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制止迫害,迎接美好的明天


【明慧网2004年10月11日】我这五年来的修炼中,能较顺利的闯过来,全靠大法的指引,师父的保护以及同修的正念支持。在此,我首先要向最最伟大的师尊双手合十!向同修们双手合十!我汇报的题目是:助师正法制止迫害,迎接美好的明天。

一、 我99年得法修炼简况:

我是四川成都市大法弟子。现年65岁,96年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我是有名的老病号:早期肝硬化、胃病、心跳过速、左膝肿大查不出病因,身体消瘦,1.6米的个头,体重才89斤,每月花药费至少200多元钱。炼功不到半月,我觉得身体轻飘飘的,非常舒服,自己觉得这功太神奇了!就坚持学法炼功,不到半年我身体好了,体重达到103斤,什么病症都没有了,疾病全跑了。

因为我炼功受益很大,不能忘记我的亲朋好友及周围的人们,常用自己的亲身受益向他们讲述法轮功好、神奇,是祛病健身的好功法。

96年《光明日报》事件出现了,我就写信给该报社编辑部,告诉他们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要求他们下来调查我们炼功的真实情况,要求他们登报澄清事实,挽回影响。

二、 简略谈谈我这五年的正法修炼经历

就在大法人传人、心传心的大好时机,天津公安打、抓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发生了,导致了1999年4.25万人到北京上访,当时我就在市里一个十字路口的小炼功点上(15人左右)坚持学法炼功、洪扬大法。到7月20日江××凭着自己的权势和私利对法轮功开始了大规模迫害运动。

20日早上我去点上炼功时,听说中央下文件不准炼法轮功了,下午还有什么重要新闻要播放,要求收看。我听到这个坏消息难受极了,这么好的功法不要我们炼,我们坚决不答应。下午2时许,我去省政府反映情况,表达我们对大法的心声,怀着对政府的信任,我要去与他们讲道理。但那里的警察不让我们说话,去一个就抓一个到大卡车上,载满一车就拉到茶店子大体育广场上。在广场上全副武装的警察绷着面孔来回走动,要我们听他们高音喇叭里播的胡言乱语,我们就是不听,炼我们功。

那天广场上可能有七千人左右,大法弟子被要求分各个区号,登记姓名按区号站或坐着。我们就学法炼功,背师父的“论语”、《洪吟》,“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无存”),“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还与那些警察洪法,谈法轮功真好,我炼功出现了奇迹,以自己亲身经历向他们讲述,那些小警察也专心听我们讲,他们说法轮功好还是真的呢。

到晚上11点钟,警察把我们拉到各个区指定的地方点名,然后由各个区派出所去领人,到了派出所让我们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我不看,还是向他们洪法,他们也听,听了一会儿,他们说:“我们是听上面中央的指示,要抓你们,你倒还教育起我们来了,你再宣传,就要带走另开‘小灶’了。”深夜了,警察登记了我们的详细姓名住址后才让我们回家,到家已深夜2点多钟了。

第二天派出所管我们的户籍叫我去写认识、交大法书,我不服从,他说:“我们早就弄清楚了,你是这个点上的小头目,你不交书,我们就要来抄家,那性质就变了,还是主动交上来的好。”最后我被迫交了一本《转法轮》、一本修炼故事和师父的讲法录音带一套。其余的大法书保存了下来。后来我认识到交书是错误的,就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

平时我只要见到户籍,就要讲法轮功怎么好,有一天我和另一个同修到户籍家洪法,讲真象,他爱人是区上的红人,但身体有病,看到我们身体好问起来,我们就讲法轮功的神奇,她听着也想炼了,我们就教她,她从床上起来打坐,一下子就能双盘上,我们为她能有缘得救而高兴,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户籍对我们说:“我是信佛教的,也知道你们是好人,是上面江××的命令不准你们炼的,因为你们人太多,到处都是炼法轮功的人。”

从那以后,我们的同修有的在家炼功学法,有少数人到北京上访,要为师父、为大法讨回公道,我当时也想去北京,但又走不出去,就想:在家洪法、护法,家里工作多着呢,也需要我们去做好,以后再说吧。我们印传单、发资料,忙个不停。有一天下午我正要出去印传单,派出所的户籍打电话找我说:你们印的传单到处都是,我们都收到不少。我今天上午去开了会,全城的各个复印点都安排好了,不准再印法轮功传单了……我赶快叫其他点的人不要出去印了。这样一来,我们不得不建立我们自己的大法真象资料点。当时市里搞的很紧张,半夜三更还要把我们召集起来开会,不准任何人上北京,也不准人发法轮功传单。所以,我就想回老家看看,那里的亲朋好友也应该得救。

我告别了同修,于2000年5月25日乘车到达县,转了两次车回到了阔别28年的家乡,在家乡住了20多天,步行了两个村庄、四个乡,和家乡的亲朋好友洪法,讲真象,那里有40多人知道了真象,还有4个表示要学法轮功,我也教了他们动作,还送了大法书给他(她)们看,在讲真象过程中得知,农村更邪恶,把法轮功学员抓起来吊打,挂黑牌、游街示众,比解放时斗地主还狠,说法轮功学员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敌人”。所以没有人敢炼功了。

2000年6月18日,我返回成都,得到了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学了后,我马上就想去北京证实大法,我在心中对师父说:我一定要去北京助师正法。当时我觉得有好多好多事要做,于是我和同修一起写信给政府各职能部门,向他们呼吁停止镇压法轮功,同时出去贴真象双面贴,发真象传单,挂条幅,见到黑板上有诽谤大法的宣传,我们几个同修等天不亮时就去把它擦掉。由于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很多事都是有惊无险。

2001年10月30日,我去北京。我和家中的同修说:我一定要去天安门城楼上去证实法,请同修们正念支持。为了快去快回,我和另外两位同修早上坐飞机去了北京,当天吃了中饭后到天安门广场转了一圈,当时我想:师父,弟子来晚了,我们一定要到城楼上去证实大法。

我身上带着双面胶贴,买了上城楼的票,進城楼门时有两个女警问我:你知道法轮功是邪教吗?我说:不是邪教,是教我们做好人的好功法。她又问:你炼过法轮功吗?我说:我炼过。就这样我们被抓起来了,三个男警察叫我站好,我说:“我是好人,就要坐下。”于是我在沙发上坐着,有个女警察强行搜我身,我这样一想:你摸不着,我有师父保护。果真她就摸不着。接着把我一个人叫到屋去,一个约30岁的男警审问我,问我从什么地方来,叫什么名。我说:“我是从宇宙中来,叫大法弟子。”他说:“你们这些人都是顽固份子,我没有办法叫你说,有人有办法叫你开口的”。我很祥和的对他说:“小兄弟呀!你审问的大法弟子可能有成千上万了吧,哪一个不是好人呢?因为我们师父就是教我们炼功做好人,你知道吗?保护一个大法弟子功德无量,相反对你和你的家人都不好的,我真心告诉你一句话:要善待大法弟子,知道法轮功是好功法,是正法,你也得福了。”他低头不语,在纸上写了几句,我一看也没什么,就签了名:大法弟子。他对我说:“好了,你去那屋切磋去吧。”

那里有14位大法弟子,我们一见面都很高兴,畅谈交流心得体会,一致认为我们来迟了,好多大法弟子为我们承受苦难,在等着我们出来护法,那天下午来了三批驻京办的人来认领都未能办成。

晚上9:30时,来了6个警察,把我们14名大法弟子送走,后来他们把我送到大兴派出所,来了两个男警问我吃不吃饭,我说要吃,他要了我伍元钱,买来一袋方便面、两根火腿肠,又给我倒了一杯热开水,看来他们对我还好,我也对他们微笑并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因为法轮功要求我们炼功人一定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我原来的性格不好,急躁,身体也不好,现在我身体好了,什么病也没有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通过实践证明法轮功是祛病健身的好功法。我家四个职工就有三个下岗了,全靠我炼功身体好,为儿女带孩子、看好家,他们才能安心出去打工、挣钱养家糊口,要是我身体不好,他们就无法安心打工。他们听后说:“你这个大妈真遇上我们了,你也没干什么,就说了一句你要坚持的话,你吃饭后,我们把你送回去。”我说:“不用送,我自己回去。”他们说:“这么晚了你路不熟,我们派车送你去买上火车票,买哪里的车票,把你的姓名告诉我们才好办。”我当时被他们的伪善所欺骗,告诉了他们我是成都的,叫×××。就这样我又被他们治安拘留15天,关押在大兴县看守所。

在大兴县看守所的监室里有20来人,那里面有三个大法弟子,其中有一个不报姓名被称为1261的大法弟子,她和我讲了那里的大法弟子如何坚定,有一个绝食90多天,有一个绝食一个多月,她本人绝食半个月,其他监室的大法弟子也很坚定,在大法的威德和师父的保护下,把这狱中的环境正过来了,邪恶现在不那么邪恶了,我们是好人,可不坐板,不搞卫生,可以炼功了。可有两个最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判了劳教。这里的犯人都知道大法好,说我们是好人,他们才是真正有罪的,回去后也要来学炼法轮功。

我在那里住了12天,和她们讲法轮功在世界各地的洪传情况,把师父的新经文《秋风凉》背给她们听,她们还主动让我睡炕上,说我年龄最大,说都这么大的年龄了,还出来讲真象救人,你们法轮功敢说真话,所以我们从心里佩服你们。两个年轻女犯非要睡我身边,并说我和善可亲,好像她们妈妈一样,晚上她们梦见法轮好看极了,我也梦见我坐在一个船上,跳入水中救人……

11月12日中午,成都驻京办来车将我接回驻京办,有两个女服务员来非法搜我的身,把我的衣服脱光了,并把我的730元钱及身份证、真象双面贴都搜出来了,她们问:“你身上还带着这个干啥?”我说:“你们两个与我真有缘份,别人已搜了几次都没搜出来,可你们搜到了,请你们不要交上去,你们读上面的内容就会明白的,‘保护一个大法弟子功德无量,天安门自焚事件是自导自演的栽赃陷害’,你们今天明白真象就有福了。”13日早上一个警官审问我,我还是和他洪法,他对我说:“你回去后不要再来了,我是理解你们这些人的,但有的(警察)就难说了。”当天下午4:30时我乘火车到达成都,第二天晚上9:30时到了我们当地派出所,一个警官审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要炼。”当晚就把我送到成都市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

拘留所里的大法弟子很多,每间屋里至少有6、7人,我们这监室里就有11个大法弟子,4个去上访的、其余的是开法会、发真象资料被抓来的,我们整天就是学法、炼功、整点发正念,和里面的人讲真象,不背监规、不搞卫生、不参加劳动,强加的迫害我们处处不配合,所以这里的环境也正过来了。可在2001年8月前这里环境是很差的,由于大法弟子的坚持抗争,共同努力,特别是那四大金刚(指特别坚定的四个大法弟子),不吃不喝,她们承受了巨大的苦难,四个人被连手用铁链铐上,在大太阳底下晒着,不让睡觉,但她们还是坚持不报姓名,不配合邪恶。现已证实这四位大法弟子中的一位——朱银芳,已于2003年4月被楠木寺的张小芳一伙残酷迫害致死。

我在看守所里关了半个月也没人来过问,20天后,看守所的女警叫我去问了一下,登记了姓名后问我是怎么被抓進来的,我说:“我炼功受益很大,中国有句话: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我们师父是慈悲的对待每个人,却在人中受到如此的诽谤,我作为师父的弟子,当然要为师父说句公道话,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派出所的人非法把我硬关到这里来,我是受迫害的,我做好人没错,根本就不应该被关在这里。”最后她对我说:“你不要去搞什么活动了,过几天就会放你回去的。”

2001年12月12日晚12点,我们派出所来了两个人接我出来,我以为要放我回家了,可她们又问我:“你还炼不炼功了?”我说:“这么好的功法,当然要炼的。”这样又被她们关進拘留所15天,在那里每个屋子里都有大法弟子,关我的这屋里有4个大法弟子,一天早上一个女警来看我们一位绝食4天的同修,劝她吃点东西,并说她要休息两天后才来上班,我抓住机会和她讲真象,她说:“等你们法轮功平反后,我也要修炼的。”当时我很高兴,正像师父所说,每个人都有善的一面。

2002年元月25日派出所一个警察和我的小女儿来接我,一个警官说:“我还是叫你(一声)老师,回去后把家看好,把孙子带好,不要到处跑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胜利归来了。看到家属区的人,我主动与他们打招呼,问他们好,他们连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过了两天我到公司保卫科去讲真象,下午,派出所所长、街道办事处、公司保卫科的一共6个人,开着警车到我家,不由分说又将我带到派出所审问:“这两天你在家干什么?还炼功吗?有人举报你,说你还要去北京,你真是很顽固呢。”我说:“你们又在找借口抓我,谁举报我又要去北京?找出证人来,我和他对质。”借着这个机会,我又和他们讲真象,他们说:“这个人真是铁杆,顽固分子。”于是把我关在留置室一夜。

第二天户籍、派出所所长、街道办事处的一共4人一起审问我,说:“听说你这两天到处串,家里电话不断,还要去北京,你再走我们都要下岗了,今天非要写个保证,不去串联、不去北京”。我说不写,他们说不写就送走再关,警车在那里等着你,就看你的态度,这时一起来的女儿又哭又叫,说都快过年了,如果妈再被关,我也不想过年了。当时我的人心出来了,就写了:不去串联、不去北京。回家后,我很后悔,这不是配合了邪恶的迫害吗?于是我马上写了声明,声明签字全部作废!

从此,白天有人看,出门有人跟踪,还专门派人记录我出门、回家的时间,因此我就天天出几趟门买菜,一次买一点,主要想和同修见面切磋,还要和世人讲真象。并主动找到街道办事处专管法轮功的人,请他到我家聊天。一次,我将办事处的人请到家,告诉他我今天是专门请你到我家作客的,我们今天谈话有个原则:不准抓辫子,为了你好,不准说我师父的坏话,回为我师父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办得到我们现在就开始谈。他说:“行,我早就想找你单独聊一聊,因为你们公园、退管科的人对你的评价还是很好的。”我就开始讲我为什么要学法轮功,法轮功在我身上出现的奇迹,法轮功在世界的洪传等真象,他也告诉我他现在工作也不好做,他是大学毕业,懂外语,主要分管法轮功,破获你们的资料点,现破获了一个大的资料点,全部是高级知识分子,现人已抓了。我说:“小李呀!我为什么要找你到我家来?第一我看你很像我的一个亲戚,第二你的爱人很漂亮,小女儿长得很乖,我非常希望你们全家有个美好的未来,我知道在你的权限内如能为大法弟子说句公道话,或以其他方式保护大法弟子,这对你及你的全家将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希望你能在大是大非面前保持头脑冷静,千万不可干傻事啊!”这一聊就到12点了,我留他吃饭,他说:“我下午要开会,你要炼就在家里炼,不要出去炼,出去炼我还是要抓你的,这是我的工作,但我现在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了。”

到2002年5月,办事处的人又找我说:“从5月起退休工资由公司管,每月要扣出250元钱作为他们上京接你的一切费用,”并且还说:“上面中央有文件,对坚修法轮功的人要在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我知道你家困难,所以每月只扣你250元,(本来)上面要求扣你每月300元的。”这是什么逻辑!

2003年正月初五,我到我大女儿家吃午饭,下午他们看我不在家,怕得要死,派出所、街道办、公司保卫科都出车了,到火车站、汽车站等地抓我,同时居委会也派了几个人,到几条路口想抓我,晚上我女婿下班回家,他们问:你妈又上北京去了?我女婿和我联系后,告诉他们,我们在看灯会。晚8点我回到家,他们还打来电话,我不客气的说:“我还有没有人身自由,大过年的我到女儿家吃顿饭、看看灯会,你们就吓得这个样子,你们都得精神病了,你们也不用脑袋好好想想自己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太可笑了!”第二天,看到保卫科的科长我又说他,他也觉得好笑,说:“以后有什么事我给你顶着,但你不要去北京,在家炼你的功吧。”从此以后,保卫科长也不怎么管我了,我就做我应该做的事。

公司扣我的工资已于2003年8月扣完了,按理我应该拿全工资了,可到10月也没发工资给我,23日公司通知我说保卫科的人找我谈话,结果他们要我写保证书,说是这样才能把工资卡拿回,他们写好要我照抄或签个字也算数,我当然不会签,我说:“到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这么不清醒,江××一伙和610组织已被海外同修在国外起诉了,你们还跟着它们干坏事,迫害好人。”在场的一个小科员说:“你又在造谣,凭这点就可以把你抓走。”我说:“你们可以去调查呀,看我是不是在造谣,我真的是为你们好,才告诉你们这些的。”有一个办事处的人说:“江××是被起诉了,你说的是真的,但上面的事我们不管,你这次是上面点的名,因为你是‘知名人物’了,我们也没办法,你不写保证就只有送你去学习班(洗脑班)一个月,你自己还要交400元,公司还要派3个人陪你学,一切费用由你出,我看你还是写个保证书,在这里我们还这样和你说话,到了那里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一个月不行两个月,那不是400元能解决问题的了,何去何从由你定。”我说:“我是好人,是按照师父教我们的真善忍做,我还需要跟你们学什么?难道还要我去学偷、抢、干坏事吗?我不会去的,也不会给你们写什么东西,更不会签字的,我人是一个,命是一条,随你们便吧!”我就走了。

27日保卫科的人又叫我去,我没去,28日上午我主动去和他们讲真象,当时有4、5个人,他们说我是鸡蛋碰石头,我说:“人生一念,天地皆知,善恶若不报,乾坤必有私,这可是《西游记》中的话”,我还对他们说:“英国大作家莎士毕亚曾说过:‘不要污蔑你们所不知道的真理,否则你的生命将处在重重危险之中’,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要善待法轮功学员,这样你们会得福报的。”其中一人问我:“那法轮功插播电视是怎么回事?那不是搞破坏吗?”我说:“你这个问题,我可以给你举个例子来说明,你说司马光砸缸的故事中,司马光为了救小孩把缸砸了,那你说司马光把缸砸了是做坏事吗?他不是在救人吗?如今不让我们修炼法轮功,把我们坚定的修炼者抓去迫害,酷刑折磨、办洗脑班,我们觉得对我们不公去上访,就说我们是“扰乱社会秩序”,完全没有我们说话的地方,我们的同修为了把真实情况告诉人们,迫不得已用电视插播来讲真象,难道有什么错吗?现在全世界许多国家都有法轮功修炼者,因为法轮功好,很多国家的政府都支持,只有我们国家不准炼,并造谣诽谤大法,你们知道吗?在这欺世谎言中毒害了多少无辜的民众,其中包括你们,连真、善、忍都反对的人的后果是很不好的,为了真正对你们好,我是不会配合你们写什么保证的。”于是我就走了。

10月30日深夜公司保卫科来电话找我女儿,说明早上去谈一谈,第二天女儿去了,他们对女儿说,你妈太顽固了,我们对你妈做了几天的思想工作也做不通,我们都写好了,你只在上面签上你妈的名字就行了,你如不签,车子马上就要强行将你妈送走,你妈现在这个态度不是一个月的问题了,现在(上面)对坚持修炼的人又有新的规定,要强行转化……,我女儿不是炼功人,因为害怕就签上了我的名,她回来说:“我虽然签了,但有一个字是写错的,他们没看清楚。”我听了难受极了,我坚定了这么多天,还想借此机会多给他们讲点真象,但如今还是出问题了,这还是我的问题,肯定是哪里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于是我不管那么多,马上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女儿的签字作废。事后我帮助教育女儿,让她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最后女儿也写了严正声明,挽回影响。

三、 体会

1、多学法才使我这五年来能坚定的修炼大法,《转法轮》我抄了三遍,每周通读一遍《转法轮》,新经文下来要背一背,把师父讲的法牢记心中,心中有了法,就是法宝,遇到什么难关都能闯过去;

2、把自己周围的环境首先正过来。由于我修炼受益,对自家人、邻居左右的人讲真象、送真象小卡片,他们都乐于接受,也明白法轮大法好。有一次邪恶的人来调查我是否还在“搞活动”、宣传法轮功,邻居们保护我说:“她家的人下岗了都在外面找活干,全靠她在家带孙子,买菜做饭还忙不过来呢,活动什么呀。”

3、任何时候都要维护大法弟子的形象。平时我很注意自己的言行,对人祥和,我住的楼房我们这个单元共12家人,由于总电表老化了不好使,经常几家人停电,也没有人愿意管,我就主动花了82元钱买了这个单元的总电表,请电工安好了,有人问多少钱一家,我说,有钱自愿给6.8元吧,不给也没关系,结果11家邻居都主动给了7元,还说这个年头谁敢揽着做好事呀,我们知道你的工资都被扣了,经济困难,还帮我们垫钱做好事,我们是要给的,因为你这个人太好了,这是大家公认的。

4、同修之间保持密切联系,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共同提高。我们经常是三三两两的谈学法体会,看了明慧的文章(同修整理的《归路》期刊)各自找自己的差距,互相帮助、互相鼓励,整体提高,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当前的时间很紧了,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历史将很快走入新的阶段。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师父啊!您对我们大陆大法弟子的期待和鼓励,对众生的洪大慈悲,我无法用任何言语来表达我的心情,我只有更加精進,按师父的要求做好我们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不辜负众生对我们的期盼,走好最后的每一步,去迎接美好的明天。

由于平时忙,写文章少,水平有限,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