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征程


【明慧网2004年10月12日】按照这次法会征稿启事一开始引用师父讲法:“我们要把法会开成一个总结经验、找出不足、发扬好的成果、树立大法弟子正念的盛会。珍惜你们所做的一切,把今后的路走得更好。”(师父2004年6月《致欧洲维也纳法会》)写稿时我认真的回想了五年来走过的路,写不下去,看到了很多不足,觉得非常惭愧,愧对师尊,泪流满面。

一、找到根本执著

我曾经走过弯路,两年前从洗脑班出来后虽然写了揭露邪恶的文章,也写了严正声明,找到了“干事心、学法不入心”等等被邪恶钻空子的原因,但总觉得还不是根本。随着学法和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我看到了那颗肮脏的心——执著自我的认识,隐蔽很深的认为超过了大法的心,其实就是自心生魔。那一状态在被绑架前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师父一直在给机会让我悟回来,可在强烈的“自我”操控下,向内找也仅在不触及“自我”的范围内找。当有同修指出问题时,那个强烈的“自我”竟说:“你修自己的吧!光看别人干什么?”紧紧的维护“自我”不让碰着,往外推矛盾,同时表现出显示心、名利心。结果让邪恶钻了空子,还给大法造成了损失。

后来在矛盾中也只停留在不动心,却不去找导致矛盾的根本原因,修去那个最怕碰的“自我”。导致一个矛盾来了艰难的守住心性,没多久同样的矛盾又来了,又艰难的守,其实已经被邪恶钻了空子。一次同修对我说:“为什么总要过(这个关),是根本就没过去。”

师父曾在法中讲:“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得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法轮佛法 (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 》)

联系到自己平时在实修当中不扎实,怕吃苦、甚至假修炼。在几次关键时刻都做的不好,人心上来了不能及时修去,反而被带动,有的时候竟然不自知,被邪恶钻空子,处于魔难之中。

想到这里仿佛扒了层皮一样,这次法会让我第一次面对它,感谢师父、明慧网给的这个好好找找自己不足的机会,今后一定抓紧时间弥补上来。回想过去我象一个懵懂的孩子,在无知中被师父牵着手向前一步一步的走。痛悔之余,我也写下了这几年的风雨历程来参加这次神圣的法会。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能够按照大法对我的标准去做时,大法体现威力,而我做不好的地方都是掺杂人心,用人心对待法所造成的。

二、得法:门外徘徊两年 师父引领得法

96年上大学同宿舍的同学修大法,为人善良,我很愿意和她在一起,经常听她讲有关修炼的事,听得总是很入迷,也想学,每次她说:“你不要让我讲了,你还是自己看看《转法轮》吧!”我就不语了,因为小时母亲让我入了其他宗教,教我念那一门的咒诀,我自以为就是那一宗教的人了,认为再学大法就是一种“背叛”,尽管我内心很想学。另外也有情的作用,如果我学了大法,我隐隐的感觉到母亲会很不高兴,这对我来说好像是无法逾越的一大关。两个心结如大山一样障碍着我得法。觉得当时选择起来太难了,就可笑的想,两个都不选,我就做个常人吧,还想在常人社会奋斗一番。就这样就在常人的名利情中又挣扎了两年。但总觉得活得很没底儿,还想在人类科学学说中想找到人生的真正意义,在泥泞中摔得很惨才想起来要真正面对那些障碍了。

98年秋我心一横,想:“我先看一遍《转法轮》又怎么了!”于是就向同学借来《转法轮》开始看,看到第一讲“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中,师父一句话:“所以他叫后人不要把他讲的话当作绝对的真理、不变的真理,那样会把后人局限在如来或者如来以下的层次中,不能向更高层次突破。”我知道了原来神佛的境界那么伟大,并不象我想象的学了大法就是所谓的背叛,我学了大法其他宗教的神会更高兴的,师父的讲法打开了障碍我得法的第一个心结。仅一天我就读完了一遍《转法轮》,内心说不出的喜悦,看完后脑海中回荡着一句话:“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更让我吃惊的是《转法轮》中某几个的词句、内容,96年的时候曾经在我的脑海中浮现过,现在想来真是师父的苦心安排,早就开始引领我这个迷途的孩子。

刚得法的日子里经常莫名的流泪,通过师父后来讲法我明白了这是因为另一面看到了师父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激涕零。可我悟性差,在后来紧接着的考验中还在徘徊,在同学让我去炼功点看师父9讲录像带时,正好班里举行联欢活动,勾起了我内心浓重的情,想如果修大法要放下这个情太难了,甚至开始动摇修炼的决心,于是心想听天由命:现在就往联欢地点走,如果路上碰到同学叫我去看讲法录像就放下情,下决心修炼;如果遇不到那就去参加同学聚会,以后就不修了。多么肮脏的一念,可师父还是向前引领我,刚走到半路就碰到修大法的同学叫我去看录像,从那一刻起我内心真正升起了坚定修炼的决心。这使得母亲那一关好过多了:刚下决心修炼,母亲就来信莫名其妙的写的凄凄惨惨的,使劲的往外勾我的情,我边放声大哭,边内心坚定正念,再难也得放,再难也得修。

回想得法的过程是多么曲折艰难啊,重重关难!如不是师父的慈悲引领,就错失这万古机缘,而这也仅仅是我能明确意识到的一小部分,师父的洪大慈悲不可言表。

修炼刚开始,我只知道多学法,每天在课业繁忙的情况下抽时间学,但在实修心性方面不成熟,甚至不知道怎么修。那时悟到作为大法弟子平时就应该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大法对我的要求是什么,我应该怎么做呢?通过大量的学法,我悟到大法是宇宙的法,开创了宇宙每一层次的一切,在人这一层就要圆容好法在人这一层的体现。我想作为学生就主要体现在学习上,在法的指导下我放弃了以前执著追求成绩的心,把心放在好好学习上,以便将来为自己的工作负责、为社会负责、为他人负责。在法理的指导下我学的比以前轻松多了,成绩突飞猛進,一跃成为全年级第一名,后来的迫害中大部分接触我的老师都了解到了大法弟子都是怎样的优秀。后来师父法中讲到的“如一个学生只要把学习学好就自然会上到大学去、执著于大学本身而学习不好是上不了大学的道理”(《去掉最后的执著》),我也深有体会。

在炼功上我一直不行,有时盘腿五分钟,也不怎么疼就是想拿下来,思想业力很大,看着身边的同修一个个都能盘一个多小时我更着急了,越急越过不去。一天晚上我打开好几本大法书,对着那些大法书上的师父法像,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怎么打坐这么难啊!总是过不去!”一直对着师父默默流泪,但心里很明白再难也得修下去,炼下去,哪怕每天就五分钟也得坐。突然我的心被猛的一揪的感觉,然后觉得空空的。我马上再打坐腿不疼了,那次一下盘了半个小时,我再次流了泪,对师父感激的泪水。每当想到这我都很惭愧,师父这样给拿下业力,我还不知精進。

三、進京证实大法

99年7·20前的那段日子里,师父国外讲法的录像陆续传到国内。那段时间我看了很多,在这些大量的讲法中,师父已经提前告诉我们了,起负面作用的是宇宙中形成的一股旧的势力。正是印象当中师父的这些讲法使我明白了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人这一层的迫害,我们面对的是旧势力,我们应该去北京证实大法,那就是在否定旧势力,同时向所有遇到的世人说明大法真象。

在迫害刚开始的艰难时刻,正是师父当时大量的讲法指导我迈出進京证实大法的第一步,指导我时时向世人讲真象。99年9月我和同修一起進京证实大法,当时有从法中来的正念,但同时也夹杂了对圆满的求心,怕被落下的人心。我们坐着飞机到的北京,我把在大学时积攒的几千元钱用到了飞机票上,有的同修是用学费买的飞机票,到信访办上访后被学校带回办“学习班”(洗脑班),在洗脑班上我们正念给老师们说明真象。

但后来有一同修来到洗脑班,这位同修给常人讲真象方面做的很好,很多我们讲不清的问题,她都让一些常人明白了,对该同修我产生了崇拜心,认为她修的好,但另一方面她说到我们是在“破坏法、不圆容、求圆满”等时,崇拜榜样心的带动,加上自己也有“求圆满”的人心,就摆不正关系,不能用法去衡量了。最后内心非常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有想出去好好学学法的一念,被邪恶钻了空子,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出来了。其实这期间师父曾多次点化,让我去北京时梦到坐在火车头上飞速的前行,而在洗脑班迷茫时又梦到自己和一起上访的同修在一个越往里越矮的长长的山洞里学法,越往里越矮、越暗直到碰到墙,而洞口的外面是广阔的天地(现在悟到是让我走出来,不要偷偷的学法那样会越来越没路),这么明显的点化当时自己悟性差竟不知是什么意思。

出来后,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明白了错了,非常难过。2000年夏天,我的内心如刀绞,再也坐不住了,再次進京证实大法,身上只有几元钱,一个雨衣,一本《转法轮》,我只好骑自行车去。因从没见过什么世面,不知路如何走,刚开始还骑错了方向,师父安排让我问了一位好心的大爷给我指明了方向,就一直往北骑,骑到一高速公路,扔下自行车就爬上高速公路走,走着走着才知道高速公路不允许走人,随后被带到了巡警大队。巡警们虽然不理解我为大法步行上访,但看到我简单的行装和真诚的心他们很感动。想给他们讲真象,但当时只有对师父和大法愧疚的一念,脑子空空的什么也说不出来,后来他们直接把我送回了家。

2000年秋,我向学校声明了保证作废,学校再次给我办“学习班”,我的念头是绝食,但那是因为听说其他同修被非法抓捕后是绝食,很大程度是效仿,并不是从法中来的正念、真念。当被问及为什么不吃饭,是不吃,还是不想吃时,我犹豫的回答:“不想吃。”然后我把心放平静,开始背《论语》,一遍一遍的背,当背到“他能区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破除一切谬见,而予以正见。”一句时,大法给我展现了内涵,从那一刻起,我从内心升起了坚定的正念,真正明白了在这场迫害中的善与恶、好与坏,绝食是我抵制邪恶的迫害的方式,也因着这一句法,在随后出现的一些问题上很多都能站在法上去衡量,给老师们讲真象也有了智慧。那是在魔难中我第一次体会到大法的威力,仅仅一句法就指导我正念正行。

2000年底我進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到北京某派出所,在那里遭受了恶警残酷的迫害,恶警用警棍打、用手打脸,还用更为流氓、下流的手段折磨我。想到有一同修曾谈到了她在被邪恶迫害时,背《洪吟》中的《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仅背了三遍,恶警就不敢再迫害她了。我也背《无存》,背了很多遍结果迫害还在继续。这时我意识到了这样效仿不对,后来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一正压百邪”,我们大法弟子是来干什么来了。正念一出,恶警立刻停止了迫害,想问出我姓名也没有得逞。

迫害虽然残酷,但大部分都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并没有感受到多痛苦,尤其在广场上头被打了几个大包都不知道,过了很久才发现的。后来被送到看守所,出现了后怕的心,这一执著没有修去,导致说出了姓名、配合了邪恶,但由于师父给演化的身体状态,被直接放了。后来又去了一次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绝食十多天,但还是有怕心没去掉,也不纯正,虽然没报姓名地址,过程中也有按了口供手印等配合邪恶的部分,即便如此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也被放了出来。

四、突破家庭关

全家只有我一个人修大法,邪恶迫害开始后,整个一家人的名、利、情如狂风暴雨一样投向了我,那个压力每个同修都有体会。从小到大父亲的严厉给我造成的怕心、母亲溺爱给我造成的情,是旧势力安排的两个巨难。尤其对父亲的怕心,当师父讲了《去掉最后的执著》,我竟觉得那个怕心简直就是我根本的执著了,这颗心大的可想而知,每次突破这个关就象脱皮一样。

進京证实大法回来,在学校办的“学习班”上父亲给我下跪、打我,母亲拖着刚刚做完手术的身体来给我哭诉(母亲的病拖了好几年不手术,正巧在我進京证实法前做了,我悟到都是旧势力为了给大法弟子加大魔难的邪恶安排)。我承受着,不动心,想:我的坚定才是真正的对他们好。

在家里父亲不让我在家炼功学法,我就一点一点的突破,先当着他的面打坐,他往下搬我的腿,那个怕心就往上冒,我坚定正念,想它根本不是我,心如冰封的海面,下面波涛汹涌,上面是厚厚的平静,那个怕被我正念紧紧的封住。父亲被邪恶控制着失去理智的打啊、搬啊,我只有一念:这个环境就是让我去这个怕心。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中师父慈悲的鼓励,眼角处我看到法轮快速的旋转着,我好高兴,做对了。但那天晚上睡觉时又很担心,心想:师父啊,明天还是这样我还能过去吗?第二天早上雨过天晴,父亲竟然对我笑了,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中。

后来父母管不了我学法、炼功,开始限制我的自由,在家时不让我出门,去学校时母亲竟给我陪读,跟着我寸步不离。在去学校的车上,我想给我旁边的人讲真象,可又觉得母亲在旁边会干扰。我求师父:师父我想讲真象,救度车上的有缘人。在师父的安排下,母亲立刻坐到了我的后面,我身边的小伙子就开始给我搭话,我让他看师父的经文,他觉得很好,我问他想不想学《转法轮》,如果想可以给我留下地址我寄给他,他立即写下给我。这时母亲又坐回到我身边,小伙子一句话不再说,师父给安排的非常巧妙。到了学校,母亲虽然密切监视我,但在师父的看护下该做的证实大法的事她干扰不了,有时偶遇其他同修,她就转身去买东西,我和同修也说完了话,她又跟上来。

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当着她的面给学校写声明(保证书作废),她也不知道,后来她知道了,又用眼泪对我哭诉,我顶着压力去自己的情,尽量不动心。这时慢慢翻开放在腿上的《转法轮》,只看到一句话:“求给亲人消灾消病都是对亲情的执著。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师父的点化再次让我在难中坚定了正念。

2001年师父传授我们正法口诀没多久,也是邪恶表现最疯狂的时候,我想给父亲讲真象,邪恶控制他不好的思想反倒对我大打出手,还要限制我自由,我不得已在家绝食,并发正念清除邪恶,最后另外空间的邪恶妥协,父亲不再限制我。过了一个多月父亲对我道歉后,我清理自己不好的执著心,发正念并给他讲真象,那次他明白了很多,不再干扰。母亲更为固执,但以她担心我的安全为突破口,让她明白了邪恶迫害的残酷。在后来的日子里给其他的亲人不断的讲真象,现在家人们大部分都知道了真象,不再干扰我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但是对我因被迫害失去了学业,家人的现实观念无法理解,所造成的鸿沟还没有突破,导致他们在这场迫害中没有正念,有时还被邪恶利用,这和我的修炼状态也有关,需要我继续提高,有能力去启悟他们的佛性和正念,清除邪恶,真正的救度他们。

五、讲真象

在和平时期我们就担负着向世人洪法的责任,这一点不因邪恶的迫害而改变,而且应该做得更好,就是这一念让我在五年中时刻记得向世人讲真象。

99年、2000年迫害一开始主要是给亲朋好友写信、寄信讲真象。那时除了零用钱没有更多的钱去寄信,母亲曾给了我一个金戒指,我就把它典当了300多元钱,用来买邮票。后来我想到在大学里买了很多参考书,都很贵,我很珍惜它们,但为了救度众生,我想书没了以后还可以买,就拿上好多贵重的书到大学生宿舍里去卖,利用这个便利机会一边发真象资料,一边卖书,还给有缘人讲真象,共卖了100多元钱。

2001年师父安排我从网络上获得了大量高中、大学同学、校友的寄信地址。为了更深入、全面的讲真象,我把我修炼受益、证实大法遭受迫害等亲身经历和自焚真象、4·25真象等情况写成信讲述给他们,我想这样有真名真姓的并且都认识,更有说服力。不少同学明白了真象,有的还传阅于他们的朋友、同学,但有的也表现出了回避的态度,只有一个校友在网上用聊天工具匿名跟我说:再寄就举报你,我义正辞严的对他说:“我不怕,我把自己的经历写给同学,真名真姓,堂堂正正的,倒是你为什么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他不再敢露面。每次同学聚会我照常带上真象资料和光盘送给他们。在寄信时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被拦截,所以在这一正念的作用下,信都能寄到。有一次给同修寄了两份周刊夹着三张光盘母盘,贴了好几元钱的邮票,整个信封沉甸甸的,我在信封表面贴了些彩贴、装饰了一下,后来同修在电话中说:“到了,不过欠了两块多钱的邮费,下次多贴些邮票。”

那时我散发真象资料并不太多,一般选择大学宿舍、教室,这些地方其他同修不太方便去,我有这个便利条件就往那些地方发。有一次中午,我到一个学校的办公楼发,被他们的一个头头看到了,我坦然走出去,发完剩下的几份,骑车正准备出校门,那时正值上班高峰,他对其他老师喊抓住我,我心里一点都不害怕,还对他微微一笑,并骑上自行车飞速的往校门口冲。有一个老师抓住我的包,在师父保护下,我挣脱了,我冲过前面好几个老师,校门口的门卫正好也不在,我骑出校门想绕一下,怕再跟上来,但转念一想我是修炼人,心正不会有任何事的,我坚信师父和大法,我就直接骑到家。事后我非常后怕,要不是师父保护这重重的人、重重的关,怎么冲出来。

2001年我就想自己建立一个个人资料点,从揭露邪恶到根据对方的情况编制真象资料以便更全面、深入的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从这个初衷出发开始学习这方面的技术。但是在正法中师父在安排着一切,我的愿望中仅包含了很多个人的因素,一直没能成行,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和其他同修配合参与了很多整体上的讲真象的大法工作,从揭露邪恶、编制真象、印制资料方方面面,把我当初想在个人资料点做的事都扩大到整体上发挥作用。

过程中有很多不足,被绑架進洗脑班的那段弯路也是在这一过程的初期发生的,那个根本的执著导致心脱离了大法,那么神圣的大法工作流于做事,其中还掺杂着很多人心,给邪恶钻了个大空子。出来后师父安排我有了一个很好的学法环境,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我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中,主要是参与到小资料点遍地开花的進程中来。在这一進程中,我体会到师父讲的“万古事 为法来”,开始我们印资料都是一体机、复印机,到2002年时随着有了激光打印复印一体机,适合我们过渡时期的中型资料点,我们的资料点刚开始向更小的地方发展时,喷墨一体机开始大面积上市,而当我们的上网点开始增多的时候,相关设备的价钱也大幅度降下来了。资料点遍地开花看似是一个反映在人的表面的形式,却反映了我们大法弟子整体走向成熟的一个过程。

2002年冬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开始系统学习电脑方面的技术,需要用什么,同修教什么,我就记录什么,等同修走了我就按着操作。我想能和技术全面的同修学不容易,我一定仔细学,会了还可以教更多的同修。师父给安排的非常紧密,没有多学一点东西,没有浪费一点时间,而且速度快的惊人,同修也惊异于我学得如此快。有一次一个常人看到我会安装系统就问我会一个简单的操作吗?我说我不懂,他很吃惊说:“连安装系统都会,这么简单的倒不会,真是奇怪。”我知道这是师父赋予的智慧和能力,是用来证实大法的,用人的逻辑想不明白。后来同修教着不方便了,很多得靠自己摸索,有的软件说明很长,没有时间看,只能大概浏览,师父慈悲安排,让我看到最关键的几句话或碰对按钮,就这样后来有些技术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碰出来的。后来果然在小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过程中师父安排我教了很多同修。

邪恶对资料点同修尤其是上网点同修干扰很大,我们更多的同修参与進来就破除了邪恶的安排。我想只要同修心性稳定,有学的愿望就尽量教,有的同修连鼠标都没怎么拿过,正念的作用下仅仅一个星期左右也就学得差不多了。有些同修有观念,觉得很难学,我就在旁边说步骤,同修操作,用自由门或花园等软件从下载到打印都操作一遍,同修一看原来这么简单,就没有了障碍。同修操作,我帮着作笔记,之后同修只要看着笔记操作就可以了,节约了大量的时间。

在揭露邪恶方面,我们本地其他同修这方面都做的很好,对于自身的迫害哪怕是一点也给其曝光,在整体的带动下我也这样实践着。一次同修让我去帮另一名同修整理她受迫害的经历,当时并没有明确的意识,渐渐的发现师父早就安排赋予了我这个能力和智慧(上高中时在一老师的训练下能随说随记),在后来凡是遇到同修就鼓励或帮他们写下文章证实大法、揭露邪恶。在这一过程中从有这个热心去做证实大法的事,到渐渐的真正在法理上明晰和成熟,反过来把揭露邪恶的工作做的更深入。

在没有参与资料点这些整体上的大法工作时,讲真象、发真象资料没有什么顾虑。后来参与了资料点的大法工作有时又在外租房,来往于资料点之间,在讲真象上如果心态不正很容易流于做事,亲身证实大法、面对面讲真象就更成了以资料点安全为借口的负担。每每学了师父有关讲法,想到我们是神,不应有任何人的观念,我都为自己不能完全突破人心,利用一切机会讲真象、救度更多的有缘人而苦恼,很想把真象带给遇到的每一个常人,人心是渐渐的在突破。搬运机器来往于资料点之间就以第三者的身份给司机讲;租房期到了搬家时再给房东讲;后来慢慢的买机器和耗材时能突破那个疑心、怕跟踪的念头,开始给卖主讲……

一开始每次都像站在天安门广场上证实大法一样的心态,一横心放下一切,渐渐的越来越随和、自然,而实际的结果也使我感到很欣慰,反过来也破除了很多人心和观念。在这个过程中能了解常人的思想、反馈信息,我能更好的编辑小册子、传单。实践了这一点,我体会到心放在救度众生上,表面的形式不应该有任何框框,大法的工作都是圆容、有机的。

六、正念破除邪恶安排两、三事

邪恶利用萨斯实施迫害,在这期间搞人人身份登记,其实是想伺机抓捕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其中包括办所谓的“出入证”。当时我租房在外,但所租的房子四通八达、不是封闭小区,无法封闭查证,一时产生了依赖人的表面的心,也有欢喜心在,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萨斯快过去了,别的小区都开始解除封闭了,我租房的地方却开始了登记身份证、办理出入证了。我的心动了,害怕查身份证。后来我静下心来,悟到了身份证本身就是旧势力为迫害大法弟子安排的,是变异的;这一难也是邪恶制造的所谓魔难。法理上清晰后,我发正念清除邪恶,否定其安排。第二天原本周边四通八达的小区,全部被封起来,还在出口处开始建管理检查室,看到这些我仍坚定正念想这都是邪恶的安排,休想动了我的心,我不承认,回去后继续发正念。第三天,邪恶的表演彻底解体了,假象也没有了,已经建成的管理室被拆了。一个常人说:“怎么刚盖好了,就又拆了?”我当时心里非常明白,突然想起师父法中讲的“世人怎知何故,修道者可知谜。”(《洪吟》-魔变)

一次学法中学到“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为一个常人来讲,意念指挥着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转法轮》“意念”)师父展现给了我法中的内涵,在随后印制资料的过程中机器突然不转了,照平时马上就送维修店了,这次我想我是个修炼人,不能太依赖人的表面,让神的一面起作用,一定能好。于是我发正念,和机子一起学法,并为机子擦机身的时候,突然一小块齿轮从机子里带了出来,原来是一个齿轮掉了一块,我用502胶水粘好了,机子又开始运转了。是师父的点悟和大法的内涵使我正念对待了这件事情,破除了邪恶的干扰后节约了很多时间(如果送去维修换件要半个多月才能够邮到)。

在使用电脑做大法工作的过程中也遇到过干扰,主要是执著技术本身的心被邪恶钻空子。我就向内找,放下人心,发正念,干扰马上就被清除了。有的时候邪恶干扰很狡猾,不表现在我的电脑上,表现为其他同修的电脑出问题,找到我,后来我悟到我们是一个整体,它通过这种干扰形式使我们都疲于解决表面,识破后,那一次在没有见到同修的时候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邪恶,一看同修的电脑一点问题也没有了。

七、共同提高

在这五年中我一直记着师父教诲的:“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地,除去这两点都是无意义的。”(《清醒》)维护我们法会这一修炼形式,和同修互相交流,共同提高。传递资料时互相谈实修的心得,把同修做的好的地方再讲给别的同修,加强我们大法弟子正念的场,使我们的工作不仅仅流于做事。每到正法進程到了一个关键的阶段、有重大事件,或每隔一段时间联系相关的同修在一起开一个法会,协调当前的大法工作并交流心得,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都比较顺利。尤其是我们租的房子要搬家了,又没有什么紧急情况,都是我们可以利用的时机和地点。我也非常珍惜和外地同修联系时的机会,通过地区间的沟通整体上互相找到了不足,取长补短,听到同修在法上的认识对个人的帮助也非常大,现在和同修久别重逢内心都有说不出的喜悦,非常感谢师父给的这个共同提高的好机会。

在和同修间的交流中我也曾有过向外求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表现为遇到什么问题解决不了,过不去关了,不去静心学法,而是找被自己树立为榜样的同修去问怎么办,指望同修的帮助。2004年初我以坚定的同化法的心学法,有滑过去没看到表面意思的就再重看,一个月的时间艰难的学了一遍《转法轮》,这次静心学法比以前更深的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好多以前过不去的难关都不存在了,提高了很多,反回头来才看到了自己以前那颗向外求的心,而这颗心其他不少同修也有,曾有两个大家公认修得很好的同修被邪恶绑架,除同修个人因素外,我想这颗很大的心也是被邪恶钻空子的原因,现在我才认识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的一层含义,再遇到事情就静心学法,法中一切都有(不否认同修间在法上交流共同提高)。

想想看一切能力是师父赋予的,我们的一切也都是从法中来,从得法到现在好象什么也没有做,仅有一颗同化法的心。我想这次神圣法会是师父给我们证实大法的机会,就象答卷一样按着要求回忆、写,找到了很多不足,我会珍惜师父和明慧网给的这个机会,把不足弥补上来,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

个人层次所限,不足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