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大卫梁在南非枪案劫后重返工作(图)

【明慧网2004年10月11日】2004年6月28日,江氏集团在南非雇凶枪杀法轮功学员事件震惊海外,在事件中双脚受枪伤,右脚粉碎性骨折的大卫-梁(David),日前已康复,并在事发三个多月后开始重返工作岗位。然而此前多家医院建议大卫-梁截肢。澳洲华尔斯(Prince Wales)皇家医院出院报告称大卫-梁不可能再正常走路,以后要借助拐杖行走。

图:法轮功学员大卫梁康复后重返工作岗位

法轮功学员,职业为出租司机的David,在经过难以忍受的枪伤疼痛后,神奇般的恢复了健康;回到工作岗位后接受了《大纪元时报》驻澳洲记者的采访。 以下是采访记录节选:

记者:David,恭喜,恭喜,今天开始你又可以做开车工作养家了。 这下关心你的读者都可以放心了。

David: 谢谢大家,今天是很可喜,我心情也挺激动的,按照医学常理,我完全不可能再开车。三个多月前,我右脚被枪击至粉碎性骨折,当时医生说脚后跟的骨头全碎了,脚板那是一块死肉,不但伤口不可能愈合,如果不截掉它,还会往上感染。医生从医学常理上看,要让我的脚恢复,连0.1%的可能都没有。不要说能开车了。但是我今天又坐到了计程车上,我不但好了,我还能开车,大家都知道,开车主要用的是右脚。

记者:真让我们开眼界,虽然很多读者也都知道法轮功挺神奇的,但发生在你身上按常规是不可能的事还是叫大家长见识了。

David:其实法轮功里神奇的事多去了,你要去问每个真正修炼法轮功的学员,都能讲出自己亲身经历的神奇事。我这还真不算什么事,当年国内长年瘫痪的,各种疑难杂症都炼好了。就上回南非枪击事件来说吧,车没翻也够神奇的了。当时车速每小时120公里,前轮突然给打爆,有点常识的人都会想,那样的情况下不可能不翻车。当时我开著车,双脚中了子弹,痛得不可能踩刹车,只有一点意识要把车往旁边开,实际上根本掌握不住方向盘,车也不受控制的驶上对头车道,然后在路边慢慢停了下来。我当时脑子里还想,这车怎么就停下来了?真是不到你不说神奇。就在停车位置不到十米的地方,就是一个深坑,车子如果停不下来,栽下去就是车毁人亡,从这点也可以看到,枪击事件完全是有预谋的。

记者:上回你说过,你在伤口很严重,医生说99%会感染的情况下出院,我们有些读者可能会想,当时你为什么敢不截肢?而且在这么严重伤的情况下还敢出院?

David:这里有一个对法轮功的信念问题。我当时要是留在医院,那么医生一定要進行治疗,对这么重伤不可能不手术,而且几乎每个医生都说要截肢,那肯定是残废了,我非常不想残废。当年大法在中国大陆洪传,无数原来医院判了死刑的,走投无路炼了法轮功还倒好了。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功,一个普通常人那也只有那样,医生说怎么治就怎么治,世人有病要求医是必然的;但是呢,除了医院判决我不能再走路的原因使我必须出院外,修炼还有修炼人的信念,有遇到磨难时不同于不修炼人的态度。 那么在这个基点上再来讨论为什么敢不截肢就不是同一个层次面上的问题。其实以前道家修炼中的辟谷,长年不吃不喝,按常规的话,不吃不喝怎么能活?文化大革命把我们中华民族远古流传的修炼文化内涵都给批判砸烂,多数人都不知道也不信什么修炼了。 我们师父给我们讲的是修炼的法理,而江氏那些媒体就断章取义来污蔑我们师父,在我身上所见证的这些,可以说明这几年来,江氏造谣媒体对法轮功负面污蔑性的报导都是造谣和断章取义的刻意攻击。什么不让上医院,不让吃药,根本不是那个问题。

记者:你的家人一直为你担心,现在他们一定很开心吧?

DAVID:他们是挺不容易的,开始几个星期可以说是提心吊胆。我姐姐专程从香港赶来,当然不愿看到我残废,但几年来在江氏媒体的负面宣传下,使家人对法轮功有误解,但经历了这一次事件,以及现在的康复,现在我的家人也服了。他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报道,在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这场迫害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曾庆红,于2004年6月27日至29日在南非访问。28日晚,闻讯前往的澳洲法轮功学员为寻求通过法律手段制止迫害,在驱车赶去总统府宾馆的途中遭到黑枪袭击,法轮功学员David 梁当即两脚中枪,一脚粉碎性骨折,所驾驶车辆严重受损而停了下来。枪击者见状立刻驱车逃离现场。这是海外法轮功学员五年来遭受的最严重迫害事件,受害者认为是有针对性的雇凶杀人行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