只准带五斤水果,每留100元钱还得被扣掉30元(监狱的不法规定)。

高精度图片
臧浩然、臧浩童与父亲臧殿龙、母亲徐友芹的全家福照片

*小兄弟俩遭恶警逼供

当时父亲去世时,浩然14岁,浩童12岁,他们随后被抓到哈市4.25专案组(专为此案成立的),两个孩子被戴上手铐,一人中间坐一警察把哥俩分开。一个领导让警察把孩子拉到楼上说“好好照顾照顾”他俩,两个孩子被分别审讯。警察让浩然双盘腿,一宿不让睡觉,不许把腿拿下来。审讯问浩然、浩童:爸爸、妈妈跟谁接触,资料点在什么地方,并拿来一些人的照片让浩然、浩童辨认,不说就打。两个孩子守住心性,什么也不说。后来再提审浩然就是给他哭,连哭了三天,弄得警察无计可施。臧殿龙在临走时曾嘱咐孩子:警察问什么也不能说,打你也不能说,无论多难也要坚定,做不好就不配是大法弟子。学业可以放弃,不能放弃大法,要和爸妈在的时候一样洪法。浩然、浩童说:爸爸你放心吧,你走的辉煌,我们一定能做好。

浩然、浩童在哈尔滨市被扣押了一个月,随后又被双城市警察送進万家劳教所派人看管。在万家劳教所被关押了一个多月,浩然、浩童身上长满了疥疮才被送回家。

现在臧浩然和奶奶居住在一起,臧浩童住在大伯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